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姜鸢也尉迟〕〔更宋〕〔真千金她是全能大〕〔女配拒绝当炮灰〕〔能穿越的我该怎么〕〔嫡女贵嫁〕〔反派大佬的农家媳〕〔我外婆是武则天〕〔我,最强弃少〕〔都市之超级恋爱系〕〔百诡夜宴〕〔腹黑老公专宠妻〕〔上门狂婿〕〔我继承了诸天执法〕〔太古吞天诀〕〔无限位面之绝对追〕〔皇宫百年无子嗣她〕〔从小鲜肉成为文娱〕〔最强降维打击〕〔我捧红了半个娱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恋爱从互穿开始 041:告知蒲曼文真相
    ,

    “只是…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出去赚钱呢…”简然看着眼前堆成山的粗毛线团,陷入沉思。

    薛以脉见状,他安慰道:“你今天累了一整天了,就不要再去想这些了,我们明天织吧。”

    简然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洗漱完毕后,简然躺在床上,没多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一夜好眠,当第二天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简然从睡梦中醒来,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嗯~好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

    简然侧过身子想要叫醒薛以脉,当她看到床边上坐着的背影时,着实吓了一跳,“你在那里干什么?”

    她爬起床,凑过去一看,薛以脉的身边摆放着四五个针织篮,与此同时,他手中的动作越发的熟练了,针线听话得在他的手中缠绕。

    “不是吧?这些都是你织的?”简然拿起其中一个针织篮,她简直不敢相信,一个男人在一夜之间竟然编制这么多小篮儿。

    薛以脉点点头,手中的动作越发加快,说道:“我本来想用你昨天教我的方法试一试的,没想到就停不下来了,越织越有趣。”

    “你是天才吗?天啊,你太厉害了!”简然毫不掩饰的夸赞道。

    “……”薛以脉的身体一僵,这句话,仿佛在哪里听过,他的眼前浮现那张嫣然的笑脸…

    如果,我想要重新追回以脉呢…

    那天的话,还在他的耳边不断环绕,让人不得不在意。

    “你怎么了?”简然见发愣的薛以脉,不禁用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不解的问道。

    “没事…”薛以脉摇了摇头,他看着那堆针织篮儿,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只能编制一些简单的小篮子,看上去有些简陋,不知道能不能卖钱…”

    “你已经很棒了,好吗?”简然轻轻的捶了捶他的肩膀,赞赏道:“虽然织法略显粗糙,不过我们可以便宜一点卖嘛,好在今天就有一节课,我们上完课就回家接着编制,我想,等到明后天,我们就可以出去摆摊了~”

    薛以脉略显迟疑,“那…我也要去吗?”

    “当然咯,我们要一起为这个家而奋斗嘛!”简然不假思索的说道,随即感觉有些不对劲,尴尬的解释道:“额…我是说…暂时的家…”

    “……”薛以脉低下头,弯起唇角。

    感觉自己越解释越乱,索性不再说话。

    ……

    此时,一辆黑色加长劳斯莱斯停在公寓楼下。

    “薛董,您不上去吗?”这时,司机问道。

    薛以峯紧蹙着眉头,蒲曼文那天亲自来找他,目的虽说为了蒲新蕊,可是他不相信,往日胆小如鼠的薛以脉,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人家一巴掌。

    换做平时,以脉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难道是为了那天的女孩子吗?

    以脉,真的又恋爱了吗?

    滋滋滋…

    这时,薛以峯的电话震动了起来,他拿出手机一看,正是蒲曼文。

    “喂。”磁性的声音在安静的车内响起。

    “想不到薛董办事竟然也会婆婆妈妈,事情已经过去几天了,我迟迟没有等到剧组的电话,您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呢?”电话那头,蒲曼文开门见山的说道。

    薛以峯冷笑,“蒲大明星是不是有些过于自信了?我好像从没说过我会为了以脉,答应你的任何条件吧?”

    “难道,我女儿的耳光,就白挨了吗?你们可是亲兄弟,长兄如父,弟弟犯的错,难道不应该哥哥来擦屁股吗?”蒲曼文有些着急地说道。

    确实,当天她气冲冲的跑去找薛以峯算账,表面上是为了替自己的女儿出气,实则是因为接下来会有一部大制作,好多明星抢破了头都想要争取其中的角色,而薛以峯恰恰与这部制作的导演有几分交情,她索性顺水推舟,将条件摆在薛以峯的面前。

    只是,薛以峯好像从来都没有点头。

    “呵…”薛以峯不屑道:“他自己做的事情,就要自己承担。反倒是蒲大明星,自己的事情,非要用女儿拿来垫背,这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了吧?”

    “不近人情?不知道是谁竟是做一些不近人情的事情呢?”蒲曼文气急,一时脱口而出。

    果然,听到这话时,薛以峯深邃的双眸滑过一丝冷冽,他缓缓道:“你在威胁我?”

    “没有,我没有在威胁你,我只是在请求你,帮我这个忙。”饶是年长薛以峯二十来岁的蒲曼文,听到薛以峯的语气后,气焰也随之淡了下来。

    一个连亲生父亲都敢推下楼的男人,心地该是多么的可怕。

    面对这样可怕的男人,她只有逆来顺受。

    薛以峯冷笑,“你的态度,好像不是在请求我。”

    “你想让我怎么做?”蒲曼文的心一紧,她不安的问道。

    “蒲新蕊年轻气盛,的确应该吃点亏,长长教训了。”

    “你想做什么?!有什么事情你冲着我来,不要为难我的女儿。”电话那头,蒲曼文显然着急了。

    薛以峯好笑道:“我才没有想做什么呢,我只是提醒你,你的女儿最近好像出入夜店,很频繁呢。”

    “你在胡说什么?”蒲曼文莫名其妙的说道:“她每天都有好好的上课,什么夜店,你在说什么?”

    “蒲大明星,您认为,我薛以峯会是乱说的那种人吗?”薛以峯的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弧度,“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母亲****儿也要紧随其后,难道你们蒲家的基因,皆是如此吗?”

    犹如一记闷雷,劈在蒲曼文的头顶。

    怎…

    怎么会…

    自己一向视为骄傲的女儿,怎么会出入那种嘈杂的地方?

    她们每天都有好好的通话,蕊蕊不是在上课,就是在舞房练舞,怎么可能…

    “哦,忘记向你请教了。”这时薛以峯讥笑道:“您每月给自己女儿零花钱的速度,我真的应该要向你学习了呢。”

    “怎…怎么说…”蒲曼文心中有股强烈的不好预感。

    “随随便便就能出手宴请整个舞厅的人,果然是蒲大明星的女儿呢,出手果然阔绰,连我都要甘拜下风了呢。”

    “你不要胡说,蕊蕊根本没有那么多钱!”这一次,蒲曼文铁定不信。

    蒲新蕊每月的零花钱,都是有数的,就是怕她不会理财,所以才…

    这时,蒲曼文的脑海中浮现薛以脉的脸庞。

    该不会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第一战神杨风〕〔吾,可撩〕〔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开局地摊卖大力〕〔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获得永恒不死〕〔沐晴沐泽〕〔我是剑仙转世〕〔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