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门第一闪婚〕〔长生五千年〕〔太傅帮帮忙〕〔重生神女凭实力开〕〔回到宋朝当暴君(〕〔农家小医女,撩夫〕〔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穿成残疾大佬的小〕〔陈东王楠楠〕〔大唐第一世家〕〔本小奴超A的〕〔邻家小哥是明星〕〔夫人又在吊打白莲〕〔绝品仙尊赘婿〕〔绝世好人〕〔林炎柳幕妍〕〔诅咒之龙〕〔我以年龄为生〕〔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霸道娇妻超有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恋爱从互穿开始 116:奇怪的情感
    . ,最快更新恋爱从互穿开始最新章节!

    “你为什么这么信任我呢?”薛以脉诧异的看向笑脸盈盈的简然,他郁闷的心情为之消散。

    简然理所当然道:“因为,你信任我呀!”

    看着简然美好的笑容,薛以脉的嘴角不觉弯起…

    百合见到含情脉脉的两人,她轻咳一声,对简然说道:“简然,我们今天就睡一间房吧。”

    “嗯,要不然呢?”刚刚也听说了,薛以峯令手下的人员开了两间套房,他们两男两女,自然是要分开居住的,那她们两个女孩子就理所应当居住同一件房间,百合的话无疑就是一句废话。

    一路上,简然越想越不对劲,即使自己的步伐走得再快,她碰到百合的那一瞬间,顶多令她踉跄一步,总不至于使她跌落池水中吧?

    而她还一副宽容大度的姿态,着实令简然反感。

    如果不是碍于自己身上没钱的话,她多少也得自己开一间独房,才不要和这个心机的女人住在一起。

    见简然一脸没好气,当着众人的面,一丝面子都不给她,百合不禁有些生气,她拉了拉披在她身上的西装,“阿嚏…”哆哆嗦嗦的打了一个喷嚏。

    “感冒了吗?”这时,薛以脉不禁关怀的问起。

    简然见状,生气的咬了咬唇,负气离开,“哼!”

    “简然!”薛以脉想要去追她,这时百合抓住他的手,虚弱的险些跌倒在地,“以脉,不要走…”

    “百合,百合!”百合意识完全消失,晕倒在他的身上,薛以脉惊慌的叫着她。

    在场的工作人间见此情景,顿时也慌了,唯独薛以峯冷冷一笑,“薛董,这…要不要送您的朋友去医院…”

    “不用了,她刚刚落水,想是感冒了。”薛以峯看向薛以脉,“你带着百合去房间吧,让女服务生给她洗一个热水澡。”

    “真的不用去医院吗?”薛以脉见昏迷不醒的百合,还是不放心的问道,这毕竟是昏迷呀。

    “酒店有专门的医务室,到时候我会让大夫过去看一看的,如果不放心的话,你陪着百合吧,我会叫人把餐点送到房间去的。”

    薛以脉不安的看了看门口,“可是…”

    “快去吧!百合的衣服还湿着呢。”薛以峯皱眉,催促道。

    见自己的哥哥发了话,薛以脉抱起百合,也只好随着工作人员来到了已准备好的房间。

    女服务生将热水放好,见倒在沙发上昏迷不醒的百合,一脸为难道:“先生…您可不可以帮忙一下…”

    薛以脉担忧的望着窗外,简然是跑去了哪里…

    “先生?”这时,女服务生再一次询问道。

    “啊…”薛以脉回了神,拘谨的看着陌生的女孩子,突然想到下周这里的所有人都将成为他的同事,他鼓起勇气,大胆的说道:“你…你可以不用叫我先生的…叫我以脉就好。”

    “额…”女服务生不明所以,但是碍于昏迷的女客人还在穿着潮湿的衣服,顿了顿,说道:“以脉先生,您可不可以帮一下忙。”女服务生再次询问道。

    “哦。”薛以脉这才反应过来,他一把抱起昏迷的百合,将她放在浴缸旁,“如果没什么需要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以脉…别走…”这时,百合虚弱的睁开眼睛,她轻轻的抓住薛以脉的手臂,哀求道:“别走…”

    “百合…”薛以脉为难道:“男女有别,我在这里太不方便…”

    “我们之间,还分什么有别吗?”

    女服务生站在一旁,听百合暧昧的话后,顿知两人的关系,她知趣的说道:“这里,就交给以脉先生吧。”

    “这不行。”薛以脉想都没想的拒绝道:“孤男寡女,会影响你的名声。”

    女服务员这才知道,原来两人不是情侣关系啊…

    百合紧紧抓着他的手,“不要走好不好,我害怕…”

    “可是我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你在房间等着我,好不好…”百合苦苦哀求道。

    “可是…”

    百合看出薛以脉的心思,她轻轻说道:“在薛董的酒店,简然不会有事的。”

    “……”

    “在外面等着我,我有话想要对你说,好不好?”

    薛以脉面露难色,可见到百合的模样,还是点了点头,“好吧…”

    ……

    简然一个人坐在酒店花园内,她坐在假石旁,望着平静的湖面,心中五味杂陈。

    奇怪的,自己的情绪好像随着薛以脉的举动而变化,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感觉,目光总是随他游走,他的情绪往往牵动着她的心情,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是同情吗?

    在知道他灰暗的童年后,在弄清亲生哥哥的算计后,是出于同情吗?

    可是,为什么在看到他和百合学姐在一起时,自己会这么生气,如果真的出于同情的话,那为什么自己又会有气愤的情绪呢…

    而自从她回到宿舍以后,薛以脉的人生,就真的与她无关了吗?可是,为什么在见到陌生的短信时,还是失了自己的思绪,还没待查证,就迫不及待的跑进别人的圈套里呢?

    对于薛以脉,她真的就这么没有防备之心吗?

    明明就是一个陌生人,为什么她的情绪会随着这个陌生人而变化呢?

    这种感觉,好像从同他一起度过同居的岁月开始,又好像重回到宿舍以后…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简然,你在这里。”这时,薛以峯的声音从她的身后响起,简然头都没有回,厌烦的白了一眼,“我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麻烦你不要烦我,好吗?”

    “怎么,也想推我入水吗?”薛以峯站到她的身边,皱眉看着简然一身埋汰的样子:“你一个女孩子,就不能干净一点吗?”

    简然微怒道:“我说了,百合学姐不是我推下去的!还有,我这一身衣服已经脏了,就不怕再脏一点,所以我想坐在哪里,就坐在哪里,你这个公子哥儿,如果看不下去,大可以离开,我可没拦着你!”

    薛以峯脸色微沉,“你说话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暴栗。”

    “我就是这么粗俗的一个人,你不喜欢听,可以不听。”简然没好气的说道。

    “我好心叫你去吃饭,你就用这种语气对我说话?”

    本来简然不想理薛以峯的,可是在听到他说到‘吃饭’二字时,自己的肚子却没骨气地适时响了起来。

    “咕噜…”

    简然咬着唇,低着头,使薛以峯看不到自己一脸窘迫的模样。

    薛以峯眸中含笑,“走吧,还耍什么小脾气。”

    简然回过头,看着那得意的背影,她气愤的拍打着自己的肚子:你就不能争气一点儿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