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弃妇又一春 第126章身份
    第126章身份

    众人到了客栈之时,天已经大亮。

    昨夜客栈发生那么大的动静,虽然没人出现,但是这会儿客栈周围却已经围满了人,后来同县令过来的那些围观之人,迅速的融进了人群之中,陆灼华看着不由一阵烦闷,立刻看了眼韩岩松,韩岩松也有些无奈。

    虽然当时在县衙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打量周围围观之人,但是就像是他们所想的那样,那群人中自然有敌人的眼线,可更多的确实是真正围观之人,他记住了几个,却不能肯定一定是眼线,不过这会儿人多嘴杂,却也不好在商量对策,也只能记住几个盯几个,再叫人多加注意着围观之人莫要叫他们耍手段了。

    虽然两人没有机会商量对策,不过陆灼华对于韩岩松却极放心,那日他趁她昏迷离开客栈给她印象深刻,虽然不是什么好印象,但是至少可以确定的是,韩岩松是一个极其谨慎靠谱之人,不过,这样谨慎靠谱的人最后又为何回来了呢?陆灼华脑海中突然冒出这个念头,见县令张平已经往现场走去,这才立刻压下,跟了上去。

    张平来到这边有几年的时间,当时小镇大清扫,他也见过不少腌臜的场面,但是今日见到那屋里惨状也恨得咬紧牙关,虽然说这些人都是有错之人,甚至其中也不排除有人身负性命,死有余辜,但是这么多的人惨死在这里也着实让人不忍,更何况,张平作为一县之主,自然认为不论发生什么,不论什么恩怨是非,都不该有人私下下手,而是应该把一切事情交于给他全权处理,到时候他自然会给人一个交代!

    可是,这世界上就总有那么多不讲规矩之人,否则也没有那么多犯罪之人了。

    张平看了一眼便挥了挥手,叫仵作进去检查尸体,转身去了当时走水的地方,眼见已经塌方的小厢房,几乎可以想象的出来当时着火的模样,再想到昨夜的呼啸大风,虽然没有明说,却也觉着这设计之人着实是心肠歹毒至极,倘若陆灼华一行人没有出现,只怕现在蓬莱客栈就已经消失了吧?

    随后又去了后院王夫人的房间,现场还保持着当时的打斗痕迹,甚至连地上的血迹都没有人整理,再看王夫人和王沁之时,目光不由多了几许复杂之色,说到底这次王清贵离开这里有一半原因是因为他的一句话,若真趁着他不在的时候让王家母女二人出了事儿,将来他要如何面对他?

    转念想到另一件事,眉头皱的更紧了。

    在王清贵离开之后他就一直派人注意着这里,虽然对于客栈里面的许多事情不是一清二楚,却也不是完全不晓得的,前天客栈里面所发生的事情暂且不提,昨日他也很快就知道了客栈并不太平,不过由于他的身份,不能够出现,甚至明知道陆灼华等人就在县衙外面等着,也不能太早到。

    至于关于客栈这几日所发生事情的究竟孰是孰非,其实他心中早有定论,甚至隐隐的知道究竟是谁对客栈下的手,但是,他依旧不能动手,甚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灼华等人猜测敌人的身份,都不能够出言提醒。

    还有更加让张平有火发不出的便是陆灼华的出现……

    张平神色愈发阴沉,一圈巡视之后,到客栈的大堂坐了下来,小二在陆灼华的是一直下颤颤巍巍的给他沏了壶茶,他察觉到陆灼华的目光,不由看过去。

    素净白皙的小脸脂粉未施,眼睑下浓重的黑眼圈显得更加醒目,比起那次她出事的时候似乎瘦了些,但是却越发人疼惜,她现在应该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等到在大些,想来应该是个极其动人的女子。

    不过世间美女无数,若仅是凭借外貌并不算什么,偏偏她又有一副七彩玲珑心,小小年纪胆识谋略过人,着实让人不敢小觑,可是……

    眼角余光突然看见从外面走进来个人,惊得张平立刻起身,脸色都变得一阵红一阵白,也不知是为自己方才过于打量那个小姑娘而惭愧亦或者是其他,也让他瞬间收回思绪,不敢再想。

    这会儿所有人几乎都在看他,乍见他如此反应都有些发懵,并未留意到他的视线,或者说张平在意识到自己失态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收回了目光,免得引起更多的猜疑。

    不过,除却早就知晓内情的王氏母女还有韩岩松,陆灼华也注意到了他的失态,她不由得看向方才张平所看的方向,不经意撞上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眸,先是愣了下,而后面无表情的收回视线。

    她突然间想到了当时王夫人非要她离开之际所说之事,双眸微微眯起,心思百转。

    当时王夫人只说,她们之所以会如此照顾她都是因为受人所托,而那个所托付的人正是眼前这个神色冷漠的男人,却并没有说过他究竟是谁……

    若仅是能够让王清贵听命于他,或是财力或是势力,这个势力也可以是某个富绅之子,并不能够说明什么,但是,若是让堂堂县令也要看其脸色……便足以说明什么了。

    她又看向韩岩松,虽然对韩家的势力并不是十分清楚,却知道几年前小镇的大清洗起因便是韩家,听说还是朝廷上下的命令要好好整治,否则凭借当年小镇势力的盘根交错,是根本不会轻易解决掉的。

    而能够影响到朝堂之上,足以说明韩家的底蕴,可是,即便是如此,县令张平再是避嫌,面对韩岩松也到底未曾太过放低自己,但是,他在面对眼前这个男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卑躬屈膝,这又说明了什么?

    陆灼华心神一震,就连自己都被自己这个猜测所吓到,她不由得再次看了眼那被老陈称作“八爷”之人,不敢继续去想那个猜测,转而开始回忆起两人的相遇,想起了自己素来是如何对待他的,心尖发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