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神医 第1521章不怕被讹
    发现张凡在打量着她,凌花脸色红润如花,冲他嗔了一眼,(娇jiao)(娇jiao)的(身shen)子一扭,探在阳台外,向下张望。

    她这样一弯(身shen)子,惊鸿一瞥,张凡顿时愣住了,只见(胸xiong)口一片白色露出来,因为穿得很少,所以看得很清。

    可以说是……从轮廓上进行对比,她的没有苗英的大,但她的看起来更显(挺ting)拔而不低垂。

    上次在海边槐树林给她治病,已经端详良久,隔了这些(日ri)子,重新一瞥,反而比初见更惊心。

    张凡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转过眼神不去看她。

    心里感觉,这样下去,两人之间终归会发生一些事(情qing)。

    但现在好像没有水到渠成。

    硬上的话,她也会半推就就地接受他,但事后呢,被她抓住了话柄,肯定把他打成“千古罪人”。

    两人都静下来。

    张凡感觉到,她心里也在琢磨这件事。

    算了,还是谈点别的,把气氛弄得别这么尴尬吧。

    张凡仍然把话题转到房子上:“凌花姐,你喜欢这房子,我真的送你一(套tao)。”

    说罢,忽然(情qing)不自(禁jin)地伸手撩了一下凌花的长发丝。

    她的发丝细细的,很滑,不知她使用什么牌子的洗水发,发丝上有股淡淡的香味,细细闻起来,又好像是香魂,直透入肺腑里,令人(身shen)上发(热re),有“不再老实”的冲动。

    凌花被她一揪发梢,好像牵扯到了神经,(身shen)子一颤,下意识地向门外看了看。

    在这没有开盘的空楼房里,是遇到不人的,如果两人就此在地板上做点事(情qing),也是无伤大雅的。不过……凌花有种想哭的感觉:太不巧了,今天,大姨妈串门。

    你早不来晚不来,张凡来了你就来,这不是跟我过不去吗?

    唉,又是错过了这次机会。

    一想到大姨妈,(身shen)上立即感到不对劲,内心一惊,急忙暗叫一声“不好”!

    根据以往的经验,有了这种感觉,必须马上去换“装备”,否则的话就会在人前现丑。

    凌花斜了张凡一眼,不好意思地道:“我,我去趟洗手间。”

    “去吧。不过,这层楼好像没装好洗手间,你去下一层吧。”

    “我去下一层,你等我呀。”凌花说着,双手捂着小腹,急急地走了。

    凌花走后,张凡站在阳台向远处看。

    海风清徐,远处的潮声隐隐传来。

    忽然,听到一声低低的声音,像是人的声音。

    他急忙打开聪耳细细倾听,听清了是一个女子的叫声,声音应该来自房外不远处。

    张凡皱了皱眉,急忙走出门,顺着声音寻找而去,走过两三道门,在一个房门前停下来。

    然而,女人的声音停止了,一个男声传出来。

    张凡神色惊疑,悄悄推开门,向房间内看去。

    蓦然,客厅里的一幕呈现在眼前:一个浑(身shen)肌(肉rou)的男子,正在用力往下褪一个女子的裤子。

    张凡吐了吐舌头,以为是(情qing)侣开不起酒店房间跑这里来蹭(床chuang),刚要转(身shen)离开,忽然见那女的状态不对,一脸酒色,很显然处于神经麻醉之中。

    咦?

    女的不(情qing)愿?

    这时,再细看一眼,发现那男的动作非常粗暴,他甚至不是在褪她的裤子,而是在撕!张凡听得见一声“滋拉”声,那是裤子被撕成布片儿的声音吧!

    不正常,难道是非礼?

    想到这,张凡咳了一声,大声道:“里面什么人?怎么回事?”

    随即走上前去。

    男人正在兴头上,突然有人闯进来,他打了一个寒战,回头看着张凡,见张凡体格没有他粗壮,便怒吼起来:“马上滚开,老子办事时不喜欢别人旁观!”

    张凡被骂得生气了,飞起一脚,正踢在男人的(屁pi)股上。

    “呼!”

    男人像棉花包一样,滚了出去。

    张凡低头打量女子,她确实是醉酒了,上衣被脱下来扔在一边,裤子褪到了膝盖上,已经撕成了几块布片,只有小内纳还罩在(身shen)体上,显得刺眼睛。

    “你!”张凡指着男子,气得不知说什么好。

    “草!我杀了你!”男人不顾(屁pi)股疼痛,吃力地跳起来,手持一把尖刀,向张凡头上刺来。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落刀,张凡出脚比他快得多,一脚飞去,直取他裆部。

    清裆的一脚,落到实处之后,男人登时垮掉了,向后退了几步,裆部已经失去知觉。他(情qing)知不是张凡对手,转(身shen)弯腰跑走了。

    张凡懒得去追,因为对男人的处罚已经够了,也许从今天往后,男人对女人只能有心无力了,再也别想祸害女人了。

    他走到女子面前,这女人有不到二十岁,张凡叹了口气,摇摇头,轻轻替她把衣服穿上,但裤子已经破了,即使系上腰带,也还是遮东露西,好在还有一条粉红色的小内纳守住了最后的秘密。

    “不行了,我不能再喝了……”女子醉梦不醒,含糊不清地说着,她以为自己仍然在酒桌上呢,殊不知已经被那个贼子乘醉弄到了这幢空楼房里,差点被他偷袭成功。

    张凡无语地摇了摇头,这时,听见凌花在走廊里喊张凡。

    “我在这呢,你过来!”张凡大声回应。

    凌花闻声赶过来。

    “凌花,你看……”张凡指着女子苦笑地道,她醉成这样,总不能把他丢在这里不管吧?

    凌花看了看,同(情qing)地道:“也不知把她往哪送,这里离我家饭店不远,先送过去让她睡一觉,醒来再说吧。”

    张凡赞同道:“凌花姐(爱ai)心满满,行,只要你不怕被讹就行。”

    “不怕。讹人的都是岁数大的。”

    于是,张凡抱起女子,和凌花走下楼来,在路边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凌花的饭店。

    刚刚把女子安顿在凌花的(床chuang)上躺下,前台传来凌花妈妈的叫声,叫凌花赶紧过来招待客人,因为中午客人多招待不过来了。

    凌花抱歉地道:“小凡,你先在这守着她,我忙完就回来。”

    说完,便冲张凡一笑,跑了出去。

    门关上之后,屋子里只剩下张凡和女子两人。

    突然和陌生的女子独处一室,而且对方裤子还是撕开了几个大口子,腿和腰都呈现出来不少雪白,这让张凡有些不自在,看着熟睡的她,心里在想:我没有多管闲事吧?她醒来会不会反咬一口?

    正在这时,女子突然(身shen)子一弓,吐出一口酒水。

    不但把枕巾弄湿了,也把她自己的文(胸xiong)弄湿了一半。

    张凡叹了一声,只好拿起一条毛巾给她揩。揩完了枕巾,又揩脖子、下巴,最后伸手到她背后把文(胸xiong)扣子解开,把文(胸xiong)罩子里里外外的擦了一遍,比刚才干爽一些了,又重新帮她系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