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十年如一梦〕〔咸鱼皇妃升职记〕〔最佳女婿〕〔超级女婿〕〔第一战神〕〔江湖枭雄〕〔茅屋之中有洞天〕〔我要做一条咸鱼〕〔敖雨辛〕〔我的天骄姐姐太凶〕〔从灵气复苏到末法〕〔追妻你就拿命来〕〔侯门庶子〕〔快穿之师姐重生后〕〔朕真没想败国啊〕〔置局时刻〕〔江辰唐楚楚〕〔南宫柔楚玄辰〕〔花都兵王〕〔上门神医江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选良配 第八章 她就不怕朕?
    能杀人的眼神瞬间敛去,脸上也多了几分温柔笑意,可寻目望去,出来的却是周妈妈。

    周妈妈头回做会触怒家主的事,心里直打鼓,不过想到曦月的话,如果成功了,以后侯府里就不会有任何姨娘,她便挺直了腰板。

    谁要跟她家姑娘抢男人,她就不会让谁好过!

    凌厉的目光狠狠刮了眼两名小妾,吓了小妾一哆嗦。

    “哟,是侯爷回来了呀,实在是抱歉,夫人说了,今天不给侯爷备饭。”周妈妈说着,还伸脖子向沈清台身后张望。

    沈清台听她说得话没道理,做派也古怪,便转头看向来路,在远处还有人躲在巷子里看热闹,只是不敢靠近。

    这不奇怪。

    他回头,面带疑惑问:“周妈妈,你这话是何意?”

    周妈妈福身施了一礼,回道:“侯爷,夫人说了,当年您救她,她以身相许报答您,给您生了长公子和大姑娘,一双儿女健健康康,算是还您的救命之恩,至于她这些年的吃穿用度,也都是凭自己双手挣来的,不欠您什么。”

    沈清台听得一头雾水,“这又是何意?”

    “如今您功成名就了,就要纳美妾,将糟糠之妻置于何地?夫人说了,您纳妾可以,随便您纳,莫说是两个了,就是十个八个几百个都可以,请出去纳,您和您的妾室都不准踏进侯府一步!”

    “啊?”

    沈清台和两名美人都懵了,这是什么道理?

    “妾室非我本意,夫人不让我回家,有些过分了。”沈清台反应了许久,终于反应过来,这是要把他赶出家门。

    方才,他在路上还犯愁,不知该如何面对夫人,再加上齐国公那话分明是要拉他入伙站队。

    真真是内忧外患!

    这危难时刻,夫人不但不理解他,还闹脾气?

    周妈妈一听‘过分’两字,心头的气就蹿了上来,侯爷果然和那些劣根男人一样!有权有势了就要搞女人!亏得她刚才还觉得夫人应该学会大度!

    “夫人说了,您的嫡长子是长公子,就算休了她,您的嫡长子也依然是长公子,世子之位理应是长公子的,这侯府以后也是他的,她住在自己儿子家,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能赶她出门,所以……”

    周妈妈回头,门内走出几名侍卫,他们一脸的为难,但还是将沈清台的东西搬了出来,“侯爷,您的东西轻点一下,别以后缺什么短什么,又说是夫人克扣您的,还有,这是以后您的俸禄分配。”

    她说罢从袖口取出一张纸,走到沈清台身边,递给他,“侯爷,您的嫡长子和嫡长女都在府里,您的俸禄要拿出三分之二给夫人,剩下的三分之一是您和妾室和未来庶出子女的,还有,您未来庶出的子女也不必叫夫人为母亲,夫人只承认自己生的一双儿女。”

    沈清台被说得一愣一愣的,纸上的字迹娟秀好看,是谭氏亲笔没错,因着这手好看的字,他在兄弟们中还颇有面子。

    “这……怎么能把我赶出家门?”沈清台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昨天夫人还因为妾室的事哭红了眼睛,她分明是在意自己的,怎么转天就要跟他分开?

    “周妈妈,我回来了。”

    翠环小跑的从巷子过来,身后还跟着好些侍卫,这些侍卫都是沈家军的亲兵,跟谭氏非常熟悉,也听她的话,敬重她如同敬重沈清台。

    “周妈妈,都买来了,几十桶,还有的在城外作坊,也都买了,可能要送几天才能送完。”

    沈清台瞪了眼自己信任的亲兵,那些士兵还不知发生了什么,都相互看看,然后摇摇头,侯爷怎么生气了?

    “怎么一股醋味?”沈清台吸了吸鼻子,正好一股清风袭来,带着股浓烈醋味。

    侍卫听了自告奋勇答道:“回侯爷,夫人让属下去买醋,也不知要做什么,把全城的醋都买来了。”

    沈清台:“……”

    周妈妈听罢冷哼一声,瞪眼对侍卫道:“叫你多话,还不快抬进去?!”

    “哎。”侍卫不知自家侯爷被赶出家门了,很卖力气的将几十桶醋抬进了侯府。

    “嘭!”

    所有醋搬进去后,周妈妈亲自关门,还上了栓,“谁要是敢放侯爷和那两狐媚子进来,休怪夫人不客气!大家要知道,大公子才是以后这个家的主人!而大公子的亲娘是夫人!”

    守门的侍卫方才可是听得清楚,好家伙,夫人把侯爷赶出家门了!

    最最最重要的是,夫人说把侯爷赶出家门,侯爷还不敢发火,弱弱说了句过分,就惹夫人身边的妈妈气得发抖……

    这门到底是给侯爷开,还是不开?

    好难啊,做人家的守门侍卫!

    他们可不可申请调去给大公子当侍卫?或者去当个花匠也好……

    曦月坐在院子里,鼻子闻着无时无刻不存在的醋味,直打喷嚏。

    谭氏下令后,就躲在房里抹眼泪,她时儿想起自己与沈清台初见面时的春心萌动,时儿想起那些年打仗的艰苦,会担心他有不测而连续数月睡不踏实,常年顶着大黑眼圈。

    最艰难的时候,部队没有饭吃,她们妇人就两日只吃半个地瓜,把所有粮食省下来留给部队的将士们。

    再看看自己一双手,粗糙得不成样子,都是做鞋袜,种地,纤纤玉手愣是磨成功了烧火棍。

    这些,她都不觉得辛苦,为了他,为了孩子,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他功成名就了,有权有势了,好日子要开始了,却要拥年轻过美貌的娇妾入怀。

    这委屈她受不了。

    就算是皇帝赏赐,她也受不了。

    “妹妹,真把爹赶出门?”坐在曦月的旁边的沈溪南低声问,他被妹妹怂恿母亲做下的一些列事吓傻了,刚才还暗暗发誓,以后一定不纳妾,女人太可怕!

    曦月摇摇头,神秘一笑,“你猜?”

    沈溪南瞪眼,拉着曦月的衣袖就软磨硬泡,“妹妹,好妹妹,你就说嘛,真的要将爹赶出家门?你就不怕皇上怪罪?”

    说起皇帝,此时的皇帝已以最快的速度得知了沈夫人谭氏的这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骚操作,他蹙眉问身边的忠武侯,“她就不怕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