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补总裁要转正〕〔从执掌鸿蒙开始垂〕〔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天源令〕〔惊世隐龙(程然白〕〔陆峰江晓燕〕〔隐形学霸超A的〕〔在生存游戏做锦鲤〕〔种田系修仙〕〔盖世医圣林炎〕〔我给地府送外卖〕〔夙世今生:这个总〕〔末世女小七的农家〕〔重启修真兵王〕〔卖假货的系统〕〔拳倾星河〕〔误入仙界红包群〕〔洪荒星河〕〔中国大纺歌〕〔华年时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恋爱从互穿开始 083:被绝望的侵犯
    简然心中一急,立刻将手里的背包朝着另一个方向扔得远远的。

    就在这群小混混们不注意时,她猛地将其中一个人推倒,冲出了几个人的包围中…

    “妈的,上当了!”其中一个小混混眼疾手快的将背包及时捡了起来,见到包内只有几张少的可怜的红钞票和一个手机后,恶狠狠的说道。

    “别跑!”另外几个小混混当然不能放过即将吃到口的山芋了,大步追向逃跑的简然。

    “薛董,我们真的不管吗?”目睹了这一切的男人,实在不忍心的再次问道。

    薛以峯紧锁着眉头,这一次,他犹豫了…

    “薛董…”

    小小的人儿,大大的能量,他在阁楼上,亲眼目睹了简然身后的动作,她的那些话,无非就是在拖延警察们出动的时间,不得不说,他在心里的确佩服这个女孩子,能够临危不乱,冷静对待。

    不过…

    他不能因为这样,就要心软。

    薛以脉,对于他来说,是个极大的隐患,他不能有一丝丝的误差,使这个厉害的女人有机会接近他,甚至嫁入他们薛家。

    “不管。”薛以峯冷漠的说道。

    “可…”男人眼看着巷子处的简然就要被几个混混追上了,后果即将不敢设想…

    简然拼命的奔跑着,她的热泪,飘向刺痛的风内,瞬间蒸发。

    快跑啊简然,一定不要让这些人追上,一定不要…

    她的心中害怕极了,刚刚的镇定,只不过是在故作坚强,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在见到如此令人恐惧的场面后,吓得双腿已经像棉花一样,软弱无力,不管她怎么用力,双腿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样,始终发挥不了太大的用处。

    “臭丫头,你还跑!”小混混紧追其后,他一把抓住简然的长发,猛地一揪,简然的全身被扔到了墙壁上。

    “额!”简然的后背被猛烈的撞击着,头顶传来的刺痛顿时将她疼得龇牙咧嘴,她的脸上不知何时早已湿润无比…

    “啪!”脸上被狠狠的甩了一巴掌,顿时火辣辣的,简然的口中立刻化开了鲜腥的味道。

    混混恶狠狠的抓着她的头发,使她的脸对准他们,说道:“臭丫头,跟我们耍把戏,你还太嫩了!”

    “别跟她废话了,看来不给她点教训,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其中一个人说着,就拿起手中的腰带,只听‘啪’的一声,狠狠地抽向简然的身上。

    “啊!”简然痛苦的大叫着,顿时感觉自己的皮肉快要张开。

    手拿腰带的小混混还是觉得不解气,又狠狠的抽了她几下,“啊…!!!”凄惨的声音响彻整个巷子中。

    “妈的,你想把别人招来是不是?!”另一个混混使劲拍了拍他的脑袋,凶神恶煞的说道:“给她绑起来,捂住她的嘴!”

    小混混拿着血迹淋淋的腰带,抓住简然的胳膊,三下两下的缠绕住她的手腕,使她动弹不得。

    简然惊恐的看着渐渐走过来的两人,她哭着摇头:“别…别过来…你们唔…唔…”

    其中一名混混将自己的满身酒臭味的背心脱掉,卷成一个小包,粗鲁的塞到简然的嘴中,使她完全出不了声音。

    “……”薛以峯见到这情况,他的眉头深锁,拳头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狠狠的攥住。

    “薛董。”旁边的男人见薛以峯终于动了恻隐之心,他再一次提醒道:“我们,还是管吧。”

    “不!管!”薛以峯从口齿中艰难的挤出了这两个字。

    “哼哼,臭丫头,这下看你还怎么嘚瑟!”小混混说着,伸手将她胸前的衣领狠狠的扯开,“撕拉…”

    两人在听到这个声音后,顿时兴奋了起来,其中一个人迫不及待的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顿时露出早已支&撑起来的帐&篷。

    “唔唔…”简然痛苦的摇着头,无助的看着周围,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哈哈哈哈…”另一个人兴奋的将简然的裙子掀开,顿时露出洁白的内&裤,见到这一幕,他擦了擦流在嘴边的口水,眼神淫&荡的看着那个地方,“小妞儿,哥哥来了…”

    眼看着魔爪就要伸向那层仅存的洁白,简然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世界上没有神的存在,他听不到一切祷告,正如此刻的我,正如那时的你…

    薛以脉,再见了…

    那个温润无害的少年,那个千疮百孔的薛以脉,这辈子,我们,再见了…

    “啊!!”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简然的意志越来越模糊,隐约间,她只听到了混混们落荒而逃的声音…

    过了好久,她没有等到那个已知的侵犯,神经紧绷的她,终于渐渐晕了过去…

    感觉自己被腾空抱起,她的脸紧贴着胸膛,好闻的味道顿时让她酸了鼻子…

    是你吗?

    简然极力的想要睁开自己的双眼,可眼皮子越来越沉,越来越沉,直至完全没有力气支撑起,她的手臂一摊,终于完全失了知觉…

    在她清醒过来以后,洁白的天花板,洁白的床单,简单的摆设,她轻轻一动,全身的酸痛顿时让她皱起了眉头。

    “你醒了。”

    毫无任何感情的声音,使简然不禁好奇的看过去,“怎么…是你…”她扯了扯干裂的双唇,在见到薛以峯的那一刻,心中顿时失落万分。

    不是你…

    “医生说,你需要静养几天。”薛以峯走了过来,笔直的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为什么不求饶?”

    看来,昨天晚上,是薛以峯救了她…

    简然垂下失望的眼帘,缓缓摇了摇头,“求饶…有用吗?”

    “……”薛以峯别过头,过了好久,他悠悠的说道:“你真的很不一样。”

    简然不理解他的话,询问的眼神看向他。

    “我答应你,会给以脉一个家,甚至,一个工作。”

    “你…”简然诧异的看着他,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我会找医生医治他的病情,让他安心住回薛家,至于工作方面,我想让他从底部做起,你觉得,这样,够不够?”

    简然惊讶的扯了扯嘴角,她一脸的不可置信,道:“薛以峯,那是你的弟弟,你的想法和做法,想必不用经过我的同意吧?”

    薛以峯的话,怎么好像是在和自己谈条件一样,她是希望两兄弟能够重归于好,但是怎么在她听来,这却像是在对她妥协,好像,薛以脉是她的家人一样。

    难道薛以峯,对于自己的亲弟弟,就这么漠不在乎吗?

    薛以峯淡淡的看着他,深邃的眼眸隐含着她看不懂的情绪:“我送你的花,你转手送给了别人?”

    额…

    简然汗颜,他的消息怎么这么灵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