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十年如一梦〕〔咸鱼皇妃升职记〕〔最佳女婿〕〔超级女婿〕〔第一战神〕〔江湖枭雄〕〔茅屋之中有洞天〕〔我要做一条咸鱼〕〔敖雨辛〕〔我的天骄姐姐太凶〕〔从灵气复苏到末法〕〔追妻你就拿命来〕〔侯门庶子〕〔快穿之师姐重生后〕〔朕真没想败国啊〕〔置局时刻〕〔江辰唐楚楚〕〔南宫柔楚玄辰〕〔花都兵王〕〔上门神医江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选良配 第九章 她们敢!
    忠武侯何许人呀,胆大心细会照顾人,最重要的是嘴巴管得好,什么话听进他耳朵里,就是烂在肚子里的命。

    皇帝的这个问题也很微妙了。

    不过他也没犹豫,便开口了,“皇上,属下不知,不过娘娘跟沈夫人熟悉,您要不问问皇后娘娘?”

    皇帝回头瞅了他一眼,笑道:“你也学精了,跟他们一样!让我问皇后?皇后跟老沈家那位好的跟姐妹似的,当年我看谭氏长得好看,又识文断字,想把她许配给乔慎,谭氏不愿,皇后就跟我闹,还把我脸抓花过。”

    那也是十年前的事了,忠武侯当时也才是半大的小伙子,哪里知道那其中的弯弯绕绕,听得一愣一愣的,皇后娘娘还抓花过皇上的脸?

    皇帝见他傻子一个,呆头呆脑的,便冷哼一声吩咐:“去,把乔慎给我叫来。”

    乔慎,诚义伯,皇帝的智囊。

    诚义伯出身可要比许多高官公爵高多了,人家的族谱可以追溯到几百年前,而且家族在数个朝代都出过大官,有的先辈还有正史个人列传,在学子中属于泰山北斗的地位。

    就为了这层关系,皇帝把在京城享誉书香圣地的书庐赏赐给他改做了宅院,而乔府离信勇侯府不远,他进宫时便见沈清台在家门口左右为难,偏偏两名美妾还跪在地上哭哭啼啼。

    沈清台也瞧见他了,一个健步冲过来,抓住衣袖就求:“子承兄!你可得给弟弟想法法子,我家夫人不同意纳妾,已经把我和妾室赶出家门。”

    乔慎是读书人,早年间就有了自己的字,大部分人都喜欢叫他的字,而沈清台这种诗不成文不就的则没有。

    “沈兄弟,你稍安勿躁,皇上宣我进宫,应该是问你夫人的事,你被赶出家门事小,皇上怪罪则事大。”

    这么一说,起初只觉得颜面尽失的沈清台当即便如醍醐灌顶,吓得面色灰白,握着乔慎的手都颤抖了,“乔兄,你可要为我家夫人说说好话,她只是不想我纳妾,对皇上可是忠心耿耿。”

    乔慎点头,挣脱了沈清台的手大步而去。

    此时的大部分开国功臣都还未老,走得快,没多久鸿照皇帝就见着人了。

    “微臣参见皇上,愿吾皇万岁。”乔慎的规矩总要比其他开国功臣多些,与皇帝的关系似乎也要远些,说不清是他故意疏远,还是皇帝在忌惮什么。

    原本装作在批阅奏折的鸿照皇帝闻言抬起头,放下笔站起来,抬手道:“来了正好,朕这有件烦心事找你。”

    乔慎起身,垂手立于下方,恭敬道:“不知何事惹皇上烦忧?”

    鸿照皇帝闻言挑眉看了他一眼,心想着,明知故问!

    不过,他也满意这一点,说明此人虽聪明,却不敢事事表现,说明他这个皇帝还是很有威信的。

    “还不是那沈清台的夫人,竟然把朕赏赐给沈清台的妾室赶出府们!简直岂有此理!”他的样子很凶,眸中带有寒光。

    乔慎听罢眉头一皱,“原来是此事,臣路过沈府的时候倒是听信勇侯提起过,他还让臣在皇上面前替他夫人说好话。”

    “哼,这个沈清台,不识好歹!”鸿照皇帝怒的‘啪’的一声拍了下桌子。

    乔慎随王伴架二十余年,倒也不怕,等声音消去后才慢慢道:“皇上,您这是要为妾室撑腰?若如此……”

    鸿照皇帝听着眉头深深皱起,打断了乔慎的话,“什么是为妾室撑腰?”

    “您给每一位功臣都赏赐了美人,原配自然是不愿意的。”

    “她们敢!”鸿照皇帝拔高了音调。

    “是。”乔慎点头,“她们是不敢像沈夫人那样明目张胆,但微臣就来来路上还遇见郑国公,他脸上被挠花了,想必除了他夫人,无人敢这样挠。”

    “也怪不得郑国公惧内,当年郑国公差点饿死,还是他夫人救了他,给他一口饭吃,又请求自己父亲用人情,请我教他认字,他这才有机会在皇上身边效力。”

    说起当年,谁还没有个凄惨过往?

    鸿照皇帝想起自己爹娘饿死,几个兄弟只存活了两个,为了活下去,不得不揭竿而起,就有点人后,也还是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若不是遇到了皇后,他怕是也死了。

    想想,这些年,皇后操持后勤,让他无后顾之忧,而他妃子已有好几个,不日还要大选嫔妃,实在是不该。

    乔慎见他眼中闪过柔和,称热打铁又道:“至于沈夫人,臣听说她叫人把全城的醋都买完了,在她眼里,正因为皇上您是明德之君,她才敢如此。”

    “这又是何意?”鸿照皇帝听着听着,锅还回到自己身上了,便深深不解。

    “皇上平日里看的都是些正史,贤书,不像臣,臣就喜欢看游记杂学,有本杂说记载,吃醋一词源自远唐时期。”

    “朕就喜欢听你讲故事,来,说来听听。”鸿照皇帝来了兴致,吩咐忠武侯搬来凳子,他与乔慎相对而坐。

    以前他刚起兵的时候,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后来杨皇后教他,教着教着,没墨水教了,而部队也越拉越大,便由齐国公和乔慎日日教他读书,到如今,文章熟识,诗也能作。

    两人作为师生的时候,就是这样相对而坐。

    “相传,在远唐时期有位明君,他打下天下后,也给功臣们赏赐美人做妾室,很多夫人都默默接受了,只有他丞相的妻子乔氏敢站出来反对,死活不同意妾室进门,那位君王勃然大怒,于是便把乔氏叫到自己跟前,并吩咐宫人准备了杯毒酒,对乔氏说,你要么同意妾室进门,要么死,您猜怎么?”

    “她同意了?”鸿照皇帝问。

    乔慎摇摇头,“没有,她端起毒酒,一饮而尽。”

    “这不可。”鸿照皇帝立刻起身摆手,“老沈家那位以前跟着皇后,没少出力,就算她不是沈清台的夫人,也当得起诰命之尊,怎么能毒死?朕看那位也不是什么明君。”

    “哈哈哈。”乔慎笑起来,神情无比欣慰。

    “你笑甚?”鸿照皇帝没好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