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弃妇又一春 第102章黄雀在后
    第102章黄雀在后

    王夫人跪在地上,哭成了个泪人,断断续续的重复道:“你不是说只要将他们赶走,你就会放了我的沁儿吗……”

    “是啊,但是夫人忘了我说的是要天亮之后才放人吗?”那人说着看向窗外,目光略过这屋子的装潢暗暗叹息,“王掌柜真是阔气,不论是客栈还是你们住的院子,修建的都叫一个漂亮,可惜今晚之后,这一切都将烟消云散……”

    “你说什么?”王夫人猛地抬起头。

    那人见自己不知不觉说走了嘴倒吸了口凉气,随即一想这也没多少时间了,便觉得没有什么好惧怕的了。

    王夫人在他出现挟持王沁后就知道他们还有后续动作,却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动作,这会儿听到他的话,吓得魂飞魄散,“你……你刚刚说天亮之后就放过我的女儿的!”

    “当然,这个王夫人不必担心。”那人耸了耸肩,又看向外面,忽听三更鼓响,精神大振,“不过还得那个时候你们活着再说!”

    “你……”王夫人气急,恨不得扑过去将人给撕碎,只是她清楚眼前这个人是个高手,自己就算是拼了命也不能将王沁从他的手中救出,到时候白白搭上自己的性命是小,就怕他气急之下又没有人在看管,对王沁不利,只好一直忍着。

    王夫人再忍,那人又何尝不是再忍,知道这一切很快就要有结果了,终于不必忌讳那么多,他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你什么你,你这老婆子估计是没命活了,不过你这如花似玉的小女儿若这么死了倒真是可惜了,要不我将她带走,饶她一命你看如何?”

    “你敢!?”王夫人如何听不明白这人话中的意思,当即勃然大怒,发疯一般冲过去势要将他撕个粉碎!

    那人没有料到王夫人突然如此激动,竟被她推了个踉跄,不过王夫人到底一介女流,力量本就渺小,又不会一点的功夫,他很快就又控制住局面,手中的匕首犹豫了下,竟是直接刺向了王夫人……

    王沁的嘴被堵住,发不出任何声响,见此情景大惊失色,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带着椅子往那人的身上,那人下意识伸手去抵挡椅子,王夫人逃过一劫,不同于对王夫人是没什么忌讳,对于王沁这个花一般的小姑娘,那人就要小心许多。

    王夫人见那人动作,虽然知道他是去救王沁,却也万分厌恶,又有他先前的那话,知道客栈即将陷入绝境,一时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只是不知该如何保护女儿才是,这个时候不由得又恼恨自己先前太过鲁莽,将陆灼华一行人赶走,否则现在也不会落得这样的地步。

    屋内三人死生大战之际,忽听远方传来一声高喝,“走水啦!”

    那人一愣,随即狂声大笑,再看身边的一对母女,目光阴森淫邪,“听到了吗?蓬莱客栈很快就要彻底的毁了,王清贵在厉害又如何?等他回来也只能看到你们母女的尸体!”忽然又转头看向王沁,手就伸向了那张如花脸蛋,“当然,聪明的就给大爷乖乖的,大爷看在你的面子上,说不定能饶了你娘……

    “今儿个就算拼了性命,也不许你伤我儿!”王夫人闻言凄厉大喊,趁那人没有防备,抓住他握匕首的那只胳膊,一口咬了下去!

    她陷入绝境自然不会嘴下留情,一时之间口中充斥浓重的血腥气,还不等松开嘴,下一刻整个人被那人掀飞出去,身子重重的摔到墙上,那人显然是被她方才的行为激怒,松开王沁,举着匕首就向她走去,势要干脆的杀掉这个难缠的女人!

    王沁这会儿倒坐在地上,见此情形,不由绝望的闭上眼睛……

    千钧一发之际,忽听“咣当”一声,从里面锁的死死的门有一扇硬生生的从门框上掉下来,接着不等那人回过神,就有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外面冲进来,一脚将他横飞出去……

    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让他这个向来以高手自居的人都几乎躲闪不及,堪堪躲过,却发现局势发生了惊天逆转,随之进来的人早已经将王夫人和王沁二人团团护住。

    王氏母女二人看到人群中一人,当即痛哭失声。

    “阿华……”

    “阿华姐姐!”

    陆灼华看到王氏母女二人平安,终于松了口气,“将夫人带出去。”

    待王氏母女二人离开,陆灼华看向此时被逼到墙角的男人,“你本不该有这样的心思。”

    那人牙关紧咬,恶狠狠的看着陆灼华,却也知道今天自己算是彻底的栽了。

    见他似乎没有要说的,陆灼华叹了口气,看向黄青山道;“你看着办吧,就算是尸体,也必须留下。”

    言罢,转身离开。

    黄青山森然一笑,猛地冲着那人扑去……

    等陆灼华再次踏入蓬莱客栈,原本空荡荡的客栈,竟然人满为患。除却张谦峰一行人等,地上还跪着二十多个黑衣男人,显然是张谦峰等人解决的结果。

    张谦峰见她回来,赶忙迎上前去,“都抓住了,没有一个漏网之鱼。”

    陆灼华又看向小二。

    小二激动道:“火势没有蔓延开,库房烧了是烧了,不过都是一些没用的破烂玩意儿,并没有其他损失。”

    陆灼华点点头,还未开口,突然从后头冲出一个人,一把将她给抱住。

    “阿华姐姐……”

    陆灼华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了。”

    王沁鼻子一酸,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好似要将今儿个所受到的委屈全部全部发泄出来才罢休。

    陆灼华用力的回抱她,双唇逐渐抿紧,即使一切都已经过去了,那人现在也一定已经被擒拿住,也许已经死了,可她依旧愤怒不已,恨不得将那人五马分尸,犹不足以解她心头之恨。

    “是我保护不周。”陆灼华哽咽着开口。

    骤然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一个全然陌生的时代,她没有哭,那次被人绑架,九死一生,她没有哭,可如今,不知为何,她竟有要哭的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