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成了龙妈〕〔快穿之说好的只是〕〔星际大佬的小福宝〕〔开局奖励一亿条命〕〔漫威之超新星〕〔游戏提取APP〕〔此人杀心太重〕〔都市之至尊龙帝〕〔药植空间有点田〕〔神级文明〕〔大唐第一长子〕〔宋时风流(宋煦)〕〔我与嫦娥同居的日〕〔斗罗之无尽融合〕〔全能千金燃翻天〕〔洪荒之鲲鹏绝不让〕〔龙鳞堂〕〔超神学院之异能者〕〔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暴君的闺女四岁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选良配 第十二章 从小抓起
    说书先生在台上口若悬河,台下的人也听得津津有味,包括去买肉包子回来的沈溪南,只有曦月心不在焉,台上说的故事她以前听过很多遍,台词都快能背下来了。

    深宫寂寥,赵越忙的时候就会请戏班子和说书先生去逗她开心,可如今他却要将一个满身污名,谎话连篇的人塞给她做启蒙老师。

    “妹妹,想什么呢?是不是困了?”

    听完一回的沈溪南低头见妹妹心事重重的样子,没深想,只觉得她年纪小,听不懂说书先生那些深奥的故事,“要不我们回家?”

    “好。”曦月点头。

    不管怎么样,日子还得过,不光得过,还得过得顺顺利利,就算是赵越也不能阻止。

    回府的路上,她努力敛去凝重的神情,告诉自己对于赵越,不过是利用,没必要在意。

    而且,就算不完全是利用,前世她那样做,他与她之间便注定是不共戴天。

    不知不觉,已到府门口,翠环已焦急等在府门口了,见着人立刻上前行礼,“公子,姑娘,夫人和侯爷都快等急了,姑娘您快些,夫人说第一天与先生一同用饭,不可让人久等。”

    “不去。”曦月摇摇头。

    翠环一愣,抬头看向沈溪南求助,“公子,您劝劝姑娘,卢先生已经在等着了。”

    沈曦月没多想,只觉得妹妹和自己一样不爱被管束,便低头耐心劝道:“妹妹,没事,只是吃顿饭,而且我看那卢先生人挺好。”

    “不去就是不去,我可是听说了,那卢先生根本不是卢家的人,她是卢家的妾室,顶替了卢家姑娘的身份到处招摇撞骗!我不去!”曦月越说越难过,也越说越气。

    赵越为了毁她,还真是会想办法,从小抓起。

    当即沈曦月便傻了,“你听谁说的?”

    “刚才,你去买肉包子,然后有人跟我说的,说那卢氏之前还生过孩子,不行你让太医来查,她是个骗子,我才不要她做我老师。”

    曦月一口咬定,不像是假的,而且一个六岁的孩子能说出生过孩子这样的话,确实不同寻常,沈溪南也不敢否定,忙示意翠环,“去请我娘。”

    翠环去到正院,偷偷将曦月的反常和原话一说,谭氏吓得脸色惨白,如果真是这样,女儿岂不是毁了?

    女孩们的师承虽然没有男人们的重要,但也顶顶重要,若由一个妾室加骗子启蒙,那这辈子就别想抬得起头来做人了。

    但卢氏是皇后推荐的,难道皇后会看错人?

    谭氏还是不敢相信,便寻了个理由,亲自来问曦月。

    在茶馆没人告诉曦月,但卢氏隐瞒事实,冒用身份是真,曦月说得无比笃定,“娘,那人就是这么跟我说的,您要是不信您可以让宫里的太医来看看,她就是个生过孩子,而且也不是卢家的人,只是卢家的妾室。”

    “你跟娘说,是谁跟你说的?”谭氏听女儿说得认真笃定,一颗心早已吓得颤抖不已,但人又是皇后推荐的,她还是要查清楚才能下定论,不然会得罪皇后。

    曦月摇摇头,“女儿不认识。”

    谭氏无奈,只得让周妈妈去叫沈清台,沈清台来后她将曦月的话整理好,说给他听,“老沈,这事怎么办?若冤枉卢氏,难免娘娘会多想,但若就此信她,将来若爆出,女儿的一辈子岂不是要搭上?将来不管她做得多好,别人都能用妾室学生的身份攻击她。”

    沈清台出身贫寒,但也不是傻子,尤其是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女儿确实不能有这么一位老师。

    “请太医来验,若真是这样,她必然无话可说。”沈清台思考后道,“现在就办,不能让她身世不清不楚的住进咱们家,会毁了曦曦一生。”

    “好,周妈妈,你去找梁棋授,让他马上请太医过来,再请个有经验的嬷嬷来看看。”谭氏语气都有些发抖,她从女儿出身那一日便为她规划好了,这一生必定都要顺风顺水,任何人都不能妨碍。

    她又怎么会让一个满口谎言的人做自己女儿老师?

    曦月松了口气,幸好父亲母亲没有盲目相信皇后,卢氏道行很深,前世除了骗过了杨皇后,还骗过许多老太君和世家贵妇,并且很受尊敬。

    而此时的卢氏,正等在花厅,喝着侯府里最好的茶,旁侧还有谭氏安排的丫头伺候,可以说是得到了上宾的待遇。

    她也很享受,并且相信自己还可以闯荡出更大的名气。

    抿了口新茶,她极为优雅的放下茶杯,谭氏和沈清台便带着太医过来了,她起身面含得体笑容,不卑不亢的施了一礼,“侯爷,夫人。”

    “今日太医上门请平安脉,我寻思着先生以后也要在府上长住,便自作主张让太医过来也给先生把把脉,先生不介意吧。”

    卢氏没多想,屈膝谢了谢便坐下任凭太医把脉。

    太医是以前的军医,与沈清台关系不错,事先也得了话,主要验验此人是不是真如她所说的一样,一生未嫁。

    这边有太医把脉,远处周妈妈带着有经验的嬷嬷绕倒花厅后,从窗口往里看,仔细观察卢氏。

    曦月也很紧张,现在卢氏没露出什么马脚,能揭穿她身份的卢家人也远在天边,还有几年才能回到京城,只能从一生未嫁这方面去揭穿她的谎言,若太医看不出来,那就只能用狠招了。

    太医把脉比平时慢了些,但也总有把完的时候,没多会太医便从花厅离开了。

    沈清台借故送太医,追着离开花厅,到了院子里,太医才一脸苦恼的低声道:“侯爷,许是我医术不佳,实在是把不出来,跟寻常人没什么区别。”

    “无妨,辛苦张兄了,此事还请保密。”沈清台怅然施礼,神情没有任何放松。

    “不客气,告辞。”张太医叹口气,提着药箱离开。

    谭氏随便捏了个理由也离开花厅,不多会,周妈妈带着从外头请来的嬷嬷过来,“夫人,吴嬷嬷是前朝宫里负责把控选妃的老宫女,在宫里干了几十年,一眼看出那卢氏生过!虽然她体态优雅,容貌美丽,但吴嬷嬷说生过,绝对瞒不过她的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