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门第一闪婚〕〔我想做幕后黑手〕〔薛凌程天源〕〔爱若繁花似锦〕〔我想和你好好过程〕〔狂龙战婿〕〔巨富奶爸〕〔中国大纺歌〕〔叶辰 上门龙婿〕〔一剑锁八荒〕〔重生后我被摄政王〕〔江南〕〔我真的是个内线〕〔生存在轮回世界〕〔柳萱岳风〕〔上门赘婿岳风〕〔完美重生〕〔隋末之万钧之势〕〔陆惊宴盛羡〕〔明天也喜欢叶非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恋爱从互穿开始 067:画你,还是画我
    待两母子走后,薛以脉深深的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视线逐渐模糊。

    善良的母亲带着纯真的孩子,彻底打开了薛以脉关闭已久的心脉,他站在原地,红了眼眶。

    感觉沉寂已久的黑暗,似乎再次重现了光明。

    原来,他的世界还有机会重生…

    原来,他是被肯定的…

    薛以脉望向不远处紧紧看着他的米妮,米妮注意到他的视线后,她欢悦的在原地转了几个圈,最后双手抬起,摆成一个心形的姿态…

    被米奇玩偶装包裹住的薛以脉,破涕而笑:谢谢。

    如果不是简然的出现,他一定会沉溺在黑漆一片的世界中,不能自拔。

    这个曾经是陌生人的女孩子,在一夜之间闯进了自己的生活,使他孤寂的生活突然变得多姿多彩,她像个宝藏一样,能歌善舞,敢言敢语,机灵活跃,她能做出所有一切他不敢尝试的事情,她就像是他梦想中的样子,时常做出大胆而又令人向往的事情。

    简然,这个神奇的女孩子,在见到她的第一眼,便出奇的信赖于她,同她的第一次相处,他几乎忘记了恐惧,简然就像是自己认识已久的好友一样,竟然让他感觉到了安心。

    也许,这是他孤寂已久的渴望,也许,这是冥冥之中的缘分。

    她在乎自己的生死,紧张自己的安全,她是第一个让他好好活下去的人。她的偏爱与袒护,使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温暖的存在。

    如果说,百合是他生命中的一束光,而简然,却是带领他远离黑暗,向往光明的太阳,她的出现,照耀起了他的整个人生…

    这一刻,他似乎已经明白,自己的心意…

    他抬起双腿,不顾一切的朝着向他蹦蹦跳跳的米妮奔过去,一把抱住笨拙的她…

    “谢谢…”

    “额…”被突如其来的拥抱,使得简然瞪大了眼睛。

    广场上人来人往,见到本是一对的卡通人物——米奇米妮拥抱于此,全都纷纷鼓起了掌。

    老板站在远处,见到此情此景,气得直跺脚,他大步朝着两人走来。

    简然见到那个气急败坏的身影,立即将薛以脉推开,她小声地提醒道:“工作,工作啊!”

    还处在情感最深处的薛以脉被莫名其妙的推开后,他不解的朝前方望了过去,见到怒气冲冲朝二位走来的老板时,还是选择压抑自己的情感,老老实实的回到原位…

    他低着头,这一次没有闭上眼睛,他手拿传单,直直地将胳膊伸出…

    简然见了,再一次活跃起来,见到路人就递出一张传单,语气不觉也轻快起来:“俏吱吱儿童游乐开业大酬宾,欢迎您的光临~”

    终于得见进入状态的两人,老板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走到简然的跟前,丢下一句“下不为例”的话后,转身离开。

    简然大松一口气,藏在玩偶处的她,冲着米奇放肆的大笑着。

    薛以脉终于摆脱了恐惧,太好了!

    如果有什么可以令她放心的事情,她想,莫过于薛以脉变得正常吧!

    这个胆怯的男孩子,以后终于可以有机会变得阳光,变得温暖,不再被人排挤,不再落后于生活,更不再轻生…

    怀揣着愉悦的心情,她的嘴角一直挂着欣喜的笑容,手上的动作也越发勤快,“俏吱吱儿童游乐开业大酬宾,欢迎您的光临~”

    当薛以脉手中的传单再一次被人接过时,他欣喜若狂,迅速的抽起下一张传单,终于有些自然的对准下一位路人…

    也许是上天的眷顾,广场上的行人似乎对米奇的着装颇为喜爱,他发的所有传单几乎全都被暖心的接受,没有随即扔掉,没有手握当成垃圾纸,他们接过后全都认真的看了又看,最后收进自己的口袋…

    渐入佳境,重获信心的薛以脉,在一整天的时间内,顺利将手中的传单一一发完。

    直到太阳渐渐落幕…

    完成任务的两个人实在是筋疲力尽,他们脱下沉重的头套,头发已经湿的不像话,简然坐在一家图书馆旁的花坛处,大口的喘着粗气,“累,真的是太累了…”

    薛以脉坐到她的旁边,用手甩了甩脸上的汗,腼腆一笑,道:“真好…”

    简然打开一瓶矿泉水,递给薛以脉,笑着说道:“你是说重获新生的滋味吗?”

    薛以脉接过矿泉水,低头浅笑,表示肯定。

    “那么下一步,你就可以完全脱下伪装,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是不是?”

    脱下伪装…

    薛以脉这才想起,两天的时间内,自己全凭借着玩偶装的外形,来获得群众的喜爱,而脱下这身玩偶装后,会有什么结果呢…

    薛以脉沉默了。

    简然见状,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傻蛋,是你自己的成就,你可不要将功归结到这个玩偶身上啊。”

    “可是…他们明明不认识我…”

    “认识又怎样,不认识又怎样,你是在做这份工作,他们都是知道的呀。这么多人都能接过你的传单,说明他们肯定你的工作,并且肯定你呀~”

    薛以脉的眼神变得迷茫,“是吗?”

    “那当然咯!”简然肯定的点点头,说道:“所以啊,你千万不能因为这套玩偶装再次否定自己,这个世界,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的。”

    “如果没有这套服装,我…真的可以吗?”薛以脉怀疑的问道。

    简然耸耸肩,道:“你如果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的话,那你大可以来到这片广场上,去做你最擅长的事情啊。”

    “最擅长的事情?”薛以脉不解的看向他。

    “你忘记了吗?你的特长不就是画画咯?”

    简然的提醒,这才使薛以脉想起,他已经好久没有去碰过画笔,而那些画板及画架,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被简然收起来了。

    而他,也从未想过能够再次画画。

    “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的东西收起来吗?”这时,简然轻声的说道:“因为,你只要坐在画架前,就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外界的纷扰似乎都与你无关,你就像个自闭儿一样,将自己完全关闭,我不喜欢这样的你,太压抑了。”

    “那你为什么…”

    简然知道薛以脉要问什么事情,她率先解释道:“现在,我不怕了,因为这两天的表现,使你几乎脱胎换骨,我相信,你能够正视你的画作了,对吗?”

    “我…”薛以脉语塞。

    “我相信你,你能行的。”简然鼓励道。

    “……”

    “这样吧。”简然大脑一转,说道:“你提笔的第一幅画,就是为我作画,可以吗?”

    “额…”薛以脉犹豫道:“是画你…还是画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