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胞三胎总裁爹爹〕〔苏合第一章恶魔监〕〔恶魔监狱苏合〕〔苏合林听雪〕〔绝世全才高手〕〔无双狂婿〕〔苏合林听雪〕〔最牛姑爷萧权秦舒〕〔霸婿凌杰(又名:〕〔一世巅峰〕〔无双赘婿(沈默苏〕〔天将回归〕〔开局成了二世祖〕〔三国之巅峰召唤〕〔重生农门小当家〕〔大佬她带着商业街〕〔神兽修真日常〕〔成亲后王爷暴富了〕〔我在封神坑元始〕〔大周败家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选良配 第一章 好
    ,

    有人说,盛贵妃这辈子算是值了,皇帝为了她不知疯魔过多少次,几十年如一日,眼里心里都只有贵妃一人。

    “曦曦,来,喝药。”

    开元帝赵越从来不称呼贵妃为爱妃,都是叫她的小名,可每回曦曦两字从他嘴里吐出来,盛曦月便想起父亲母亲,他们打小便这样叫她。

    虽过去了几十年,那些幼时的记忆,却从未淡去,清晰得渗人。

    盛曦月别过头无声拒绝,不看端着药碗,在自己面前卑微求她喝药的九五至尊。

    “听话,病好了我给你当马骑,比那匹大逆不道的追风马稳当!可好?”

    他总是这样,为了逗她开心,无所不用其极,什么卑微的事都肯做,全然不顾帝王的体面。

    话说完,他人换了个方向,一勺药举着放到盛曦月唇边,“乖,刚吹过,温度恰好。”

    说起马,盛曦月抬眸看他,那没什么神采的眸子,此刻冷如冰刀,“皇上,诚义侯死了吗?”

    赵越一愣,眼神闪躲了一下,眼底藏着自以为能藏得住的内疚,“我打死了他的追风马,他怒火攻心,病了。”

    盛曦月知道他没有撒谎,几十年过去,他在自己面前从来不会撒谎,也从来没让她失望过,可这次他没有处死诚义侯。

    “呵。”盛曦月冷笑,笑容自嘲苦涩,又有几分决绝。

    “哐啷。”

    扬手,一碗药被打翻在地,泼了满床。

    赵越很无奈的将湿被子撤下,吩咐宫女再熬一碗药过来,“诚义侯是开国老臣,没犯过什么罪过,就因为他的马冲撞了你的銮驾,就处死老臣,不妥,诚义侯世子和夫人带着家里的老老小小在宫门外跪了十天,我看罚些俸禄,贬到蛮荒之地,此事算了,如何?”

    盛曦月不语,别过头,打算就这样冷下去。

    满朝都知道,被贵妃打或是骂,不算得罪她,等她不言语了,便是真的生气了。

    赵越此刻慌了神,赶忙补充,“我贬他们家为庶民,剥夺爵位。”

    盛曦月还是不理,甚至闭上了眼睛。

    “陛……陛下!”

    此时,门外有人来禀报事情,“陛下,诚义侯吊死在自家家祠了。”

    “这……”

    赵越夹在老臣和爱人之间,左右为难,现下听闻老臣死了,他更是内疚,终究是没能救回,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哈哈哈。”气若悬丝的人,突然大笑。

    盛曦月回头,笑着看一脸内疚的皇帝,“还要多谢皇上,臣妾的仇人,终于全部死了!哈哈哈,三十年,三十年才报仇雪恨,太久!我等这一日,等了太久!”

    可赵越愣住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贵妃,吓得从床沿上起身后退几步,“你跟诚义侯也有仇?”

    一个也字,说得奇怪。

    盛曦月靠在引枕上,饶有趣味的盯着宠爱了自己一辈子的男人,他长得温润如玉,高大伟岸,是所有贵女争破头都要抢的男人,可惜,这些人都败给了她。

    “沈清台皇上认识吗?”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名字却是如雷贯耳,赵越神情惶恐极了,“你无缘无故提此人作甚?”

