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当代华佗〕〔侯门庶子〕〔重生王牌妻:偏执〕〔赘婿当道〕〔赘婿当道(岳风柳〕〔迷踪谍影〕〔重生南非当警察〕〔我有百万技能点〕〔岳风〕〔上门赘婿岳风〕〔从灵气复苏到末法〕〔一世豪婿岳风〕〔紫玉公司岳风〕〔王者废婿岳风〕〔我是岳风〕〔岳风〕〔诡异天地〕〔神级狂婿岳风〕〔反派大佬的农家媳〕〔废婿岳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恋爱从互穿开始 037:商场再遇
    两个人在说说笑笑中挑选了不少粗毛线团。

    薛以脉手里举着编制说明书,有些为难道:“看着好难啊…”

    “这可是我们以后吃饭的家伙,今天晚上你就学习这个就好啦!”简然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你呢…”

    简然挑挑眉,“我当然是编舞啦!你忘记了,我们五天以后还要跟你妹妹比舞呢。”

    薛以脉的脸上一阵难为情,他强调道:“简然,你以后不要说她是我妹妹了…”

    在薛家,从来都没有承认过她们母女,虽然蒲新蕊的血液中流淌的是同他一样的血液,可是毕竟因为她们母女,妈妈曾经一度为此疯狂…

    在他的心里,蒲曼文始终是干扰他们家庭的因素。

    简然努努嘴,他们家庭的事情她也不方便插手。

    不过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发觉薛以脉是个非常心软的男孩子,他肯抛下社交的恐惧,主动站在她的面前,为她接下同蒲新蕊的赌约,也会勇敢的为她说话,更会在公众面前,闯入人群中撕毁照片,这一切的种种,全都证明了薛以脉的心灵,其实是软乎乎的。

    只是,这么柔软的一个男孩子,可能会不接受她们母女吗?

    “如果有一天,蒲曼文真的成为你的妈妈的话,你会不会接受呢?”

    薛以脉一愣,他迷茫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在薛家,我没有说话的资格…”

    薛以脉说得对,他之所以会搬出来自己住,完全是因为,在薛家,他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父亲清醒的时候,他总是给自己施加很多的压力,尤其是哥哥出国留学的那几年,父亲亲自为自己挑选了各科辅导老师,几乎没日没夜的要求自己学习,双休日还会强迫自己做一些户外运动,社交恐的他,无疑是对自己的一种折磨,面对种种的压力,他几乎没有拒绝的余地,越恐惧越会出错,越出错就越施加压力,长次以来,恶性循环…

    就连妈妈在世的时候,对他几乎没有过好脸色,妈妈专门为他准备了一条马鞭,在他的记忆中,他完整的童年,便是与那条血淋淋的马鞭为伴,在妈妈的面前,他始终小心翼翼,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直到这个家里变得安静起来,只剩下他和哥哥两个人。只是,哥哥的冷漠,让他无所适从,他觉得自己终究是多余的人,甚至说他是薛家的二公子,都会觉得是一种讽刺的话。

    资格,他从来都不具备,又如何来谈接不接受呢?

    简然抿着嘴,看着他垂下去的眼眸,就知道他一定又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害怕白天溺水的悲剧再次发生,她赶忙握住了他的手,笑嘻嘻的说道:“我跟你开玩笑的啦!”

    “然然?”这时,不远处,传来憨厚粗狂的声音。

    简然一怔,见到方正时,身体僵在了原地。

    白天的冲动,让薛以脉的神经变得紧张起来,这一次,他站在简然的前面,让她躲在自己的身后,生怕方正再一次伤害她。

    “额!”简然诧异的看着他的背影,心中阵阵感动。

    “阿正,你又要做什么…”薛以脉的眼神中充满了戒备,以简然的身份对方正说道。

    “我…”面对简然的疏离,方正竟然觉得十分不是滋味。

    他在商场里思索了一天,也在自我检讨,是不是这两天,他确实有些过分了…

    方正走上前,刚要开口说话,这时他的身后响起了柔和的声音,“是简然吗?可以请你喝咖啡吗?”

    百合刚好下了早班,见到店外的三个人时,思索再三,还是走了过来。

    方正赶忙转过头,见到百合的那一刹那,瞬间发出讨好般的笑容,“这么巧,我也想请然然喝咖啡呢…”

    百合看都没有去看方正一眼,径直走向简然(薛以脉)说道:“我们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聊天了,今天,你有没有空啊…”

    薛以脉见到百合的一瞬间,眼神便挂在她的身上,怎么都移不开,往日的回忆全都涌了出来,满脑子都是她嫣然的笑脸,甜蜜的过往,以及她毅然决然的背影。

    像是被一支巨大的针筒插进胸腔,无情的揪住了残喘的心弦,一点一点抽干跳动的血液,再拔出他体内的同时,也拖出了封存已久的血淋淋的回忆。

    撕心裂肺的感觉,让他的五官顿时纠缠在了一起,他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心脏处,大口的呼吸着…

    简然见状,急忙拒绝道:“他今天没空。”

    百合见到来人,像是见到了久违的朋友一样,优雅一笑,“以脉,你最近过得好吗?”

    “你有什么资格来问我过得好不好。”也许是出于情敌的敌意,也许是在为薛以脉的过去抱不平,简然冷漠的回应着她。

    百合似乎已经预料到薛以脉的反应,她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转而对方正说道:“方正,对于昨天的事情,你是不是也要向以脉道个歉呢?”

    其实不用百合提醒,消了气的方正也正有此意。

    眼前的男人,脸上挂着红肿的弧度,他的确应该为自己的冲动道歉…

    方正点点头,“我也正有话要对你说呢,薛以脉。”

    百合拍拍手掌,挑眉说道:“既然这么巧,你同以脉有话说,那我就要拉着简然去喝咖啡咯?”说着她的手臂自然的挎在简然(薛以脉)的手腕处,拉着他僵硬的身体朝一楼的咖啡厅走去。

    “别走…”简然暗道糟糕,有些着急地想要拉住他们二人。

    薛以脉之所以会得反应性抑郁症,其中一定有百合学姐的原因,她不能让两个人单独相处,一定会出事的!

    简然想要追上去,却被方正及时扣住肩膀,他的手掌宽大且有力,简然不觉有些吃痛的弯起腰来,“你你你,轻一点!”

    方正后知后觉,他急忙松开了手,双手不安的摩擦着,十分窘迫。

    “你要跟我说什么吗?”还在气头上的简然当然对自己的青梅竹马没有好气。

    虽然方正不知道这几天他暴揍的对象就是她,简然。但是今天白天的态度,让她彻底对方正失望。

    面对众目睽睽,这个竹马哥,竟然不站在他的一边,选择不信任她。

    这种貌合神离的滋味,她又怎么能够忘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全职艺术家〕〔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