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楚玄辰云若月〕〔冷面王爷云若月〕〔云若月〕〔云曦月楚墨辰〕〔大道纪〕〔温言穆霆琛〕〔明天也喜欢叶非夜〕〔巨星妈咪超给力〕〔陆惊宴盛羡〕〔璃王妃 云若月〕〔战神下山〕〔陈黄皮〕〔温情一生只为你〕〔璃王妃云若月〕〔云若月神医毒妃不〕〔璃王楚玄辰云若月〕〔超级兵王混都市〕〔邪王绝宠:医品特〕〔Mr学神他真香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恋爱从互穿开始 094:知道真相
    “阿姨,你太激动了,有什么事坐下来慢慢说吧,你这样…我很尴尬的…”简然站在病床上,大明星扯着自己的裤脚哭哭啼啼,让人怎么瞧了,好像是她在欺负人家一样。

    “简然,你一定要救救蕊蕊,只有你能救她了呀!”蒲曼文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紧抓着她脚踝的手变得更加用力,头发粘在布满泪水的脸上,歇斯底里的模样,活脱脱就是一个夜叉鬼婆。

    简然越听越迷糊,“我没怎么着她呀…”

    这女人,难道又向自己示威来了?这一次,她可没有打蒲新蕊啊!

    薛以峯冷着一张脸,怎么拉都拉不动这个疯女人,他一怒之下喝道:“蒲曼文,你如果再继续胡闹,我保证你的女儿活不过今天!”

    吓!

    好吓人的话,薛以峯的周围似乎散发着浓厚的火气,他的眼眸喷火一般,让人看了直胆战心惊。

    果然,他的话一出,蒲曼文真的安静了下来。

    简然这时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她疑惑的问向薛以峯:“到底怎么一回事?”

    “没你的事。”薛以峯转而对蒲曼文冷冷道:“跟我出去!”

    凭简然的直觉,事情一定不简单。

    蒲曼文不会平白无故的放下自己明星的身份,来向她这个小喽喽下跪求饶,而在蒲曼文的口吻中,蒲新蕊似乎有些不测,刚刚薛以峯恐吓的话,似乎不单单只是吓唬人…

    难道…

    薛以峯对她们母女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但是蒲曼文为什么要向她求饶呀?

    不行,她不能视若无睹,如果薛以峯一时兽性大发,将她们俩母女偷偷的咔嚓了,那她就会成为最佳嫌疑人了!

    不行不行…

    她不能糊里糊涂的沾染上任何罪名。

    想到这里,简然截住了他们二人,她严肃的问道:“薛以峯,你把蒲新蕊怎么了?”

    蒲曼文一听,赶紧抓住简然的手臂,她不顾薛以峯的危险的气息,哭着求道:“以峯将蕊蕊囚禁起来,说是要重现当天晚上的情景,蕊蕊虽然办了很多错事,但是她已经悔改了呀,求求你,求求你劝劝以峯,让他高抬贵手吧,只有你能够劝得了他了!”

    “蒲曼文!”薛以峯的额角青筋暴起,他狠狠的擒住蒲曼文的脖子,将她逼到了墙角,此时他的眼中充血,面目狰狞的望着她,“再多说一句,我立马让你见阎王!”

    他的这一举动,把简然吓了一大跳,此时她顾不得薛以峯可怕的神情,她赶忙上前阻止:“薛以峯,你撒开她啊,她马上就要喘不开气来了!”

    “怄…额…额…”蒲曼文痛苦的挣扎着,没几秒的功夫,她的脸已经由通红变得铁青。

    “薛以峯,你疯了吗?你快放开她啊,再这样下去她会死的!”简然抓住薛以峯的手臂,试图阻止,却被他一个用力,狠狠地摔倒在地,“呃啊!”

