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神医 第1660章 良心
    比起其它女人来,她的肌肤显得更有特色、更具迷人光彩。

    修长的个子,本身就令人羡慕,而健美和柔顺这二者完美的结合,完全可以自傲地击倒任何男人。

    “我不美吗?”一声娇娇地传来。

    “可……可以吧。”张凡喉结动上下动着。

    “你不喜欢吗?”目光直射过来,**辣地如蒸汽扑向他的面门。

    两人的距离很近,古元真气的气场笼罩着双方。

    张凡的感知能力让他看到了她眼光里的热烈,同时也看到了里面的刁钻和另外一层不明真相的意味。

    眼前,是一个真实的女人。美丽诱人,是男人生理上绝对要追求的目标。

    他明白,她在等待他的侵犯。

    只要他肯出手,她必驯顺雌伏。

    可是,对于一个人性的男人来说,女人是这样得到的吗?

    不好吧,这样不好。

    没有爱,匆匆结合,应该是没有什么好结果。

    真的今天把她要了,图一时之快,以后,你面临的是无尽无边的吵闹,痛苦接踵而来。

    “喜欢,但交佩跟喜欢是两回事!”张凡用尽力气,支撑自己,冷冷说道。

    “可是我喜欢你!”她猛然间声嘶力竭喊道。

    “那是你的自由!”

    张凡看到了她的急迫,情知不能再拖延了,再拖延下去,没有男人会在这种僵持之中胜利!当理智与社会性在不断的辨论之中节节败退,人的生物性一面就会骤然放大。

    从来,社会性在生物性面前,都是不堪一击。

    张凡意识到了危险,假装轻松泯然一笑,毅然转身,向门边走去。

    当他的手拉住门把要拉开的时候,她突然喊了一声:“张凡,你走你会后悔的!看——”

    张凡心底最后的一丝对生命的怜悯,驱使他回头一看。

    他看到的情景,令他感到:今天的麻烦大了!

    她手里握着一把水果刀,约有三寸长,雪亮闪光,刀刃紧紧地抵在脖子上。

    “你,你要干什么?”张凡无法掩饰自己内心的波动,声调变了。

    “只要你走出这道门,我就刺破大血管!”她口气坚定,眼睛血红,面目狰狞。

    张凡明白,此时是越劝她会以为你害怕,就会越来劲。那些站在楼顶宣称要跳楼的人,哪个是听从劝告而放弃自杀的?

    似乎没有。

    围观的劝告,其实是给他(她)的犹豫封死了最后一条放弃的可能!

    别人在意他(她),才是自杀以威胁别人的缘由。

    思索片刻,他决定“冷处理”她:

    “凌花,你要明白,即使你死了,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你是自杀而己,你别想拿这个来要挟我!”

    她嘴角露出一抹极为惨烈的微笑,一字一句地道:“张凡,我死了,你是脱不清干系的!我妈妈可以证明,是你跑来跟我大吵大闹,是你握着我拿刀的手刺破我的血管……你别想洗清白了!”

    够阴险!

    可见其心地之黑。

    好人,至死也不会想出这么阴险的主意的。

    张凡对凌花的鄙夷和厌倦,甚至仇恨,又增添了几分。

    他有点后悔,自己不该过来。

    不过来,什么事也不会有。反正她也找不到他,即使找到,那是她主动上门来的,她出了什么事,他也没有责任,主要是没有惭愧!

    “可惜,你妈妈不在现场。”张凡冷冷地说。其实,他自己心里明白,他的话有多么苍白。

    “不,她在现场!哈哈哈……”凌花发出一阵尖厉的长啸。

    “在现场?”张凡心中一提,难道,她躲在角落里?刚才的一幕她都看见了?这个,张凡事先倒是没有料到。

    不过,他并不十分在意她在场不在场,也不是十分在意她们母女俩会不会把他变成冤案的主角,因为冤案都是发生在弱者身上的。

    “在现场又怎么样?”张凡轻轻道。

    “妈,你出来吧。”

    凌花喊了一声。

    随着凌花的呼唤,洗手间的门开了。

    凌花妈妈从门里走出来。

    张凡注意到,凌花妈妈的脸色并不是十分焦急,起码以张凡的神识瞳观察,一个内心十分焦急的人,头上应该有大脑剧烈活动而形成的灰气。

    她看了女儿一眼,并不太担心女儿真的会自杀,而是冷冷地对张凡说:“张医生,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还不能原谅我女儿一回吗?”

    “原谅她?她没做错什么,为什么需要我原谅?”

    “你是知道的,我女儿对你感情深,她现在是除了你,不要别的男人了。她跟我说过,没有你,她肯定要死。”凌花妈妈抱怨地道。

    张凡双手一摊:“我又不是救苦救难的菩萨,难不成天下的女人寻死寻活,都需要我去救助?我还是要提醒您一句:我没有欠你们家任何哪怕一点债务,金钱上的和感情上的!”

