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逍遥王的生活〕〔烈少你老婆是个狠〕〔我让亿万总裁恋上〕〔九洲仙武录〕〔仙道书〕〔从氪金开始砍翻世〕〔本仙在此〕〔重生之千面侯爷难〕〔一剑独尊〕〔陈歌杨雪〕〔我爸是大富豪〕〔至尊人生陈歌〕〔强势归来〕〔我原来这么有钱〕〔陈歌马晓楠〕〔我竟然成了圣僧〕〔穿书八零成了五个〕〔操盘手札记〕〔大宋:八岁皇叔做〕〔陆峰重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恋爱从互穿开始 097:嘴硬的蒲新蕊
    这下她终于放心,跑到了车库外,见薛以峯一脸严肃的望着她,“这像是后悔的样子吗?”

    简然想笑,却强忍住笑意:“也许…你的方法太极端了吧…”

    这可是绑架,这可是威胁,愤怒已经是最简单的诠释了,难不成人家还要笑脸盈盈的来迎接他安排的一切?

    这男人,想事情都不用脑子的喔!

    薛以峯臭着一张脸走了进去,简然跟在他的身后。

    车库内烟熏缭绕,只有一张破旧的真皮沙发和铺在地上的粗布,一群身高体壮的男人围坐在粗布上,而蒲新蕊被绳子紧紧地捆绑住,显然是被扔到了沙发上,她一个劲儿的辱骂着,那群男人似是没有听到一般,有说有笑的打着牌。

    见薛以峯走了进来,几个男人顿时放下手中的扑克,迅速的站了起来,恭敬的弯腰:“薛董好。”

    蒲新蕊在谩骂中果真见到了薛以峯,她吓得乖乖的闭上了嘴,见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好奇的投过目光,薛以峯挡在那个人的面前,使她完全看不到视线。

    薛以峯走到跟前,浅浅的点了点头,“这一天,你们碰过她了吗?”

    “没有薛董的吩咐,我们不敢擅作主张。”这时,为首的男人主动站出来,回应道。

    薛以峯嗯了一声,转过身看向简然,似乎在说,看吧,这个丫头,到现在还完好无损。

    “是你!”就在薛以峯侧过身体的那一刻,蒲新蕊终于见到了来人,她吃惊的望着她:“你怎么会来这里?”

    简然上下打量了一下蒲新蕊,除了被全身捆绑之外,并没有任何外伤。而在蒲新蕊见到她的时候,竟然没有悔改之意,反而还是一副敌视的目光,这不禁使简然有些不痛快,“还好我过来了,如果薛以峯自己一个人过来,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在这里畅谈吗?”

    “你…”蒲新蕊自知理亏,一想到之前她所做的事情,心中对于简然确实有些愧疚,她不禁转过头去,别扭的说道:“我又没有让你来救我。”

    “死鸭子嘴硬。”简然真的有种痛扁这丫头的冲动,她母亲身为娱乐圈知名的大明星,竟然肯放下身段,来苦苦哀求她,单凭这份亲情,蒲新蕊就理应牢牢珍惜。

    “我可以放开她吗?”简然走到薛以峯的面前,询问道。

    薛以峯抬起手,触摸了自己的嘴唇,满是笑意道:“随你的意思。”

    简然瞪了他一眼,心中暗想道:活脱脱一个流氓!

    她来到沙发前,没好气道:“喂,只要你说一句好话,我就给你松绑。”

    “我凭什么要对你说好话?”蒲新蕊斜视着她,一脸不服气。

    “就凭我是这里唯一能够救你的人。”简然戏谑一笑:“如果你不好报把握这个机会的话,等我走后,我可不知道薛腾集团的薛董会怎么命令这几位帅哥行事呢…”

    “简然,你在落井下石!”蒲新蕊咬牙道。

    “就当是吧!我不能平白无故的被人围堵在学校南门口吧,为了我的名声,我怎么着也得以牙还牙吧?”

