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弃妇又一春 第78章疑惑
    第78章疑惑

    “……冯小姐听了他的话想去冯府取回面具,属下再三劝阻,却着实劝阻不了,只能出此下策,请八爷责罚。”

    老陈跪地将方才之事从头至尾说明,看向眼前的男人,从他这个方向只能够看到男人的侧脸,五官分明,棱角刚毅,他不由得就想到了那陆灼华和王沁生气的源头,心道,这算什么,在老家那里喜欢咱八爷的人岂是能够用手指头数过来的?

    静静等了一会儿,未闻他开口,老陈抿了抿唇,又道:“八爷,冯小姐态度坚决,该是打定主意非要去那里不可,您看是不是应该跟她协调一下将她拦住?否则她真去了那边岂不是……”

    话至此,老陈突然噤声,紧紧的抿唇不再言语,哪怕这会儿屋里就只有他与楚擎佑二人。

    不过相较于他的紧张,那个最该紧张的男人则要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拦?”

    老陈重重的点头,待与那人幽幽转过来的目光对上,那诸多的担忧话语却又说不出来了,可他依旧觉着不该如此,眉头越皱越紧。

    “拦住得下?”温润的声音似乎还带着几分的笑意,楚擎佑不再看那窗外,反而走到旁边的桌子前坐下,目光始终平静,让人根本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老陈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垮了下来,“可是……”

    “由着她去。”

    老陈咬了咬牙。

    忽而听见那道声音陡然凌厉起来:“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的胆子敢动我的人。”

    老陈长长的舒了口气,末了脸色又变得极其尴尬,好半晌才喃喃道:“这回……冯小姐那边……属下……”

    不等他开口,那道声音又响了起来,“方才,你同人吵架了?”

    老陈这会儿还沉浸在方才冒死将陆灼华带回来的忐忑之中,他觉着自己方才将冯小姐带回来的事情是最恰当不过的事儿,可一码归一码,换做他是那冯小姐只怕也会生气,这次回去之后,只怕那冯小姐见着他……

    这样想着,忽听这话,倏尔一清嗓子,郑重道:“没错!正是那韩家小儿!”

    说完颇有些幸灾乐祸的看向自己主子,不等高兴又更加无奈起来,那冯小姐对王沁自然算是包容极了,可对咱这八爷是如何的?八爷又是如何对她的?到时一怒之下真将他这个小老头如何,他又哪里能捞到好?

    正等着八爷开口让他好好教训教训那韩家小儿,然后借此机会找别人替下自己位置,却不想平日那威风八面的八爷也只是淡淡“恩”了声,便没有了下文,老陈内心一阵哀嚎,想破了头皮开始思量究竟要如何将功赎罪。

    冯婆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所了解到底的都是表象,未及根本,再想到方才,冷哼了声,陷入沉默。

    去见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还是要从对方的手中拿出一样对方可能极喜欢的东西,她又怎么不知是一件很冒失的事情,听了老陈的话更是觉着这冯府不是自己毫无准备就能进去的。

    她想要从老陈嘴中套话,看看着冯长鹏究竟何人,奈何那老陈虽耿直却并非憨傻,打定主意不肯说,她几番劝阻不听又何尝不是在试探他?却实在是低估了老陈的耿直,竟真的将她打晕带回来……

    陆灼华气归气,倒也越发肯定这个冯长鹏绝对不是寻常之辈,若真想要过去还是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最好同一个与他接触过,还得是心性宽广见识长远之人多番打探一番才是。

    那什么所谓的八爷固然对冯长鹏知根知底,但是想到近来之事,陆灼华并不想去见他,若是这个时候王掌柜没有出门,问问他自然也能有些了解,奈何他这次出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唉,想到此,陆灼华不由得叹了口气,猛地又眼眸一亮,想起那韩岩松来。

    虽然比起王清贵的远近闻名,他的威望差了些,可是既然能够被王清贵如此在意的后台又岂容小觑?更何况,就说韩岩松本人,也着实是个滴水不漏的狡猾人物。

    恰好此时他有事相求,曾做过于心有愧的事儿,昨日甚至还生出了更为宏大的心思,况且,她也不过就是想要询问询问冯长鹏这个人,并非是要他对那姓冯的作对,相信他不会拒绝,若是他所谋之事极为重要,相信也会对她多加照拂一些。

    陆灼华打定主意之后,等冯婆子推来轮椅,亲自去找韩岩松。

    再说韩岩松昨日同陆灼华几人喝醉酒,醒来之时已经未时,听小二简单将昨儿个之事介绍一遍后,便有心要跟陆灼华道谢,却听小二说陆灼华已经出去了,正准备走的时候便见陆灼华被人推了回来……

    若是好模好样也就罢了,偏偏是被人打晕,再询问那身后推轮椅的人听他支支吾吾脸色涨红的样子便知事情不简单,虽然知道这人既然敢回来应该不是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儿,出于对陆灼华的愧疚,也决定要帮助陆灼华好好教训教训。

    亏得冯婆子和小二及时出现,小二见过昨儿个王清贵对韩岩松的态度,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此人在这边出了事儿,便简单的将介绍说老陈是陆灼华的护卫,他听罢松了口气,询问老陈之时,老陈却根本不予理会,面对他的询问甚至眉头都皱了起来……

    韩岩松甚少遇见敢对自己如此态度的人,也觉着这护卫着实有些诡异,状似安抚般用手按住老陈的肩膀,实则试探他功夫高低,这一试探之下自己都是一愣,凭自己眼线之广都知道远处来苏镇有一位姓韩的武力高强,却不知自己眼皮底下何时竟然出了这么一位内力高强的人……

    而在他自身没有任何衣物损伤,陆灼华却被人打晕了头,她的敌人究竟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