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楠〕〔战龙归来〕〔我生为王林北〕〔铁血兵王林北〕〔我生为王〕〔战龙归来林北〕〔渣总追妻火葬场〕〔拐个师父回现代〕〔耀世兵王林北〕〔斗罗之最强场控〕〔超二的我加入了聊〕〔镇国龙婿〕〔血蓑衣〕〔召唤星海〕〔我生为王林北〕〔都市巅峰战神〕〔腾飞我的航空时代〕〔圣血帝尊〕〔铁血兵王林北〕〔我姐姐实在太宠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恋爱从互穿开始 059:下跪
    . ,最快更新恋爱从互穿开始最新章节!

    蒲新蕊看了看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对简然趾高气昂地说道:“薛以脉,你不会是要赖账吧?”

    “……”

    简然看着神气十足的蒲新蕊,听着台下不断回响的起哄声,此时此刻,她忽然有些感同身受…

    薛以脉,这样的情景,你是不是也经历过呢?

    面对亲人的咄咄逼人,同学的无尽嘲笑,你是不是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将自己包裹起来的呢?

    你是不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绝望…

    此时,她终于明白,站在人群中,不能呼吸是何种感受了…

    陌生的面孔,带着冷嘲的姿态,他们个个事不关己,不会顾虑当事人的心情,他们只会以痛快为主,无形之中将一个人抛向深渊,不管不顾,直至完全杀死…

    而这种情况,始作俑者偏偏又是家人…

    呵呵…

    难怪…

    难怪…

    “哈哈哈…”简然突然仰天大笑,眼底悄然划过一滴眼泪。

    蒲新蕊十分莫名其妙,“你笑什么?”

    “我笑你们的无知,笑你们的愚蠢,笑你们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笑你们明明是杀人凶手,却还在为自己义正言辞的树立佛碑,我笑你们可怜至极!”简然紧紧盯着蒲新蕊,满是寒意。

    “你…”蒲新蕊被她的气魄给震慑到,她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几步,随即想到自己完全是占理的一方,便仰起脖子,再一次逼迫道:“听不懂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不要转移话题,下跪,赶紧跪!”

    “蒲新蕊,你太小看简然,也太小看薛以脉了!你不是要我下跪吗?好,我跪!”简然说完,挺直了身子,直直的冲着蒲新蕊跪了下去。

    只听见‘咚’的一声,全场立刻寂静了。

    “你…”蒲新蕊顿时惊在原地。

    “……”起哄声戛然而止,他们个个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包括车内的薛以峯。

    “怎…怎么可能…”

    本是一场娱乐项目,却没想到这个男人果然当着大家伙的面儿,对一个女孩子下跪!这本是一个将男人的尊严完全泯灭的游戏,可却意外地,全场竟无一人再敢嘲笑这个男人。

    他们看到了偏爱,更看到了铁铮铮的骨气。

    全场的学生们顿时对这个下跪的男人,肃然起敬。

    人群中,不知哪个方向传来的三两声鼓掌声,顿时,四周立刻迎合着想起零零散散的声音,没一会儿的功夫,整处草坪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镇彻整个学校。

    他们佩服这个下跪的男人,五体投地!

    蒲新蕊不敢相信,她不敢相信薛以脉竟然会漠视周围人的存在,能够完全放下尊严,当着所有人的面,来朝她下跪!

    除了震撼,便是深深的嫉妒。

    她恼怒道:“就是为了简然,你竟然不顾一切,朝我下跪?!”

    简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这难道不是你要的吗?”

    “我…”蒲新蕊顿时语塞。

    目的达到了,可她却没有想象中的开心,相反,她的胸口更加堵塞,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报复的快感,似乎不存在…

    简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盯着发愣的蒲新蕊,道:“你不会懂,你永远不会懂。”

    自私的人,往往只看得到自己,看似风光的蒲新蕊,却在无形之中丢了不止一件东西。

    真是可怜,可悲!

    简然见蒲新蕊没有再多加纠缠,转身便朝着刚刚薛以脉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独留场地内热烈的掌声,久久回响。

    车内的司机见状,露出理所当然的笑容。

    而薛以峯气急,他狠狠地将拳头砸向车玻璃,“玛德!为了一个女人,这个小子竟然把薛家的尊严完全摒弃,无能!”

    妈妈说得对,薛以脉就是一个废物,一个挑不了大梁的废物!

    与此同时,百合失落地挤出了人群,她的目光呆滞,刚刚的一幕还在她的脑海中重演,心情说不清的低落。

    她的眼睛干涩,此时有些想要哭的冲动。

    以脉,你的偏爱,果真不属于我了吗?

    “滴滴!”刺耳的车鸣声扰乱了她的思绪,她抬起头,赫然见到了这辆熟悉的劳斯莱斯,她的身体顿时僵在了原地。

    是他…

    这时司机走了下来,来到百合的面前,伸出手臂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百合小姐,薛董请您到车上一叙。”

    “……”百合神情复杂,抿了抿嘴,最后还是上了车。

    宽敞的车内,薛以峯叠着双腿,手中把玩着高脚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们又见面了。”

    百合沉默片刻后,终于开了口,“不知道薛董今天叫我来,有什么事情。”

    “刚刚的事情想必你也看到了,不知你有什么想法。”薛以峯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慵懒的说道。

    百合别过头,道:“我没有什么想法。”

    “哦?是吗?”薛以峯挑了挑眉,“曾经最要好的恋人,在经过三年后,肯为了其他女人下跪,百合你居然无动于衷?嗯,想想也是,一个只为了自己利益的女人,怎么可能相信爱情呢。”

    百合的神情变得复杂,她看向薛以峯,说道:“我们之间的交易已经结束了,这件事情,我拜托你不要再提了。”

    “你的兄弟姐妹们都还好吧。”薛以峯勾了勾唇角,自顾自地说道:“不知道他们在接受我的帮助时,知不知道这可是她姐姐出卖了自己的感情而换来的呢?”

    “薛董,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年,你我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你如今再提又有什么意义呢?”百合着急的说道。

    “怎么?心虚了?难道你是怕我跟谁说吗?”薛以峯放下酒杯,略微沉吟,“我想想啊,是不是害怕我同以脉去说呢?”

    “薛董!”

    “呵呵呵…”薛以峯见百合紧张的模样,心中的猜测已经了然,他开门见山道:“想追以脉,大可以放心的追,我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他的身边,已经有别的女孩子了。”百合不肯承认,但她的位置的确在经过时间的磨练后,完全改变。

    “这个不是问题。”薛以峯自信满满的说道:“只要你有信心能把以脉追到手。”

    百合满脸惊愕的问道:“你难道又要对以脉做什么吗?”

    “我?呵呵…”薛以峯突然大笑,道:“百合小姐,你难道看不出来,我是在帮你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