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弃妇又一春 第95章钓鱼
    第95章钓鱼

    这一夜对于蓬莱客栈来说,可以说是此生最为难忘的一夜,所有人都处于高度警戒状态,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索性,预想中的情况并没有发生,一夜平安。

    始终提着一口气的众人,终于放松下来。

    唯有陆灼华的脸色依旧不好看,眼眸深处担忧更甚,看着众人轻声道:“夜晚过去了,虽然敌人没有动作,大家也切不可放松戒备,以防敌人来个出其不意。”

    张谦峰稍稍有些疑惑:“你说他们会不会……”

    “不会。只怕他们……”陆灼华摇头否定,抬起头就见众人都在看自己,话题一转,微微笑道,“大家也辛苦一夜了,先放松放松,吃过饭之后,休息会儿,今晚……恐怕今晚又是一个不眠夜了。”

    众人得了她的允许,纷纷散去,韩岩松看着那些离开的背影,眉头微皱,转头就见陆灼华正看着自己,他紧抿着唇,沉重的点了点头,恍惚间眼中显露出杀意。

    陆灼华叹了口气,嘴角泛起冷笑。

    许久不见陆灼华有所指令,韩岩松忍不住做了个手势,骨节分明的手并做为掌,在脖子那儿一划,声音透着寒意,“如何?”

    陆灼华摇了摇头,随即陷入深思。

    王清贵在古窑镇屹立多年不到,显然是个极有谋略不好对付的人,眼下他不在,至于她……恐怕谁也不会将她一个小丫头放在眼里,所以对于想要对付蓬莱客栈的人来说,现在无疑是最好的机会。

    而最让陆灼华担心的是,他们昨晚没有动作的原因。张谦峰带人过来支援恐怕瞒不过他们,但他们绝对不会是因为因此惧怕,十有八九是想来一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如果仅是这样倒还好说,就怕……就怕他们会对他们不利……

    陆灼华忽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看向韩岩松道,“你那边继续辛苦些,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就多准备些,来个人海战术。”

    “没问题。”

    韩岩松点头应下,又听陆灼华道:“你再去找张伯伯,告诉他一定要好好照看他带来的那些人,如果可以切莫让他们离开。另外……不要让他们知道这是我说的。”

    韩岩松一愣,很快反应过来,陆灼华到底是个女孩子,又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张谦峰领过来的那些人大多三四十岁,以经历甚多为傲,对于陆灼华这个黄毛丫头明显有些不太重视,方才陆灼华再三交代要他们不要掉以轻心,有人眼中就露出不屑了,不过到底碍于张谦峰在场,并没有太过分的举动,就是想要敲打敲打都找不到借口。

    看陆灼华面色平静的模样还以为她没有察觉,不想她竟然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了,不光胆大有谋略还如此心细着实是难得,也怪不得王清贵在离开之时竟然会把客栈交给她,看人眼光果然毒辣。

    再一想到有这样的人同自己合作,韩岩松颇感欣慰,很快去找张谦峰。

    张谦峰向来好交好为,对于朋友十分珍重,这会儿热情的带着众人去休息,有人忍了许久,看了看见没有外人,终于忍不住道,“老张,你开始说要来蓬莱客栈,俺以为是要见王掌柜的,怎么突然出现个小丫头?看起来年纪也不大,应该还不到二十吧?”

    张勤峰闻言脸一沉,“我说宋大头,你可别瞧不起这小姑娘,别看这是个小丫头,年纪也不大,但手段厉害着呢,昨儿个蓬莱客栈的事儿你们难不成没有听说?就是这小丫头解决的,不然老王那老狐狸怎么可能会放心将客栈交给她?”

    众人中大部分都已经听说了蓬莱客栈今早发生的事儿,也有几人没有听说,张谦峰极有耐心的将事情又重复了一遍,众人听罢面面相觑。

    “这小丫头这么厉害?”

    “俺也听说了,当时差点出人命,就这小丫头敢上前。”

    “啧啧,人不可貌相啊。”

    大叫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不过到底这些人没有一个人在场的,有人对此依旧保持怀疑。

    韩岩松多少听到一些大家的话,稍微等了会儿,听众人说起昨晚的事儿,这才敲门进去,同张谦峰再三提及此事的重要性,要他们一定小心谨慎,众人见韩岩松虽然不算面熟,但是一提起韩家几乎无人不晓,得知韩岩松就是那韩家的人,再不敢小瞧。

    临走时韩岩松又特意看了眼那宋大头,听声音可知方才对陆灼华最不信服的就是他了,想到陆灼华当时无可奈何的模样他就想敲打敲打,张谦峰却似乎预料到他的行径,几次敷衍过去,看在张谦峰的面子上,韩岩松只好作罢,临走之时又再三叮嘱张谦峰好好“照顾”好众人这才离开。

    韩岩松回去时,陆灼华正在同小二交代那剩下几位住店客人的事儿。

    经过了昨儿个的事儿,虽然蓬莱客栈没有关门,一时半会也没有人胆敢进来,客栈里面依旧是那几个人,没有一个人离开,有过昨天的厚待,即便今天没有昨天痛快,也断不能差太多。

    更让陆灼华为难的是,昨天她之所以会那样对待几人,可不止是因为要安抚他们,更是因为想要试探试探几人的身份……索性眼下终于有了些眉目,而今晚,就不仅仅是要试探几人的身份,更要控制几人的行动,但却不能在故技重施将几人灌醉,那究竟该怎么做才最合适?不光如此,还要能收集出证据证明身份,才不好叫人诟病才是。

    证据?陆灼华看向韩岩松,冲他招了招手,韩岩松微愣了下,有些不自然的将耳朵靠过去……

    两人悄悄谋划,等确保万无一失,这才稍微放下心,只等鱼儿静静上钩,待一切尘埃落定,一股脑收拾个干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