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弃妇又一春 第101章螳螂捕蝉
    第101章螳螂捕蝉

    由于先前陆灼华在的时候十分警惕,现在她虽然走了,小二受到她的感染也没有掉以轻心,只是眼下客栈统共就那么几个人,除却王夫人王沁两个女流之辈,就只有住店的那几个客人,既是客人自然不会管客栈的死活。

    这两日也没有看见掌柜的养的那些死士,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转念一想到那天早晨客栈出了那么大的事儿也不见他们出现,又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彼时已经步入深秋,深夜有风吹,猎猎作响,窗户上狭小的缝隙偶尔传来咣咣的声音,每次响动都让他心尖发颤,整个人绷得紧紧的。

    他素来不信神佛,这会儿也不由得开始祈祷一切风平浪静。

    但是显然上天对于他这个临时抱佛脚的人不予一丝怜悯,三更鼓刚过,窗外忽然有诡异的亮光从侧面照过来,小二愣了下,心口猛然升起不好的预感,他迅速从床上跳下来,连鞋子都来不及穿,蹬蹬蹬跑到窗户旁打开窗户,伸着脖子往侧面瞧,这一看心瞬间凉到了谷底。

    果不其然,正是他方才所预料的那般,西侧竟然着火了!

    西侧有马厩,有柴房,有酒窖,有堆积一些没用东西的库房,由于距离略远,一时半会不能准确确定究竟是哪里着了火,他匆忙鞋子蹬上鞋子,开门大喊一声“走水啦!”飞速狂奔过去。

    这会儿风大,若真烧起来,恐怕到时候不好控制,而且西边距离水井又远,远水解不了近火,客栈里面又没有帮手,等去外面找的时候,只怕这边火势也控制不住了,小二急的满头是汗,被风一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索性临近火宅现场,确定那已经是距离客栈主楼最远的库房,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不过待会在来一阵大风,火势势必要加速蔓延,自己一个人能做的了什么?水?等他拎水过来恐怕一切早已经来不及了,难不成他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的看着客栈被烧而无动于衷?

    小二面色瞬间如同死灰,不由想到陆灼华,心道这个时候倘若她能在就好了,她若想要留下势必也能够留住张谦峰那一伙人,人多力量大,怎么也不会像他现在这样跟无头苍蝇一样乱转,早知如此他那会儿就该拼命的将她给留下才是!

    他心中诸多抱怨,却也知道眼下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经历过白天一系列事情打击的王夫人自回到房间便将门关得紧紧的,连午餐,晚餐都没有吃,她身边的丫鬟虽然担心,却也无能为力,只盼着王沁快些过来,寻常这种情况都是王沁解决的,不过,许是这两日因为客栈的事儿操劳太过,王沁竟然一直没有出现,丫鬟们知道王沁的脾气,不敢过去催。

    却没人知道,其实王沁现在就在王夫人的房间里。

    当然,她的房间可不止王沁一个人。

    王夫人看着脸色苍白的王沁,心如绞痛,“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你还不放过我女儿!”

    原来此时王沁竟然被人绑在椅子上,而她的身后站着一个人虎视眈眈的男人,那男人手上拿着匕首,悬在王沁的脖颈处。

    那人听到王夫人的话冷笑了声,“真是按照我所说的?听说王夫人可有些不老实,”锋利的匕首轻轻移到王沁的细腻的脸颊,声音陡然凌厉起来,“若非有人提醒你是不是就已经将这边的情况说出去了!?我不过是贱命一条,但是您女儿呢?”

    “别动!”王夫人惊恐的往前跑去,眼见那人脸色难看猛地停住脚步,颤抖道。“求求你不要动……不要动,她们不知道的,你不是也派人监视了,根本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不是吗?”

    想到陆灼华离开之时的果决干脆,张谦峰临行之时的满眼幽怨,以及小二还有客栈众人在他们统统走后看她的眼神,王夫人的眼泪更是控制不住,却不敢哭出声来,其实她什么不知道?她只是身不由己啊!

    从前王清贵从不让她操心客栈方面的事儿,导致她对客栈的事情始终不太清楚,至于客栈出事儿还是后来才知道的,知道之后也一直没有露面,不过她并没有疏漏前面的消息,得知陆灼华将事情料理的十分妥善,对于以后也并没有掉以轻心,甚至还将张谦峰找来,有他们在,想来不用太过担心了。

    外面被陆灼华守得死死的,每个后来进入客栈的人也都要经过仔细的排查,唯一自由的就是那些原本住店的客人,就在她们母女二人说起陆灼华的时候,眼前这个人突然出现,将匕首直接对准了王沁,拿王沁威胁她要她必须要将陆灼华张谦峰等人赶走,否则就将王沁杀了……

    王夫人心中感慨这一切都被陆灼华猜到了,他们果然还有后续的计划在等着,不过可能是因为没有想到陆灼华竟然将张谦峰找来了,让他们一时措手不及,没有动手,但是王清贵又快回来了,他们必须得敢在王清贵回来前解决掉一切,适才将突破口转移到她们母女二人的身上。

    王夫人何尝不知眼下陆灼华就是客栈的主心骨,何尝不知道张谦峰一行人等都是为了客栈的安危,也是客栈的最大筹码,但是客栈固然重要,却重要不过她的女儿,她们拿她的命威胁她,让她别无选择。

    为了王沁,王夫人打定主意要将张谦峰等人赶走,却没有想过陆灼华竟然也会跟着走,按照她对于陆灼华的了解,既然答应了王清贵的嘱托,就绝对不会轻易离开客栈,哪怕她对她的态度在恶劣,只是,她居然失算了,陆灼华最后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陆灼华这一走,王夫人是彻底的死心了,一面埋怨陆灼华竟这么轻易的就走了丢下她们母女置之不理,一面却又能够理解自己那话对于陆灼华来说实在是有些过分了,但所有的理智在看到横在王沁脖子上的匕首,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