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她不飞升就会死 第一章 她穿回来啦!(求收藏)
    . ,最快更新影后她不飞升就会死最新章节!

    轰——轰隆隆——

    乌云遮天蔽日,雷光在乌云中不停的闪动,让人极为压抑。

    一剑峰上。

    狂风将万年古树吹得沙沙作响。树影斑驳摇曳,好似鬼魅的召唤。

    风萧萧身着一身白衣,手执仙剑,轻柔的发丝被狂风卷起,划过一道道不规则的轨迹。

    她黛眉紧锁,额角慢慢渗出一滴滴的冷汗,抬头望着天上的雷云。

    这明显不同寻常的飞升雷劫,让她极为心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咔嚓——”

    最后一道雷劫应声而下,直击向风萧萧。

    “啊!”一声短促的痛呼过后,风萧萧两眼一黑,不省人事。

    半梦半醒间,恍惚记得一个谪仙般的男子,白衣执棋,声音清冷。对自己说了许多的话。

    内容过于繁杂,风萧萧当时意识有些迷糊,只记得一句话——“不飞升,就得死!”

    ——

    巴勒莫山支脉伊勒呼里安山,匯江水潺潺从山间流下,青山白云碧水。

    一道雷光划破天际,转瞬即逝。

    狭窄的小屋中。风萧萧盘腿坐在地上,右手拄着下巴,左手拇指摩挲着食指骨节,正眉头紧锁的怀疑人生。

    风萧萧原本就是个穿越者。在现代苦哈哈的从赤贫一路努力到一方豪富。

    在27岁的那年,赶了个时髦,莫名其妙穿越到了修真界,好不容易修炼到飞升。

    一觉醒来,三千年的努力化为泡影,直接被劈回了现代。

    自己22岁的盛夏。——赤贫的盛夏。

    “哐哐哐——”

    嚣张的砸门声混合着叫嚣声在门外骤然响起。“快开门,再不开门我找人撬锁了啊!”

    风萧萧不悦的皱了皱眉,心道这种无理之人合该拿去沉塘。

    起身向门边走去,还未到达门口,就听到刺耳的叫骂声再次响起。

    “还不开门,再不开门就给我收拾东西滚出去!这房子我不租给你了!”

    门唰的一下被风萧萧从屋内拉开。

    用全身气力砸门的房东,险些一下子栽进屋内。

    风萧萧单手抵住房东额头,将她推到门外。“不租可以,把我剩下的房费和押金退给我。”

    房东被推的一个踉跄,刚要开骂,就听到这臭丫头要退钱,哪还能有好话?

    “你小小年纪不学好,是钻钱眼里了怎么着?怪不得自己没房子当京漂呢!都是因为欺负我这种老人家不修德!”

    风萧萧皱眉:“我漂不漂与你无关,我交了房租你赶我走,退我钱理所以当。”

    风萧萧自从元婴之后,哪天不是被宗里小辈千求万乞的跪舔?就差没每天早中晚三炷香被供着了

    要不是穿回到她上辈子最窘迫的时候,风萧萧也不会和她废话。毕竟一分钱逼死英雄汉。现在是真的穷。

    房东看这臭丫头竟敢跟自己顶嘴,心道真是长能耐了啊!不收拾收拾你,你这是还想上天啊?

    “我和你说过了吧?你在这住的最后一个月,房子的所有权是不完全属于你的!

    我找人看房你要随叫随到才行!昨天那个要来看房子的姊妹,是很有可能入住的!人家说七八千也可以。

    结果现在人家没看到房子,客人流失了,你要包赔我的损失!

    看你现在的穷酸样,都吃了好几个星期泡面了!没钱桥洞不能住?住什么房子?

    押金和剩余的房费全当给我的补偿,你现在就收拾东西走人!

    我同情你到这个份上已经仁至义尽了!”

    这臭丫头一个人在京都好几年了,身边连个撑腰的人都没有。

    就算把她撵出去露宿街头又能怎么样?还不是怪她自己穷?有钱就住自己房子了。

    风萧萧上辈子22岁那会是个软包子,别人说什么也都不吭声,低着头得过且过。

    不过自打到修真界当了剑修之后,风萧萧便一入剑宗深似海,从此软妹是路人。

    在女汉子之路上一骑绝尘,再也不复返了。

    风萧萧一听这话,火气蹭——的一下子就上来了。

    “不讲理是吧!姑奶奶的钱不要了!

    今天我就把你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砸了,我还不相信那些家电抵不了我那一万多块钱!

    反正你也知道我穷,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剑修怕正面刚么?不去主动招惹别人都是他们仁慈了,居然还有人敢先找茬!

    说完之后就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房东见她也耍无赖,坐在地上就开始号啕大哭。

    “诶呦!大家来看看啊!没天理啊!欺负老人家啊!恶租客要欺负我这种无依无靠的老人家啊,有没有人管管啊?”

    吵闹声把周围的左邻右舍全部吸引了出来。

    “阿姨,怎么回事?”

    “这坏丫头不给我房租,我叫她搬出去,她不搬,还要砸我的东西啊!

    我老伴死的早,孤苦无依,全靠收租生活。她这样欺负我,这叫我可怎么活啊?”

    周围的邻居全对风萧萧这边指指点点。

    “这也太过分了,年纪轻轻的怎么不去赚钱,欺负老人家干什么?”

    “世风日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阿姨,你放心,我们一起给你讨回公道,这种人不配为人!”

