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弃妇又一春 第98章离开
    第98章离开

    “王夫人是有什么话要交代吗?”大个子商贩忽然开口。

    王夫人满脸的复杂最终定格于绝望,惊恐的摇着头:“没……没有……”

    “我去找沁儿。”显然是不愿意在跟王夫人多谈,陆灼华推动轮椅转身就要走。

    大个子商贩脸色一变,赶忙叫住她,“小掌柜!”

    陆灼华手上动作一顿,不耐烦的看向他,“有事儿?”

    “没……没事……”大个子商贩平了平心绪,道,“这边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完,您就这样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逃避呢,总得要给王夫人个交……”

    “闭嘴!”陆灼华猛地打断他的话,高声喝到:“我在跟王夫人说话,有你什么事儿?”

    声音冰冷彻骨,显然方才王夫人的一番话,她表面看似平静,内心实则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大个子商贩干笑两声,见识过陆灼华面对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不仅不退缩,还敢拿棍子打人的一面,一时有些不敢太过分,生怕自己激怒了她,被她拿来开刀警示,只得将这烫手山芋推到王夫人身上,“王夫人您说是不是?”

    “……是。”王夫人眼泪成串的往下落,见大个子商贩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心口一跳,忙着道:“是……方才的事情你还没有给我个交代,就别想轻易离开!”

    “王掌柜临走之时让我多多留意客栈,昨儿个客栈出了事儿您也知道,怕今天再有小人陷害,我才求诸位壮士过来帮忙,并非是像夫人所想的那样。”

    “昨儿个是昨儿个,今儿个是今儿个,哪家客栈没发生过一些小事儿,可你看谁谁家天天出事儿的?既然叫这些乱七八糟的人过来不是另有目的,就叫他们赶紧走!”

    “乱七八糟?”陆灼华勃然大怒,“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夫人一抬头,就见张谦峰身后一干众人,各个人高马大虎视眈眈,张谦峰的脸色更是越发难看起来,她不由吞了吞口水,又看向那据说身份极其尊贵,就连王清贵在的时候都另眼相看的年轻人韩岩松。

    不同于张谦峰将她当做最好的大哥的妻子,韩岩松跟她可没半毛关系,又是被人吹捧惯了的,直接道:“所以夫人是说韩某人是乱七八糟的人了?”

    王夫人满脸骇然。

    陆灼华深吸口气,声音依旧有气无力,“倘若夫人是心疼这两日的饭菜花销,大可不必如此,且不说是因为什么目的,人到底是我找来的,一切由我安排,回头我会一清二楚的结清这两天的账,还请夫人端正自己的态度,莫要叫人难堪才是。”

    张谦峰身后的大多尚武,脾气急躁,听这话着实忍不住,大声道,“张大哥叫哥几个过来保护客栈的安危,这一晚上过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难不成吃你些酒菜还要给银子不成?”

    一个开口,阀门立刻控制不住,有人看向陆灼华,冷哼道:“原本张大哥说要听你这小丫头的话俺老胡还不服,娘们向来头发长见识短,知道个屁!现在看来是俺小瞧你丫头了,不过你这活得也太憋屈了,为了客栈舍出脸皮到处求人,如今却弄得里外不是人,图啥?”

    “可不是咋的!自己舍出脸皮到处求人,那当主人的非但不领情,竟然还要跟你算饭菜钱……俺今儿个就不走了,倒要看看谁敢收你小掌柜的银子!”

    “你们都给我闭嘴!”张谦峰听着众人越说越不像话,大声斥道,又不痛不痒的骂了两句,随后看向王夫人,道:“他们都是粗人,嫂夫人莫要往心里去,。”

    嘴上说着道歉的话,腰杆子却挺得笔直,看不出半分愧疚的模样。

    “张伯伯,您先带人离开,等我将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好好犒劳犒劳诸位。”陆灼华长长的叹了口气,显然无奈到了极点。

    张谦峰也跟着叹了口气,目光复杂的看了眼王夫人,“既然如此就不打扰嫂夫人了,待王兄回来再来同他喝两杯陪个不是吧。”

    话落,看向身后的诸位兄弟使了个眼色,一行十几个人高马大的壮汉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客栈。

    绝对武力钳制已经消失,事情已经完成了一半,却还有另一半没有完成,高个商贩见又看向陆灼华,小心翼翼道:“小掌柜……”

    “滚!”陆灼华目光狠厉。

    那高个商贩见势头不对,面色讪讪,又转头看向王夫人,微微眯了眯眼。

    王夫人一愣,又见他不动声色瞟了眼身后,脸上露出几分挣扎之色,目光复杂的看向陆灼华。

    出乎意料的,对上她的眼眸,陆灼华竟笑了起来,“您说他们蹭吃蹭喝,其实主要是怨我我拿客栈之物慷自己之慨吧?”

    王夫人脸上露出不解。

    陆灼华却懒得看她,转头看向冯婆子,道:“去收拾收拾东西。”

    “你要做什么?”王夫人慌张的起身,握住她的手,眼泪又开始控制不住,“你听我说……”

    “小掌柜是个潇洒人。”那高个商贩看在眼里,哪里肯让她坏了大事儿,再次打断她的话,“若真是对客栈别有企图的话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离开,看来小掌柜真是一心一意为了客栈,不过方式有些不对罢了。”

    陆灼华懒得理会他那些小聪明,见冯婆子没有动作,反倒一脸讶然的看着自己,顿时失去了耐心:“还不快去?莫不是真要等人开口赶人?”

    冯婆子幡然醒悟,知道陆灼华这回不是说笑,而是真要走了,她欲言又止的看着陆灼华,隐约觉得这不像是她的行事作风,又偷偷看了眼王夫人,见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怎么看怎么觉着奇怪,不由得叹了口气。

    一时之间,客栈沉默的有些诡异,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自心思复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