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弃妇又一春 第103章缘由
    第103章缘由

    王夫人刚刚踏进客栈的后门,听到这话,脚步一顿,方才平复下去的情绪又开始起伏,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她从前不知为何向来对她极为尊敬的夫君,为何听到她不过一句私下的抱怨对她大发雷霆,对这个小姑娘格外看重。

    即便她不到一个时辰画出一幅栩栩如生的画作,才华横溢,即便她死里逃生,急中有智,即便她年纪轻轻,可称了不起,这一切固然证明她何其优秀,这一切似乎远超越一个家世对于一个女孩子的影响,但是作为另一个女孩子的母亲,她依旧无法服气,她女儿喜欢的男人喜欢她。

    可现在……

    王夫人脚步万分沉重,看着那两道相拥在一起的倩影,心中惭愧之极,喃喃开口,“怎会……怎会是你的错呀……”

    “哼……”王沁看到母亲,眼中竟有些气愤之色。

    陆灼华不解的看向王夫人,王夫人艰难的扯了扯嘴角,“这孩子是怪我今儿个把你赶走……”不等陆灼华开口,又道:“孩子,今儿个的事儿,是……是我对不起你。”

    陆灼华扯了扯嘴角,“我知道您是被胁迫的,不过,下次……再也不会有下次。”

    王夫人还有王沁双双笑出声来,转头见到陆灼华一脸的严肃,笑容渐失。

    “阿华姐姐,今儿个的事儿不是你的错,你不用太过自责。”王沁一夕之间成熟很多,察觉到陆灼华沉重的心事,开口宽慰道:“如果真要怪,也只能怪我……阿华姐姐,确定他们是桃花楼的人了吗?”

    陆灼华看向韩岩松,韩岩松神情严肃的点了点头,“这点已经可以确定了。”

    人也不过刚刚抓到,还没有来得及审问,但是张谦峰一行人中有人认识里面的两个人,说是桃花楼的打手,再联想到之前的事情,也就可以确定仇家是谁了,想到桃花楼,饶是韩岩松,也觉得此事颇为棘手,忍不住又道,“桃花楼向来瑕疵必报,这次出动这么多的人,恐怕是想要撕破脸皮了,若不能够彻底的解决,会是一个极大的麻烦。”

    说完不由得看向陆灼华,显然是要她好好思量究竟该如何处置这些人,若是处置好也就罢了,如果处置不好,不止是蓬莱客栈,这次破坏他们大事的陆灼华,会更让他们恨之入骨,无故树了这么大的敌人,她安全堪忧。

    陆灼华见向来沉稳的韩岩松露出如此神色,知道此事也许比她所想象的还要严重,她扯了扯嘴角,算是安慰。当时在张谦峰那边由于时间宝贵不敢耽搁他找人,而王沁一个小丫头对那边的事情并没太多了解,否则也不会胆大到过去那边了,适才陆灼华对此知之甚少,不过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就算知道也已经晚了,更何况,即便她当时知道桃花楼如何,也势必不会逃避的。

    韩岩松突然见她冲自己笑,晃了下神,很快转头看向张谦峰,“找两个嘴软的好生审问,其他人该如何处置就如何处置吧。”

    张谦峰又看向陆灼华,事到如今,陆灼华已经不止是蓬莱客栈的主心骨,就连张谦峰现在遇到事儿也莫名的第一时间想到她,见陆灼华点头,立刻阴测测看向地上的那些人,道:“带出去!”

    张谦峰手下的弟兄们立刻行动,看着那些人终于被带走,王沁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忍不住道:“阿华姐姐,我娘说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难道发现我娘是被人胁迫的了?还有张伯伯,不是说他们先走的,那你后来又是怎么找到的?难不成你们从一开始就已经计划了这些?”

    王沁虽然并没有经历过那会儿的事儿,但是去听娘亲跟那人报备,知道陆灼华一行人闹得十分不愉快的离开,当时她还极其气愤,埋怨娘亲着实分不清事情轻重缓急,她的性命固然重要,可蓬莱客栈的事情又怎会轻了?

    因为陆灼华的存在敌人不敢轻易行动才会让她将人赶走,可她们真的走了,蓬莱客栈就彻底的没了依靠,到时候就算那人将她放了,到时候蓬莱客栈一旦出事儿,她们又岂能置身事外?

    不过,她也知道娘亲都是因为担忧自己,想到那会儿娘亲哭得死去活来,到后来竟然想要跟人拼命的情形,王沁不由得又看了眼王夫人,见她一直低头哽咽,知道她不比她好受,眼眶一红,伸手环住王夫人的手臂。

    王夫人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又看向陆灼华,对于此事显然也是极其关心。

    “我同夫人又不是没有相处过,知道夫人性格如何,怎会在乎那些琐事,夫人又几次失态,着实让人怀疑。”陆灼华说着,见王夫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知道她是心里过意不去,笑了笑,“当时就觉得夫人极有可能是被人控制住了,再者你没有出现,显然就合情合理了,夫人要张伯伯离开,那人又几番针对我,就大概也就知道我们大概是都要走的,也就顺其自然了。”

    王沁看了眼自己的娘亲,忍不住小声道,“娘她是为了我,不然一定不会那样对待姐姐的。”

    “我当然知道。”陆灼华圈住王夫人另一边的手臂,小声道:“而且张伯伯也知道,他也觉着您不像是那样的人,觉得您一定是因为什么事情才会突然之间变成这样的,所以您不必太过放在心上。”

    王夫人扭头看着陆灼华,眼泪又流了下来。

    王沁做了个鬼脸,“哭哭哭,您就知道哭,现在不是什么事情都解决了嘛,大不了以后咱们好好补偿阿华姐姐,等爹爹回来,再让爹爹给张伯伯弄几坛好酒!”

    王夫人终于破涕为笑。

    “总之……今儿个的事儿是我对不起大家。”虽然陆灼华这样说,王夫人依旧良心难安,却也知道眼下说什么都不管用,好在她现在是她的干女儿,未来她大可以用实际行动来切切实实的补偿她,这样一想,王夫人才觉着好过许多,随后看向韩岩松,又道:“也叫韩公子受委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