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弃妇又一春 第36章忽悠
    家底丰厚的大小姐一夕之间穿越到软弱可欺家世败落命苦大小姐身上,生活艰辛凡事操劳也就罢了,遭人陷害算她不算圆滑得罪了人,可如今竟然成了哑巴……估计再也没有人比她还要苦逼了吧?

    陆灼华愁眉苦脸的看向窗外,不其然对上一双黝黑瞪得溜圆的大眼睛,两人目光弗一相撞,那人立刻别开了视线,拿起一块木桩子摆正,抡圆了胳膊用手中的斧子劈下去,就听“咣当”一声,木头应声裂成五块。

    她嘴角抽动了下,想着这人也未免太有意思了些,收回视线,然而看到身上打着补丁洗得泛白的被子又是一阵无可奈何。

    她醒来已有一夜之久,又听那妇人说她昏迷也有一天一夜的时间,眼看着今晚就到了与王夫人约好的时间,可她却只能躺在这不知名的地方,甚至连这是哪里,距离河西村有多远都不清楚。

    她曾问过那个给她上药的妇人,可那人面对她时总是板着一张脸,仿佛没有听见她说话一般,转而去问她的儿子,他见着她则只会嘿嘿傻笑,退的老远,叫陆灼华一阵无语,她忍着疼痛要下床,二人齐齐摇头,一副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一般凶神恶煞的瞪她,根本不允许她下床,那妇人说她的伤需要静养些时日。

    她自己的身体她当然知道,那夜虽然保全一条命却也几乎耗去了半条,精力体力以及身体都受到了极大的损伤,饶是这会儿依旧四肢无力,全身没有一块不疼的地方,可今儿晚便是与王夫人约好,要将她介绍给大家的日子,她怎么能不出现呢?

    她说自己有要紧的事情要处理,那妇人却依旧板着脸,根本无视她的任何理由,她又试探着去跟她的儿子讲,他的反应更叫陆灼华无奈,有一次她偷偷自己下床,那人突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走到她身边推她的身体让她上床,甚至有要亲自抱她上去的意向,这叫她更是无语。

    不知是错觉还是如何,她总觉着他对她的态度有些异样,再一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饶是她从现代穿越过来,并非像古代人那般注重男女有别,也不禁和他保持一些距离。

    只是,即便如此,她也不能一直在这边这样继续待下去啊……也不知王夫人她们见她这么久没有回去是否已经听说了她被人绑架的事儿,转念一想自己在这边无亲无故,又没有任何熟人,恐怕他们想要知道并不容易……

    陆灼华越想越郁闷,忽听一声憨憨的声音,眉头皱的更紧。

    “姑娘,俺娘说了你这会儿最好躺着修养好得快,你别坐着了快躺下!”

    陆灼华不耐烦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大牛。”嘶哑略有些严苛的声音让陆灼华暗道不好,接着便看到大牛他娘缓缓进来,目光冷淡的扫了她一眼,随后看向自己的儿子,声音则随和许多,“张大伯要去镇上卖猪,叫你帮忙抬下。”

    “噢!”大牛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陆灼华,似乎有什么要说,末了却又咽了下去,看向他的母亲道:“俺这就去。”

    大牛走了之后,他娘那张本就没有多少笑意的脸更加阴沉,无视陆灼华虚假的笑意,直言不讳的道:“以后对我儿子态度好点。”

    陆灼华笑容一僵,又听她道:“你这会儿还能活着多亏我的儿子相救,对待救命恩人你就是这样的态度?”

    陆灼华眉头一挑,心说难不成我还得把他给供起来不成,然而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到底是将那话给压了下去,脸色却也依旧不算好看,淡淡道:“如果你们救人之后的需求是报答,相信我,让我回到我想回去的地方,我会给你足够满意的报酬。”

    大牛他娘嘴角一扯,“能让我满意的报酬我已经得到了。”

    “什么意思?”陆灼华心一沉。

    “你懂我的意思。”她说罢转头看向窗外。

    陆灼华盯着她鼻梁上醒目的雀斑,突然晃了下神。

    她醒来之际发现自己不能说话,又记挂着自己的身体倒也未曾注意,这会儿仔细观瞧,发现她的五官竟还不错,只是如今的皮肤略黑且粗糙,衣服上打着深一块浅一块的补丁,身材干瘦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刮倒,再想起大牛轮廓清晰的五官,分明与她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般,她年轻之际想必定是一位美人。

    “没听到我说话?”大牛他娘被陆灼华审视的眼神看的有些发恼,语气突然凌厉起来。

    这脾气还真是暴躁,年轻时候也这样?陆灼华心中暗叹,直视着她,“确实不懂,还请明示。”微顿了下,又道,“难不成你知晓我是什么身份,才迟迟不肯放我离开?”

    “恩?”大牛他娘眼神一晃,眯了起来,直直的盯着她。

    陆灼华被她盯得有些想笑,又觉得无奈,曾几何时都是她这样对别人,谁敢用这种态度对她?

    不过从这人的气势举止来看恐怕并非是简单的村妇,听口音更不似这边人,只是她对这边毕竟不熟,听不出她究竟是哪里人。

    “你都没打听打听?”迎着她凌厉的目光,陆灼华缓缓开口,“昨儿个你去外面将近一天才回来,就没有打听出什么东西来?”

    见她脸色更为不善,陆灼华反倒松了口气,又道,“打听不到倒也正常,倘若你打听到了才叫人稀奇。”

    “故弄玄虚,快点说你到底是谁?”大牛娘有些沉不住气了。

    “我说是谁你就知道能知道?若是连你都知道了,那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人?”

    从早到晚,除却在面对她儿子的时候,她几乎都是这种态度,脾气乖张,恐怕还真的说出个什么大人物,才能叫她放过她。陆灼华脑子转了个个,眼眸一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