    “……”果然,简然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蒲新蕊心虚的别过头,她咬着唇,纠结的神情使简然心中的不平顿时烟消云散。

    原来这个丫头,心地还不是特别坏。

    “算啦!我大人不记小人过,这一次,就放过你吧。”

    “你…你不恨我?”蒲新蕊诧异的望向她。

    简然摆了摆手,弯下腰伸手将她身上捆绑的绳子解开,“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我就知道,你葫芦里没憋什么好屁!”蒲新蕊撅起嘴,不服道。

    简然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的母亲不易,你可一定要听她的话,她是世界上唯一对你不求回报的人了,你可千万不能辜负你母亲的一片心意。”

    “……”在听到自己母亲时,蒲新蕊鼻子一酸,她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可嘴上还是不服软,道:“我的事情才不用你管呢。”

    “你的事情,我也懒得管。”简然将手中的绳子扔到地上,站直了身子,俯下头看着她:“被绑了一天,你还起不起得来?”

    “我说了不用你管。”蒲新蕊嘴硬的欲要站起身,“额…!”

    全身的酸麻感差点让她摔倒在地,好在简然及时扶住了她,“嘴硬!”

    蒲新蕊此时完全就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她依偎在简然的怀中,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她小声嘟囔道:“都说了…不用你管…”

    简然深吐一口气,摇着头:“你放心,把你安然送回家,我就不再管你了。”

    “……”

    两个人走到车库门前,此时突然想起一件事,简然窘迫的回过头,望向薛以峯:“那…那个…还得麻烦你,送我们回去。”

    “拜托我的时候,想起我来了?”薛以峯吃味的说道。

    刚刚的一幕,好在蒲新蕊是一个女人,不然,他不保证,他后不后悔。

    “嘿…嘿嘿…”简然冲他傻笑着。

    薛以峯低头,强忍住笑意,还是走到她们的面前,说道:“你可欠我一个人情。”

    人情…

    简然不解的看向他,这算是哪门子的人情?

    恐吓人的是他,绑人的是他,她只是让他选择了正确的道路,使他不走上歧途,这明明还要谢谢她,怎么就变成欠他的了?

    啧啧啧…果然是商业界奇才,能把虚的,说成实的,并且连眼睛眨都不眨一下,还好她足够宽容,才不会跟奸商一般计较。

    毕竟,她还是有求于这个人的,“就…把我们送到医院就好。”

    “你去医院干嘛?”薛以峯上了车,不解的问道。

    简然回过头看向沉默不语的蒲新蕊,道:“蒲妈妈现在应该还在医院吧,这个时候她一定担心坏了。”这时她对蒲新蕊说道:“我想,你也一定非常担心你妈妈吧?”

    “……”蒲新蕊低着头没有说话。

    简然第一次见到如此安静的蒲新蕊,心中不免心情大好,这丫头,原来还有吃瘪的一天。

    “你真的很爱多管闲事。”薛以峯摇着头,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行车的方向,还是对准了医院。

    很快,车子停到了医院的门口。

    蒲新蕊咬了咬唇,一脸纠结的表情。

    薛以峯见车子后座毫无动静的蒲新蕊,不禁皱起眉头,一脸不耐烦:“你还不下车?”

    “喔…”简然误以为是在催促她,她急忙将安全带松开,想要开门下车,这时薛以峯拽住她的手臂,“我说的不是你。”

    “……”蒲新蕊抿了抿嘴,还是没能开口,她安静的下了车。

    车上,简然不想再继续麻烦薛以峯,她疏远性的脱离了薛以峯的束缚,道:“麻烦了你一天了,剩下的路,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薛以峯这时重新发动起引擎,勾起唇角,道:“我记得,你还欠我一个人情。”

    人情…

    合着这男人还真的把荒谬绝伦的事情变成理所当然了?

    不过,蒲新蕊今天能够完好无损,还是薛以峯突然心软的缘故…

    简然左右想想,与其这个男人一直心心念念着这个人情,不如她就索性还了吧…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