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弃妇又一春 第110章内讧
    第110章内讧

    陆灼华心神巨震。

    王夫人泪眼婆沙的望着她,眼中充满乞求,她不能说,她不会懂,方才她说的那些话,看似无关紧要,可是天知道,就只是这一点点无关紧要的事情,若按照规矩来讲,也是足够杀头的大罪了。

    她已经打定主意今儿个要将命给留在这里,但是她的女儿,如果可以她希望可以逃出去,且不说眼前这个女孩本身就是个极其有责任感的人,就算是以后,想到她的娘亲是为了救她而死,也必然会好好对待她,而其他人看在她的面子上也必然会对她多加照拂。

    即便……即便情况真的糟糕透顶,连沁儿也没有逃出去,但是总归他的夫君还活着,他们从幼时相识,豆蔻结婚,到现在,他对她珍之爱之,这辈子不能够报答,总也不能拖累,倘若今儿个陆灼华真在这儿出了事儿,只怕他都要遭受连累。

    她方才说大局,其实,大局在这儿呢,若不是为了大局着想,她如何愿意自己疼爱的女儿也跟着受累?

    眼泪顺着眼睑滴滴落下,她却是在笑,混合着哭泣的笑容苦涩至极,陆灼华定定的看了她许久,终于没有继续再问下去,可是那答应的话,也却似好似用尽了千般力气,“……好,”

    王夫人终于松了口气,指着外面的又极尽精细的同她交代了一番,“……一会儿我去给你找个绳子,将你顺下去之后,你就按照方才我跟你说的就是,还有你方才不是从从你张伯伯那边弄了些迷药?记得若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就用上。”

    陆灼华点了点头。

    “靠岸之后若是能够找得到路,就赶紧去找八爷,到了八爷那儿,任何人都伤不了你,不过有过今儿个的事儿之后,那伙人一时没有找到你,日后也必定不会放松警惕,你莫要随随便便外出,计算是要外出也一定要多加防备知道么?”

    陆灼华继续点头。

    她如此行为似乎让王夫人有些不满,总觉着是在敷衍她,随后对上陆灼华认真的视线又觉着是自己想多了,许是知道自己将要不久于人世,素来不是话语太多的王夫人竟然发现自己有许许多多的话要交代,不过想到先前两人来时楼下那群人的视线,又知道现在时间宝贵,一分钟都浪费不得。

    王夫人尽快找出绳子,将陆灼华送下去,陆灼华这次顺从极了,可是她依旧有些不安,直到陆灼华的身影慢慢的彻底与黑暗融为一体,她这才彻底的松了口气,又竖起耳朵盯着外面良久,一点异样都没有听见,才关上窗子。

    “王夫人!”

    楼下有叫喊声响起,应该是那些人等不及了在催她,王夫人从前被王清贵照顾的极好,并不接触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先前有陆灼华在的时候还好,这会儿陆灼华也走了后,她松了口气的同时开始害怕起来。

    先前帮忙守着客栈是一回事,眼下外面一群人盯着,生死存亡又是另外一回事儿,就像是陆灼华所说的那样,面对如此状况,他们未必会跟她们一心一意,若想要指着他们全心全力一搏,只怕困难,他们先前之所以还算平静无非是听着陆灼华一直说要出去,这会儿若是知道陆灼华已经被自己送走,恐怕不等外面的人冲进来,就先内讧了。

    怎么办,这个时候究竟该怎么办?王夫人万分焦躁,又想到女儿,想起她方才的紧张,想起她昔日的笑脸,甚至想起了她牙牙学语,蹒跚学步时的趣事儿,她先前的浮躁终于少了几分,却依旧是强打精神,走下楼去。

    待她下楼,就见所有人的目光果不其然的定在自己的身上,等她整个人走下楼梯,众人便开始巴巴的望着她后头,等待那个现在不出意外已经彻底离开蓬莱客栈的身影出现,王夫人心中冷笑,面上镇静如初,“跟她说了些事儿,她说她需要静静,让我给她些空间,好好消化消化。”

    “消化啥?”有人听到这话,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

    王夫人眉峰一挑,语气不愠不火的道,“这位好汉如此着急,可是怕她跑了?那可是二楼,当女子都能如你们男子一般上房揭瓦?”

    那人抿了抿嘴,泄气了。

    偌大的客栈除了外面依旧传来阵阵喊声外,寂静到能够隐隐听见一些人的心跳声,有人寻声看去,那主人立刻有些尴尬,都是道上混的,这会儿居然被吓成了这幅样子,着实有些丢人。

    可很快他就发现其实在担心的并不只是自己一个人。

    时间一点点过去,外面的声音渐渐变得不耐烦,隐隐夹杂了些愤怒,而客栈里面的人,尤其是张谦峰带来的那帮人,几番面面相觑,脸上的焦急之色越来越明显,眼神互相交流,似乎在无言的商量着什么事情。

    过了会儿,突然有人又站起来,看向王夫人,“这都过了好一会儿了,她怎么还不下来?”

    他话一说完,其他人立刻附和似的看向王夫人,显然这人所问的正是他们所有人都想要知道的问题。

    王夫人几乎没有面对过被人如此恶狠狠怒视过的情况,方才强扯出的镇静已经是她的极限,眼中隐隐露出不安,王沁离她近,定定的看着她,面对女儿的目光,王夫人竟有些不敢直视,她正愁着该如何跟王沁解释着方才的事情。

    就听王沁已经气势汹汹的看向了那说话之人,“都说了需要静静就是需要静静,你们又不是刚认识阿华姐姐,难道不晓得她是什么人吗?按照她的性格难道这个时候还会离开抛下众人于不顾吗?”

    张谦峰的手下又是有些尴尬,忍不住腹诽,可不就是刚认识她,还没到三天呢,可大家伙儿又都是跟她一起经历过蓬莱客栈的事儿的,她的勇敢细心大家看在眼里,确实不觉得她是会丢下大家跑路的人,于是即便再多的不满,也碍于面子终究没有继续再催。

    只是,这样隐忍着的情绪,一旦爆发起来,却更加无法控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