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竟然成了大师兄〕〔玩家凶猛〕〔沈少追妻套路深〕〔上门霸婿〕〔大小姐带锅修仙〕〔学霸凶猛〕〔从斗罗开始签到女〕〔文娱泥石流〕〔赵阿福贺荆山〕〔神级医婿林炎〕〔觅仙道〕〔上门女婿叶辰〕〔陆先生,爱妻请克〕〔九转帝尊〕〔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楚千璃易君凌〕〔偏执总裁的执念罪〕〔宁北布衣〕〔秦墨徐嫣〕〔三国从单骑入荆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恋爱从互穿开始 084:找个高人,解了降头
    简然小声嘟囔道:“谁知道你会那么夸张,简直把教室当成花店了,我自己又搬不动,如果不及时处理,难道要让我一口一口的吃掉吗?”

    薛以峯顿时语塞,听秘书说,女孩子都是喜欢花的,他的做法只是想让别人引人瞩目,并没有想那么多而已。

    这个女人,竟然敢将自己的心意拱手让给别人,真是不知好歹,亏得他大晚上的还要为她挑选店面,想想也真是疯了。

    “自己看看吧。”薛以峯将桌子上的文件扔给她,表情极其别扭的说道。

    “这是什么啊?”简然拿起眼前的档案袋,薄薄的几张文件,她不禁疑问道。

    就在这时,病房内进来了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他们径直朝着简然走了过来,“你好,请问昨天是你报的警吗?”

    简然点点头,心道警察的办事能力真的还需要再多加提高。

    “我们有一些问题,需要问你,麻烦你配合我们做一下笔录。”

    “有什么事情,你们就问吧。”

    得到配合后,两个警察分别坐了下来,其中一个警察拿出纸笔,等待着他们的问话。

    “昨天晚上,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南门口,直至遇上那几个人?”

    “我收到了一条短信,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短信的内容是以我朋友的名义约我去南门口的。”

    “是什么朋友?”

    “就…一个…普通的朋友…”简然见薛以峯在旁边,所以特意打了一个马虎眼,她迅速转移话题道:“不过,后来我从那些人的口中得知,那些人其实是被人雇佣来的,好像叫一个什么吴昊的人。”

    “那个人,你认识吗?”

    “我不认识。”完全陌生的名字,甚至在学校内都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位同学。

    “那你的那个朋友,他认识吗?”

    “他…我不知道…”薛以脉的人际关系,她的确不清楚,她只认识与薛以脉交际有些密集的人,至于以前的事情,接触过什么人,她一概不知。

    “不过,我想,应该不会是我朋友认识的人。”即使两个人已经再无任何联系,薛以脉也不会是陷害自己的人。

    “你那个朋友,到底叫什么名字?”

    听到这里,简然略微沉吟,她瞟了一眼旁边默不作声的薛以峯,小声问道:“这个…很重要吗?”

    两警察点点头,“很重要。”

    “叫…薛…薛…”看着旁边引起注意的薛以峯,简然心虚的没有说出口。

    可就在这时,警察不禁问道:“薛以脉?”

    简然愣了一下,“额…你们怎么知道…”

    “嗯,那我们大致了解了。”

    在之后,警察又问了简然几个问题后,并嘱咐简然多加休息,就离开了病房。

    简然见薛以峯的神情有些不自然,她怀疑的问道:“昨天晚上,究竟是不是你救了我?”

    “昨天晚上,我刚刚好在你们学校的南门口,就是为了给你看你手上的那个东西。”薛以峯指了指她手中的文件,示意她打开。

    “到底是什么啊…”简然嘀嘀咕咕的打开了档案袋,里面的文件赫然写着房屋租赁合同,她眉头一皱,不解道:“这什么啊…”

    “既然鲜花你抱不动,那就送你一间花屋。”薛以峯傲娇的说道。

    无疑,他的话一出,简然的眼珠子都快要瞪了出来:“什么?!嘶…”她一激动的,顿时牵引了她身上的伤口,疼得她龇牙咧嘴的。

    薛以峯皱眉:“多大的人了,还这么莽莽撞撞。”

    “拜托,莽撞的人是你吧?”简然像看神经病一样不停的端详着眼前的薛以峯,“你是不是有事情拜托我啊?”这句话刚说出口,她就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儿,她在胡说什么啊,薛以峯可是全亚洲数一数二的黄金单身汉,什么东西他得不到,怎么会有事情拜托她这么一个小角色呢。

    可是,这几天薛以峯像是被人下了降头一样,老是在她面前转悠,先是带她兜风,然后又是送花,最后直接送店面了!

    这…

    这站在她眼前的,确定就是那个推自己亲生父亲下楼致残的魔鬼吗?

    “难道你看不出,我是在追你吗?”

    听薛以峯悠悠的说完后,简然的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她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口了,激动的差点从床上跳了起来,“什么?!您是在开什么国际玩笑?!”

    她跟薛以峯,好像没有很熟吧?

    除了这些日子的见面较为勤快,住在公寓的那段日子里,她好像只见了薛以峯两三次吧?

    准确的来说,他们两个人,还是陌生人呢吧?

    他啊!一个顶级的黄金单身汉啊!

    她啊!一个普普通通的艺术系女大学生啊!

    一朵光鲜亮丽的太阳花,竟然想要插在她这牛粪上?

    呸呸呸…

    她才不是牛粪呢!

    “薛以峯,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被人下了降头?”富豪追女大学生,想想也极为不可能,如果不是薛以峯有什么目的,就是他真的被什么仇家下了降头,想来看他的笑话!

    “简然,你的脑子里到底装的什么啊?”薛以峯看着简然夸张的表情,眼角不禁浮现了笑意。

    “你不要不相信我的话,这种蛊术最令人费解了,我觉得你应该去云南一趟,找个高人把你身上的将头给解了,要不然,吃亏的可是你自己诶!”简然一本正经的好言相劝道,却没想到换来的是薛以峯肆无忌惮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薛以峯夸张的大笑,简然眨巴着眼睛,突然闭上了嘴。

    这个毫无形象的神经病,真的就是薛腾集团的最高决策人,薛董事长吗?

    额…

    是不是有分裂型人格障碍?

    不会吧,两兄弟都有精神病?

    “薛以峯,你不要笑了。”再笑下去,她就要逃离这个病房了…

    “你果然跟普通人不一样啊…”薛以峯强忍着笑意,用手将眼角的泪滴擦拭掉。

    “我有什么不一样的,还不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简然小声的嘟囔道。

    “你这丫头,真的就不信,我是真心的吗?”这时,薛以峯坐到病床边上,紧紧的盯着简然,不禁使她颇为不自然。

    简然尴尬的朝另一边坐了坐,“你不是吧?”

    “你好像不太清楚,我的工作有多忙吧?我凭什么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要浪费这么多时间?”

    简然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对啊,你凭什么为了我这个无关紧要的人,要浪费你的时间呢?”

    “因为,我想要的是你啊。”认真且又具有磁性的声音,让简然听了,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看着薛以峯脸上的表情,不带有一丝戏谑的样子,简然的心咯噔一声。

    这家伙,不会来真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