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当代华佗〕〔侯门庶子〕〔重生王牌妻:偏执〕〔赘婿当道〕〔赘婿当道(岳风柳〕〔迷踪谍影〕〔重生南非当警察〕〔我有百万技能点〕〔岳风〕〔上门赘婿岳风〕〔从灵气复苏到末法〕〔一世豪婿岳风〕〔紫玉公司岳风〕〔王者废婿岳风〕〔我是岳风〕〔岳风〕〔诡异天地〕〔神级狂婿岳风〕〔反派大佬的农家媳〕〔废婿岳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恋爱从互穿开始 062:无意中吃醋2
    百合是他生命中第一个女孩子,她的出现,的确照亮了他短暂的人生。

    曾经,薛以脉将完整的信任给予了她,就在他以为生命中的光终于因她而闪耀时,百合却亲自将他打入深渊。

    无尽的深渊…

    如果爱,能够随随便便就能说出‘不’这个字时,那么爱情,也算是廉价的吧。

    要说怪过百合吗?

    似乎没有。

    薛以脉自知,他的世界一片灰暗,他做不到百合的要求,他也承认百合的话,他的确不能因为画作而出人头地,自己明明有着显赫的家世,却不及哥哥的万分能干,他除了把自己隐藏在小小的蜗牛壳内,其他,似乎就如同妈妈所说的一样。

    是个废物。

    三年过去了,再一次看见百合时,他不得不承认,那颗沉寂已久的心脏再一次怦然心跳。而当她亲口说出曾经自己以为再也听不到的话时,却突然再次点燃了他的希望。

    她竟然说,她想重新同他在一起。

    是梦吗?

    是梦吧。

    几天来,薛以脉在心中曾经不下一次的告诉着自己,这是梦啊…

    这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啊…

    两个人,怎么可能再一次在一起呢?

    他给不了百合什么,两人的距离,甚至越来越远,百合应该有很好的未来,而他的未来…

    在哪呢…

    “你倒是说啊,你心里怎么想的啊!”好半晌,简然见薛以脉一直发呆,心中不由得腾起热烈的火焰。

    这个时候,薛以脉在回味他跟百合学姐之间甜蜜的过往呢吧?!

    “我…我不知道…”薛以脉迷茫的摇了摇头。

    即使他们之间存在差异,可薛以脉似乎对于这个梦,颇为不舍…

    他不忍主动放开百合的手,他害怕自己把握不住那束光,眼睁睁的看它亲眼从自己灰暗的生命中擦肩而过…

    “不知道?不知道的意思,那就是有意思了?”简然生气的说道。

    “额?什么意思?”薛以脉懵懵的问道。

    “没有什么意思!”简然怒瞪道:“就知道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睡觉!”

    她丢下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后,整整一夜,再也没有理会薛以脉。

    此时她就像是一个气鼓鼓的豚鱼,任凭薛以脉再怎么招呼她,都无济于事。

    薛以脉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呆呆地坐在地上,一脸不解的看着简然,“简然…”

    薛以脉刚要说话,这时简然却‘砰’的一下,将电灯关闭,她别过身子,将被子把自己捂紧,似乎在告诉着薛以脉,不要对她说话。

    薛以脉无声的叹了口气,在黑暗中,他坐在床沿上,心情突然变得低落…

    一夜无眠。

    第二天清晨,薛以脉终于等到简然睡醒,波澜不动的眼眸瞬间发亮,他刚要开口主动说话,谁知简然还是一副没好气地模样,“哼!”

    简然不满的剜了她一眼,起床后就去洗手间洗漱。

    薛以脉皱了皱眉头,女孩子的情绪是不是都是这么善变的?

    两个人在去学校的路上,简然板着一张脸,任由薛以脉拉扯着自己的衣角,她走在前面一字不说,不禁使薛以脉有些摸不着头脑。

    昨天晚上明明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生气了呢…

    这时,在街边的不远处,薛以脉瞧见一个小摊位,他咬咬唇,心中纠结再三,还是放开了紧抓着衣角的手,朝摊位小跑了过去…

    感觉到身后的空虚,简然不禁好奇的回过头去,这时薛以脉兴冲冲的跑了过来,将手上的东西递给简然,说道:“你不是说过,我生气的时候只要吃上棉花糖,就不能生气了吗?那你吃了这棉花糖,能不能也不要生气了?”

    像云朵一样的棉花糖赫然出现在简然的视线中,她不禁睁大眼睛问道:“薛以脉,你是亲自去买了棉花糖吗?”

    薛以脉点点头。

    “那你…你终于可以同陌生人主动搭话了吗?!”

    薛以脉低下头,有些为难的摇摇头,说道:“我只是远远地指了指老板刚做好的棉花糖,然后付了钱…”

    原来是这样。

    只是,对于薛以脉来说,这明显就是一个很大的突破。

    而这个突破,竟然是为了她…

    简然的怒意忽地消失不见,她接过棉花糖,浅浅的舔了一下,顿时甜蜜的味道在口中弥散开来,她笑着说道:“真甜…”

    薛以脉终于呼了一口气,“还好…”

    ……

    两个人到了学校后,薛以脉第一个就发现了不对劲,几乎所有的学生,在见到他们二人时,全都纷纷投来了目光,扰得他心中忐忑不安,只能唯唯诺诺的躲在简然的身后,小心翼翼的行走着。

    简然见薛以脉几乎贴到了自己的身上,不由得哭笑不得:“薛以脉,人家没有恶意的,你不要害怕。”

    “为…为什么好多人看着我们…”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目光,薛以脉极其不自在,他的眼神躲躲闪闪的,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简然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啊。”

    “那…那为什么…”就在薛以脉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寻及到了一脸愤愤地蒲新蕊,她站在不远处,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们两个。

    “简然,你不要得意太久!”两人走到了面前,只听见蒲新蕊不悦的扔下这句话后,转身离开。

    薛以脉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怎…怎么回事…”

    简然这才反应过来,回想起昨天的一切,她苦笑道:“可能是因为你不战而胜的战举,得到了全校的关注吧,你赢了她,她当然没好气了。”

    “哦…”薛以脉半信半疑,见简然没有说下去的意思,便乖乖闭嘴,不再询问。

    到了舞蹈教室后,简然同往日一样,老实的站在走廊中,安静等待着薛以脉上课。

    与此同时,方正还在念着昨晚简然的异常的情况,毕竟两个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在异地,两个人更加惺惺相惜。对于简然的异样,更是时刻牵引着方正的情绪…

    趁着还没有上课,方正突然拐了方向,朝着艺术系的大楼处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全职艺术家〕〔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