    “他是我爹!三十年前曾跟随先帝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若不是你太过于弱智,先帝怕你压不住我爹等一干开国功臣,我爹又怎会死?你!还有你父亲,都是千古的罪人!”

    赵越是大魏第二任皇帝,父亲是战无不胜,知人善任的开国君王,可他与父亲完全不同,心软,仁慈,威望不足。

    为了能让子孙后代坐稳朝纲,先帝大开杀戒,开国功臣凋零过半。

    “不!别说了,我不许你说出来!”赵越不肯相信,他频频摇头,“你是盛家的女儿,不是沈清台的女儿!曦曦,别闹,你要什么我都答应,别使性子!”

    他的手在颤抖,曾经温柔贤淑的人,此刻双眸子冷得吓人,陌生而带着恨意。

    “当年沈惨遭灭门,连三个月的婴孩都没能幸免,我从水井里出来后,看着满地尸骸,我便发誓,一定要让你父亲,断子绝孙!哈哈哈,我做到了!皇上以为,我嫉妒,我容不下那些妃子,是因为我爱你?”

    “不!你别说了!求你别说了。”赵越抱着头,死死捂住耳朵,连连后退,甚至要夺门而出。

    “皇上,你坏了身子,不能生,是我干的,跟淑妃没有关系,只不过是她倾慕你,又想当皇后,她爹便以太子师的身份与人勾结,害死了先太子,先太子死后,剩下你们这群无能之辈!先帝才会大开杀戒,她们全家罪有应得!”

    “郕王也没有谋反,一切都是我设计的,我说过,要先帝断子绝孙!就一定会做到!”

    就算捂住耳朵,声音也依旧不听话的钻进耳朵,刺激着他的心脏,照顾了盛曦月十天的他本就憔悴,此刻更是脸色迅速灰白,颤颤欲倒。

    “还有吴王,秦王,和长公主,你不知,长公主被外室欺负得有多惨,心灰意冷而死,皇上可能还不知道,她出嫁后,还没怀上,身子就坏了,皇族陪嫁去的嫁妆,都便宜了外室的孩子,哈哈哈。”

    “每次看到皇上为了讨我欢心,而做出蠢事,我便觉得好笑,堂堂九五至尊,不过如此。”这话嘲讽极了,像一把刀,狠狠扎进赵越心里。

    他难以接受,身体颤抖的跌坐在地,神情狼狈的看过来,“这些年,我如此宠爱你,对你婉若珍宝,你的心难道从未被焐热?都在骗我?”

    “不然呢?我会爱灭族仇人的儿子?真是可笑!”

    “我……”

    冷漠到极点的眸子,没有丝毫情义,前不久还在的缱绻情义,转眼成空,他心头是又悲又怒,“你再说一遍!”

    “说一百遍都如此,我只是没想到你那么好骗,不过说来也对,你爹干了有伤天和的事,你这个当儿子的傻些,也说得过去。”

    “啊!”他见她轻蔑嘲讽的神情,毫不在意,还沾沾自喜的语气,奔溃极了,猛的站起来,冲过去,瞬间掐住她脖子,“你把那些话收回去!就说是跟朕闹着玩的!不然……不然我……”

    几次,喉咙里的话都说不出口。

    “皇上,你以为你有机会找我报仇?”面色灰白的盛曦月展颜一笑,而后双眼疾速暗淡,鲜血不停的从她嘴里冒出来,“报了仇,我就要去找我爹娘了,只有他们叫我曦曦,我才会觉得开心,那两个字从你嘴里吐出来,我觉得恶心!”

    “血……!”赵越瞬间放手,盛曦月软倒在他怀里,鲜血染红了他的明黄龙袍,“太医,快宣太医!”

    “你不许死!朕不许你死!你报了仇,痛快了,可朕呢?朕这一生算什么?你的棋子?你的仇人?真的……心里丝毫没有朕?”

    盛曦月含血笑着,双目圆睁,死死盯着抱着自己的男人。

    仇都报了,总算可以放下一切心无旁骛的做回自己,就让作为沈曦月的她,多看一眼这个把自己当珍宝的男人。

    陛下,如果你没那么好,该多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