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弃妇又一春 第135章混战【下】
    第135章混战

    门里有人注意着几人,见几人这么快就遇到了麻烦立刻飞奔过来解救,那些人仗着人多,根本不将几人放在眼里,却没想到几人各个艺高胆大,仗剑将众人一一逼退,高声喝到:“往北边跑。”

    酒糟鼻子的男人见寥寥几人竟如此不好对付气急败坏道,“给我上,不能让他们跑掉!除了那冯姑娘之外,不要手下留情!”

    话一说完,几乎所有人都往门外涌去,如此倒是给了王氏母女机会,王夫人也不知道哪里开的力气,扯着王沁便向外跑,两人紧靠角落,加之其他人又都被缠着,一时半会竟没有人注意到两人。

    战火在门外再次引燃,地方火力全部集中在冬雪春雨身上,己方更是全部冲到三人身前,紧紧的护着三人让三人连连后退,酒糟鼻子的男人眼见她们竟然还想逃,怒火中烧,昨儿个一次失误就已经花费了从前的情分,倘若这次还没能将人带回去让人逃了,这怕他这条命也就要交代了。

    “所有人听着,至少能够将人带回去,所有人都能领五两银子,倘若人要是跑了,今儿个所有人也甭想好过!”

    言罢更是率先冲着陆灼华走去,途中有人欲对他下手,皆被其他人一一挡掉,春雨冬雪即便也被人护着,却再也不似方才那般随意,眼见那酒糟鼻子的男人越来越近,春雨无奈道:“你护住姑娘,我殿后!”

    冬雪不敢有异议,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只恐有人不知不觉冲过来,便拉着陆灼华往后撤。

    酒糟鼻子见状怪叫连连,“拦住!给老子拦住她们!”

    有人看过去,随后便被人一剑刺到肩膀,踹飞出去,其他人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死命的往陆灼华几人身边跑,张平所拍过来的人俱是一顶一的高手,且数次作战已经培养出了极高的默契,不过对面也不是吃素的,双反打的难解难分,陆灼华三人却到底没能跑远。

    眼见着众人杀红了眼,也没能抓住她,酒糟鼻子气的咬牙切齿,饶是他有人护着靠近也不容易,眼见两边人少些,便绕路过去,终于摸到了冬雪的衣袖,猛地将人一扯,借着力道自己终于到了陆灼华身前,他狞笑两声,扯住陆灼华的手腕,还不等用力,头上突然传来一阵钝痛……

    陆灼华趁此时机挣开他的牵制,随即被冬雪护住,他头晕目眩的转身,就见昨夜才欺骗过自己的女人举着棍子呆呆站立,当即抢过她手中的棒子,将人打飞出去……

    “夫人……”陆灼华见此就要冲过去,却被冬雪死死的拖住:“姑娘!”

    春雨以为这边出了事儿,才转过头,手臂便挨了一刀,见陆灼华完好无损,重新同人打斗起来。

    再看地上的王夫人,眼神已经涣散,与她对视双眸骤然亮起,似乎有话要说,下一刻,冰凉的长剑一剑刺入小腹,她用尽所有的力气往某个角落看去,双眸含泪,凄苦悲痛,最终死不瞑目。

    陆灼华猛地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却再也不敢往里冲,只是发疯一样冲到角落,冬雪阻拦不及,顿时大怒,眼见她扯起王沁的手臂一边扯着她向远处狂奔,终是没说什么。

    见她们跑远,众人不由松了口气,有人靠近春雨,将与她打斗之人缠住,低声道:“快去保护她们!”

    春雨久经沙场,不敢恋战,即刻转身去追陆灼华等人。

    即便是高手,面对着功力并不比自己差太多的人海战术,依旧有些疲劳,尤其这会儿酒糟鼻子见陆灼华竟然跑了,再面对拦着自己的人,战力倍增,同时更是将怒气发到手下身上,一番威逼怒骂,更是叫人不敢懈怠,如此张平安排过来保护陆灼华之人,已经死伤了大半,不过即便如此,众人也依旧没有退却,死战到底,一丝一毫的时间都不肯多给。

    只是,如此也没能抵挡多久的时间,酒糟鼻子很快便安排几人留下,带着其余十几个人再次追上去。

    陆灼华等人到底是女流之辈,体力上着实有些无能为力,亏得是生死一线,求生欲爆发,还能支撑了一段时间,但是眼睁睁的看着娘亲在自己面前殒命的王沁,这会儿则是如同行尸走肉,跑着跑着骤然摔倒在地。

    “起来!”这会儿天色正黑,勉强还能给众人一些保护,不过虽然看不见那些人,耳边却好似还回荡着方才的凄厉惨叫,仿佛那些人就在身前,而事实上即便他们离得不近,却也绝对不会太远,多浪费一点的时间众人就多一分的危险。

    “姑娘!我们不能在管她了!”冬雪眼见王沁失魂落魄的模样,知道她这会儿就算起来,凭她现在的状态也只会拖累众人,不由急急的说道。

    想到方才刀光剑影血肉横飞的画面,陆灼华几欲作呕,不论是敌是友,终究是因为她才会导致出现那样凶残的画面,倘若自己在不能逃脱,要如何对得起众人的殒命?陆灼华咬牙将王沁扯起来,眼见她双眸呆滞,不由大怒,冲着她的脸一巴掌挥过去:“王沁,你给我醒醒!”

    许是那一巴掌太过刚猛,竟果真让王沁回过神来,她定定的看着陆灼华,猛地眼中露出痛苦之色,“娘……”

    “你娘已经死了!你要是不想也死在这儿就给我打起精神气赶紧跑!”陆灼华见她如此心中悲痛,却知眼前不是安慰的时候,凶神恶煞道。

    “你……”王沁何时见过这样的陆灼华,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想到方才,双眸除却悲痛,竟又多了一丝痛恨恼火。

    陆灼华心下大震,知道王沁必然是将这仇恨牵连到了自己的身上,不过眼下逃命要紧,哪里有时间同她解释开导,她咬紧牙关,说出来的话一句更比一句狠,“要不你就也死在这里,让你娘连死都不能瞑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