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龙婿〕〔上门龙婿〕〔绝世帝神萧妍然〕〔绝世帝神叶云辰萧〕〔代号修罗〕〔上门兵王〕〔生而为王〕〔我真的是捡漏王〕〔木叶千手:开局签〕〔顶级富二代陈平〕〔冷王宠妻神医狂妃〕〔天命凰途:神医狂〕〔天命凰途:神医狂妃〕〔冷王宠妻神医狂妃〕〔冷王宠妻:神医狂妃〕〔东方璃秦偃月〕〔豪婿〕〔天命凰途:神医狂妃〕〔秦偃月东方璃〕〔一世葬生死入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恋爱从互穿开始 089:现在就带你下地狱
    然而,事情往往事与愿违。

    她在忐忑中度过了两天,就在她以为事情已经过去的时候,薛以峯突然找上了她…

    “薛董请您过去一趟。”司机将蒲新蕊堵在学校门口,面无表情的说道。

    “他?他找我有什么事?”一听起薛以峯,蒲新蕊就想到那天晚上在大街上屈辱的时刻,直到现在,还恨得她压根儿直痒。

    “帝都饭店,听说您的母亲也在那。”

    “什么?!”蒲新蕊诧异的问道:“我妈为什么会在那?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这个,你需要亲自去问薛董。”

    薛以峯,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虽然不甘心,蒲新蕊还是上了车。

    帝都饭店外,花团锦簇,一座喷水池立在正中央,司机将车子停在了饭店前,蒲新蕊下了车,望着眼前建筑豪华的饭店,不禁惊讶的张开了嘴巴。

    她一进到饭店内,就仿佛进入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装修风格大气蓬勃,华丽的水晶灯下投着金色的光芒,使整个餐厅显得优雅而又隆重。

    在服务员的指引下,将她带到了饭店的包间外,“薛先生就在里面等您。”

    蒲新蕊点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待服务员走后,蒲新蕊推开包间的这扇沉甸甸的红木门,眼前展开的是一张长方形的实木餐桌,几乎占据了整间包间,餐桌上摆放着唯美浪漫的红烛,两盏金碧辉煌的巨型吊灯从高高的金红色的天花板垂下,在墙上还有装饰华丽的壁灯闪光耀目。

    而在两侧的壁灯旁,分别坐着两位贵客。

    “妈!”蒲新蕊见到蒲曼文后,径直朝着她奔了过去,“妈,你来这里干什么?这个男人有没有对你做什么?”说着,她朝着对面的薛以峯狠狠瞪了过去。

    “蕊蕊,你坐下。”蒲曼文严肃的命令着她。

    见此这幅模样,蒲新蕊只好乖乖的坐到了蒲曼文的旁边。

    “客人都到齐了,我想,是时候上菜了。”薛以峯冷冷的望着他们母女,说完,他朝着门外拍了拍掌,顿时进来两位身着工整的服务生,将菜单分别递到两母女的面前。

    蒲曼文接过菜单,她谨慎的看向薛以峯,“薛董,不会只是单纯的想请我们母女吃一顿饭吧。”

    薛以峯挑挑眉,“先看了菜单再说。”

    “……”

    虽不解薛以峯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可她还是选择打开了菜单,见到菜单的内容时,她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蕊…蕊蕊…你…”

    “妈?”蒲新蕊不知怎么回事,见蒲曼文大惊失色,她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将手中的菜单打开,里面的内容赫然撞进了她的眼眸深处。

    这…这哪里是什么菜单,这明明就是偷拍后的照片,醒目的贴在菜单内。而照片的内容,却是她与吴昊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不论是在夜店暧昧,还是在公寓内纠缠的画面,全都不堪入目的出现在了上面。

    蒲新蕊的瞳孔骤然收缩,她的双手一松,菜单砰的一下掉落到了地上。

    “蕊蕊,你不要告诉我,这上面的女孩子…是…是你…”蒲曼文颤抖着双唇,眼中满是失望的看着她。

    “妈妈…你听我解释…”蒲新蕊最见不得自己的妈妈难过,她慌了神,紧紧抓住蒲曼文冰凉的双手,“这件事情,我一直想要跟您坦白的,但总是没有机会…”

    “这么说…这些照片,是真的了…”蒲曼文哽咽着问道。

    “我…”蒲新蕊哑口无言,最终沉默着低下了头。

    “你…”蒲曼文一时气急,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甩起手掌‘啪’的一声,蒲新蕊的脸上顿时出现五个鲜红的掌印,“丢人现眼的东西,我把你养育这么大,是让你自甘堕落的吗?!”

    薛以峯满意的看着两母女主演的一出好戏,眼看着演员们完全投入了进去,他这个做导演的,这个时候怎能不添加点劲爆的料,“蒲大明星,先不要着急,这才只是开胃菜而已。”

    “…你说什么…”

    薛以峯勾勾唇角,“最近,帝都大学传着一起轰动的强奸未遂事件,不知道您听说过没有。”

    蒲曼文的右眼角一直跳个不停,她看向满是慌张的蒲新蕊,“妈!妈,我们回家,我们不要在这里听他胡说,我们走…”

    说着她抓起蒲曼文的手腕,着急的想要带着她离开。

    蒲曼文突然甩开女儿的手,她难以置信的望着蒲新蕊,“这件事情,难道…和你有关…”

    “不…不是…”

    “当然有关。”薛以峯抢在蒲新蕊的面前,说道:“听说,这次事件的谋划人,可是菜单上的主菜呢。”

    “是…是你…?!”蒲曼文感觉脑袋嗡嗡的,她一时迷糊,踉踉跄跄的差点儿摔倒在地。

    “妈!”蒲新蕊及时扶住了她,“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啊妈!”

    薛以峯讥讽一笑:“解释什么?解释叫做吴昊的男人不是你已经同居的男朋友,还是解释吴昊之所以会找几个混混惹上你的同学,不是经过你的挑拨?”

    “不!才不是!我没有挑拨他,是他自己一厢情愿,非要替我出气!”蒲新蕊气急,顿时脱口而出。

    “啊…”话一出口,她猛地意识到自己已经说错了话,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

    蒲曼文看着眼前如同恶魔一样的女儿,“畜生!”

    “妈!我…我没有指使他做那些事情,是他自愿的,这不关我的事啊!”蒲新蕊跪坐在蒲曼文的面前,刹那间,她只觉得自己的母亲突然老了几十岁,心酸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

    “你背着我,不但做出这么丢人现眼的事情,反而变本加厉,做出违法的事情来,这种天理不容的畜生,倒不如现在就拉你下地狱!”蒲曼文一脸激动,她的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双眸在搜索着什么东西。

    突然,她见到餐桌上的餐具时,拿起那把餐刀,说着忍痛就朝着蒲新蕊的脖子处扎去。

    蒲新蕊用双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大哭道:“妈…!我是你女儿啊!”

    “我没有这么大逆不道的女儿!畜生!竟然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今天我非要让你去地狱,提前受惩罚!”蒲曼文说着就要加大力道,朝着那片嫩滑的脖颈扎去。

    薛以峯慵懒的摆了摆手,示意一旁的服务生该劝架的劝架,在人家的饭店里,闹出人命,可就不好了。

    到时候,他还得沾上帮凶的嫌疑,这就得不偿失了。

    “你女儿的事情,自有法律制裁,你着什么急了?”服务员将两人拉开后,薛以峯似笑非笑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第一战神杨风〕〔开局地摊卖大力〕〔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吾,可撩〕〔开局获得永恒不死〕〔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沐晴沐泽〕〔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