    简然吃痛的扶住自己的手臂,鲜红的血液顿时将她的雪纺衫浸透,“糟了…伤口裂开了…”

    突然,蒲曼文感觉脖颈一松,薛以峯终于放开了她,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双腿一软,跌倒在地。

    “你怎么样?”薛以峯紧张的蹲在简然的面前,见到她的伤口时,赶忙将她横抱起来,“你干嘛啊,你放开我!”

    “我让医生给你包扎伤口。”薛以峯不容拒绝的态度,使简然格外不可理喻。

    上一秒还怒气冲冲的他,下一秒就紧张到要死。

    这个人,该不会真的对她有感觉了吧?

    一想到这里,她就感觉犹如千斤石头重重的压在她的身上,难以呼吸。

    “薛以峯,我自己会走,你放开我!”简然在他的怀里不停的挣扎着,在医院的走廊里,顿时引起所有人的目光。

    “如果你不想让我上明天的头条,你大可以继续挣扎,反正…”薛以峯低下头看着怀中气鼓鼓的女人,他弯起嘴角:“反正我是不会放开你的。”

    “你…!”简然气急,但她看了看周围,还是选择了乖乖的闭上了嘴。

    在急诊室内,急诊大夫替简然很快的就包扎好了伤口,他笑了笑,“只是表皮蹭了一些皮,没有大碍,放心吧。”

    “医生,血都流透了,你确定没有事吗?”薛以峯还是不放心的问道。

    “患者所穿的衣服,的确会使血渍扩大化。”

    “可是…”

    “好啦好啦!人家医生都说没事情了,你那么紧张干嘛。”简然不耐烦的摆摆手。

    对于薛以峯的好意,她的确难以消受。

    出了急诊室,简然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她认真的再一次问道:“薛以峯,这一次,你不要再跟我打马虎眼,你要老实告诉我。”

    薛以峯知道简然要问什么事情,他皱了皱眉,道:“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话?”

    简然顿时语塞,薛以峯说得对,她算什么,凭什么要命令人家。

    可是,蒲曼文今天的反常,使她颇不安心,她总是隐隐觉得,有一些事情,她还被蒙在鼓里,蒲曼文的话,明显跟她有关系,她不能稀里糊涂的就给人当垫脚石吧!

    “如果你不想让我变成千古罪人,你就告诉我。”简然的态度忽地软了很多,她一脸真切的望着他。

    薛以峯的表情极其纠结,他紧紧的握紧了拳头,紧闭着双唇,“额!”只听咚的一声,他一拳砸向雪白的墙壁上!

    “薛以峯,你疯了!”简然见到薛以峯的反常,她吃惊的喊道。

    “你这个笨女人,你难道就不知道吴昊是谁吗?”薛以峯没有回头,他终于悠悠的开了口。

    这个女人,竟然能够三言两语,甚至一个眼神就将他的计划完美的打破,到底是她足够有手段,还是自己就已经变得这么不争气!

    一想到自己轻易的被这个女人左右自己的情绪,他就没由来的烦躁。

    “那个叫吴昊的,跟蒲曼文有什么关系吗?”简然的右眼皮不停的跳,似乎有着什么惊天的消息,在等待着她。

    “笨女人!”薛以峯低声咒骂了一声,转过身见到她的脸庞时,终是压下了心中的怒意,强忍道:“吴昊之所以会雇佣小混混,那是因为他是蒲新蕊的姘头,是蒲新蕊指使他这么做的!”

    “!!!”

    听到这个消息后,简然不自觉的后退几步,她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相信:“怎…怎么会…”

    “小小的年纪就拥有一颗狠毒的心,我只是想以同样的方式,教训一下她!”

    然而,就在蒲曼文跑向简然的病房时,这一切计划,全都泡汤了!

    “这不可能!”简然想都没想的说道:“平时蒲新蕊只是嚣张跋扈了一些,我并没有做出任何伤害到她的事情,她…她没有理由要这么残忍的对待我!”

    这是关于她一生的名誉,蒲新蕊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她再怎么骄纵,那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啊!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