    没想到,此话刚说完,凌花妈妈突然扑腾跪倒。

    跑姿很标准。

    张凡一皱眉。

    他不习惯一个中年妇女跪在自己面前。

    如果是一个少妇这样跪,也许张凡内心还会产生那么一丝丝征服女人的骄傲。而对于这样一位近六十岁的人跪在他面前,他就无感了。

    “别跪!您年纪大,小心膝关节受伤。”张凡轻轻地嘲讽了一句,确也带着几分真实的关心。

    “张医生,我求求你。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下半辈子就没法过了。我和我女儿两条命,都在你手里。你轻轻一抬手,她就过了这道关,张医生,我女儿可是真的爱你呀!”

    “爱我的人多了,难不成我都娶回家做老婆?”

    “张医生,我知道你家业大,家里也有媳妇。可是,你知道,我女儿可是没有要你娶她的想法呀!为什么呢?咱高攀不上啊!我女儿就是想做你的女人,有没有名分不重要,只要你要她!”

    “可是,我不想要她。”

    “张医生,我知道我女儿脾气不好,得罪了你;可是,你大人大量,不要跟她一般见识。我和女儿这么求你,你难道一点也不可怜可怜我们孤女寡母?”

    “我把她要了,就是可怜你们了?”

    “张医生,她现在都这样了,衣服都脱了,要是你抬脚走掉,你想想,做为一个女人,她会不会崩溃自杀?那时,即使不是你亲手杀死她,你良心上会过得去吗?”

    “……良心?”张凡内心一阵隐恻之情。

    若真的凌花自杀,张凡肯定是要难过的。

    他讨厌她,但绝不至于希望她死。

    即使她有好多不足,但生命是宝贵的。

    “张医生,到了这个地步,我求求您……”凌花妈妈在地上爬了几步,爬到张凡脚下,扯住裤腿,抬脸如狗讨食一般,眼里全是恳求和哀怜。

    张凡即使是铁人,也不得不心动。

    心中,不露声色地叹了一口气。

    为权宜之计,要么就先“安慰安慰”凌花?

    她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娇模样就在眼前。

    “你,你把刀放下!”张凡道。

    “不!你不答应我,我就捅进去,马上死在你面前!”

    凌花用狠狠的口气道,柳眉紧皱,嘬着嘴唇,阴冷的目光表明她已经决心赴死!

    手中的水果刀,更深地向脖子摁去,尖利的刀刃,在雪白的颈项上摁出一道深沟,只要她再稍微加一点力,脖子上那条大动脉就会血花飞散!

    “我答应你!你先把刀放下!”

    “不!我不相信,你是在骗我!”

    “怎么才算不骗你?只要你把刀放下,我什么都答应你!”

    “你要了我,马上要了我我才相信!”

    也不知她哪来的勇气,当着妈妈的面,要别的男人要了她,而且“马上”。

    张凡不知怎么回答,愣住了。

    凌花妈妈见状,知道有戏,马上从地上爬起来,跑向门边,临出门之前探回身道:“张医生,你跟我女儿好好谈谈,我去街上买东西。”

    说完,嘣地关上了门。

    凌花一只手握着水果刀,仍然紧紧地摁在脖子上,随时都有可能扎进去。另一只手慢慢地解开衣服,先是外衣,然后是……

    一会儿功夫,站在他面前的她,已经没有什么遮掩了。

    张凡完全被眼前的事情给震慑住了:女人是柔弱的,可是,有时她们是无敌的。

    此时转身离开,说不上眼前的凌花就会颓然死去!

    她用他的良心,战胜了他。

    “过来……”她声音低柔,冲他招了招手。

    张凡不由自主地向她走去。

    视线有些模糊。

    但模糊的是她身边周围的物体,他的目光聚焦的是她本身的形象,肌肤、身形却是越来越清晰,世界便在这聚焦之际缩小了,眼前的世界仿佛只有他和她……

    “抱住我!”她情怯怯、羞态盎然,如早春迎风含苞欲放的一枝水仙花。

    他伸出双臂,轻轻地揽住这一片虚幻的雪白。

    一阵兰香,慢慢沁入肺腑……

    他屏住狂乱的呼吸,拦腰抱起这片雪白,轻轻走向卧室。

    他小心冀冀地把这片雪白放置在雪白的床单上,忽然感觉他把她融进了茫茫雪原之中,一阵巨大的寒意袭来,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思想中升起无名的恐惧。

    “你冷吗?”她的声音幽幽而来,像是来自遥远的异界。

    “冷!”他神志在寒冷中飘散,而她的雪白在寒冷中显得温暖而舒适,他慢慢伏身到她身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m.778.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