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楠〕〔战龙归来〕〔我生为王林北〕〔铁血兵王林北〕〔我生为王〕〔战龙归来林北〕〔渣总追妻火葬场〕〔拐个师父回现代〕〔耀世兵王林北〕〔斗罗之最强场控〕〔超二的我加入了聊〕〔镇国龙婿〕〔血蓑衣〕〔召唤星海〕〔我生为王林北〕〔都市巅峰战神〕〔腾飞我的航空时代〕〔圣血帝尊〕〔铁血兵王林北〕〔我姐姐实在太宠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恋爱从互穿开始 042:忘记生日
    ,

    “蒲大明星,想必你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就不打扰了,再见。”薛以峯的双眸像是流泻在刀刃上的白芒,锐气而冰冷,他缓缓勾起唇角,挂断了电话。

    蒲曼文,想要威胁我,是不是还不太够格?

    惊讶,背叛,愤怒,失望,心痛,各种情绪一并涌入蒲曼文的心间。

    一向在她面前乖巧懂事的女儿,竟然在别人的口中听到了几近让人抓狂的消息,她像个傻子一样,被自己的女儿蒙在鼓里,任由他人嘲笑。

    像是被自己的女儿撕光了衣服,赤身在外,感受着他人无情的嘲弄,自己则无地自容。

    心痛的同时,更多的便是愤怒。

    “蕊蕊,你现在哪里,我要见你一面。”很快,蒲曼文拨打了电话。

    “妈妈,你果然很守时嘛!”电话那头,接到蒲曼文电话的蒲新蕊,开心的笑着说道。

    “今天不管有没有课,你先回家来,我有事要和你说。”

    “妈妈…你怎么了…”蒲新蕊感觉妈妈的语气十分急促,像是在压抑着情绪一样,不禁让她心里有些不安。

    “回家再说!”蒲曼文愤怒的挂断了电话,让司机开回自家的小洋楼处。

    蒲新蕊看着手中早已挂断的电话,心中忐忑不安。

    “新蕊,怎么了?”在一间精致的房间内,床上身穿白袍睡衣的男人拂过蒲新蕊的肩膀,暧昧的在她的耳边蹭了又蹭。

    “吴昊,我想我今天不能陪你了,要和你说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我先回家了。”蒲新蕊站起身,惊慌的想要离开。

    “是不是你妈妈知道我们的事情了?”床上的男人没有丝毫不安,他泰然的侧躺着,满脸坏笑的说道:“这样更好,我们可以不用偷偷摸摸的了。”

    “吴昊,你不要胡说了,我真的要走了。”越发的不安,让蒲新蕊的脚步更加急促。

    很快,蒲新蕊打车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她打开门的那一刹那,赫然见到妈妈就坐在沙发的正中央,一脸严肃的看着她,不禁吓了她一跳,“妈…妈妈…”

    “蕊蕊,你老实告诉我,给以脉的零用钱,你花在哪里了?”蒲曼文强制压住胸腔的怒气,开门见山的问道。

    !!!

    蒲新蕊的心脏顿时停跳了几拍,她瞬间低下了头,不敢直视蒲曼文,结巴的说道:“给…给薛以脉了呀…”

    “你还在撒谎?!”蒲曼文的手怒拍向茶几,顿时‘啪’的一声,响彻整个客厅。

    “妈…妈妈…”从未见过这样生气的妈妈,蒲新蕊的腿为之一软,她吓得眼泪都要哭出来了。

    “你所谓的晚课,是不是就是夜店生活?!快说!”蒲曼文气急,大声呵斥道。

    蒲新蕊跌坐在沙发上,她哭着求饶道:“妈妈,你原谅我,我只是一时贪玩,我保证下次不会了妈妈…”她颤抖的双手拉住蒲曼文的衣角,请求着原谅。

    蒲曼文愤愤地甩开她的手,道:“让你读书是想让你放纵自我的吗?!小小年纪不学好,不但学会跟家长撒谎,而且还要挥霍给以脉的零用钱,去宴请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你…你真是太丢人现眼了!”

    “妈妈…我错了…”连串的泪水喷涌而出,她瘫坐在沙发上,不断的祈求着妈妈的原谅。

    蒲曼文真是恨铁不成钢,道:“从小我们母女就被人瞧不起,你非但没有替我争口气,反而背着我大肆挥霍,放纵自我,如今沦为人家的笑柄,你真是…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妈妈…我…”蒲新蕊想要为自己辩解着什么,这时蒲曼文的电话突然响起。

    蒲曼文见到来电显示后,怒气稍微下降几分,她示意蒲新蕊不要说话,走到一边,就在接起电话那一刻,立马摆出一副谄媚的表情:“哎冯导,哎是是,我现在没有在忙,您说…”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话,蒲曼文顿时喜笑颜开,“真的吗?冯导您愿意给我这个机会真是太好了!嗯?不过什么?”

    “……”冯导在电话的另一头,似乎在说着什么要求。蒲新蕊见妈妈的笑容顿时僵硬在脸上。

    “…啊?额…我在听呢冯导。”蒲曼文复杂的看了一眼蒲新蕊,将手捂在手机上,似乎不想她听到谈话内容,“只有我去,可以吗?”

    “……”对方似乎不容得蒲曼文和他讲条件,仅说了两句话就挂断了电话,只剩下‘嘟嘟’的声音,蒲曼文失神的站在原地。

    “妈妈…妈妈?”蒲新蕊擦干眼泪,轻轻的摇晃着她的胳膊,“您怎么了?”

    “额?没什么。”蒲曼文漫不经心的说着,已然消了怒气,她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对蒲新蕊说道:“我今天晚上有事,你先回宿舍吧,我们的事,以后再说。”

    “妈妈,你去哪里?”见蒲曼文又要出门,蒲新蕊急忙问道。

    “有些工作上的事情,你自己打车回去吧。”蒲曼文说完就打开门,大步离开,连蒲新蕊说的话,都没有听到。

    “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呢…”蒲新蕊失落的看着安静的大门,自言自语道。

    妈妈保证,到时候一定不再食言,会按时回到帝都,给你过上一个难忘的生日宴会。

    妈妈的话,还在耳边不断回响。

    本以为突然接到来电,是因为妈妈记得自己生日的缘故,却没想到,是一场惊心的质问。

    仅仅接到一个电话而已,又将自己一个人扔在家里。

    “对不起蕊蕊,妈妈工作太忙忘记了。明年妈妈一定给你补上好不好?”去年的时候,妈妈明明这么承诺着。

    可是,今年又忘记了…

    蒲新蕊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年头妈妈没有为她过生日过了,而蒲曼文因为工作,不但没有时间陪她,而且还不允许让她对外声称她们母女的关系。

    从小到大,没有见过父亲,母亲也对自己的存在渺不足道。似乎她们之间唯一见面的理由,就是去薛家看一看吧。

    她几乎不懂亲情的味道,但却无比渴望,父亲那边的白眼,让她的世界只有妈妈的位置。

    可是…

    “呵…”蒲新蕊自嘲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