    风萧萧虽然肉身修为全无,但大乘期的神识还在,左邻右舍外加房东的吵闹声着实叫她心烦。

    风萧萧直接开门,看着地上哭闹不止的老太太。

    “别在这里哭,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直接去死。”

    周围的声音像被按了暂停键,瞬时消音。

    她抬头看向众人:“具体怎么回事你们知道?瞎呛呛什么?”

    众人立刻反驳。

    “你一个小姑娘欺负老人你还有理了!”

    “什么道德水平啊?尊老爱幼不知都么?”

    “租房子就要给钱,不然就别住,欺负孤寡老人还要不要脸了?”

    风萧萧单手附上神识,用力的拍在门上,整只手都陷进门里,防盗门上顿时出现一个两三厘米深的手膜。

    “来,谁要为她打抱不平,站出来,咱俩单独聊聊。”

    众人再也没有刚才嚣张的气焰,都低头不语,胆小的更是直接回了房间。

    房东也被吓的够呛,嘴哆嗦着吼道:“你这样丧尽天良,难道不怕死了都没人在你坟前哭么?”

    风萧萧淡淡的瞥了一眼她,“别在我的坟前哭,脏了我轮回的路。一个星期之内我会搬走,别再来烦我,滚!”

    房东被她吓得一个哆嗦,爬起来就跌跌撞撞的跑了。

    回到房间,风萧萧席地而坐,还好她的空间和庞大的库存随着自己一起穿回来了。

    得赶快修炼,抓紧赚钱,受气不利于自己的道心稳固。

    免得自己一气之下作奸犯科,直接把房东老阿姨给剁了。

    服下一枚洗髓丹,闭眼陷入修炼。

    再睁眼时风萧萧已经成功引气入体,修为也到了练气四层。

    干掉普通的鬼怪应该不成问题。

    她决定这一个星期之内去解决一些豪门的非科学事件。太穷了,羊要挑肥的宰。

    在网上搜索灵异事件热帖,鼠标下滑,在几个地点上画个圈,看网友说的绘声绘色的,还真有可能是真的。

    网络真是个好东西!明天早上就去捉肥羊!

    至于飞升,先靠边等着吧!得保证自己不流落街头,活到下个月再说。

    ——

    翌日。

    晨跑过后,风萧萧拿着信用卡里仅存的5000额度,买了一套看着还算过得去的行头。

    曾经在现代混到豪富的她知道,这年头笑贫不笑娼,穿的太过寒酸,就算你是仙女下凡,也没人尊重你。

    风萧萧提着手包,戴个墨镜,脚踩恨天跟,气场瞬间两米八。昂首挺胸,哒哒哒的走到一个别墅区门口。

    就看到几个道士打扮的男人恰巧进去。她心道找对地方了。

    提步上前,对保安抬抬下巴,淡淡的的说:“开门。”

    保安一看这气场,再看看这打扮,肯定是哪家的千金啊,能不得罪最好别得罪。

    可是这是封闭小区,不让外人随意进入。万一出事他是要担责任的。

    有些纠结的立刻尽职敬礼,开口问道:“小姐,您去哪户?”

    风萧萧单手摘下一半眼镜,挑挑眉,用你居然不认识我的眼神看了一眼保安,最后一脸不耐烦的道:“五区b栋。快一点,我赶时间。”

    保安知道这户闹鬼,这几天一直找些乱七八糟的人驱鬼,要是有人追责可以直接推倒他家身上。

    也不想招惹这小姑奶奶,直接把风萧萧放进去了。

    风萧萧用神识覆盖整个小区,轻松的找到了那几个道士。也没客气,直接提步跟了上去。

    不是说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最恨你的永远都是同行?这都是自己今天的冤家。

    走到五区b栋,就看见有个穿着蓝西服的四五岁小男孩站在门口,左手抱着个红裙子洋娃娃,右手不停的砰—砰—砰—拍皮球。

    小男孩父母一脸焦虑的站在他旁边。

    男人还好只是看上去有些憔悴,女人在旁边不停的抹眼泪,衣着虽然依旧整齐,但整个人的情绪明显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孩子的爸爸正在和其中一个年老道士在交谈。

    “这孩子每天都说晚上有个小姐姐陪他一起玩。可我们家也没来小女孩啊。大师你快帮我们想想办法吧!”

    那道士捋着胡须思考了一下,在小男孩身边蹲下,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温和。

    “小朋友,每天陪你玩的姐姐长什么样?都什么时候来陪你玩啊?”

    小男孩睫毛颤了颤,抿紧唇。死死地抱紧娃娃,低头继续拍球,一声不吭。

    遭到无视,道士也不介意,继续问小男孩:“能不能带爷爷去看看小姐姐啊?”

    小男孩依旧没反应。男孩的父亲尴尬的笑笑,摸着儿子的头道:“他知道我们要找人把他的小姐姐赶走,这几天一直在闹别扭。”

    男孩的妈妈听到这话终于崩溃,歇斯底里的高声喊道:“什么小姐姐?那就是个恶魔!”

    伸手拽过小男孩,把小男孩的后衣领往下一扒。力气大的小男孩整个人被拉的一个咧斜。

    男孩后背上是一道道狰狞的红痕,好似让什么东西勒出来的。纷乱交错,一直蔓延到大椎,看着十分的渗人。

    男孩的妈妈崩溃的哭喊,“这都是那恶魔弄的!一开始只有腰上一块,现在都蔓延到脖子了!谁知道再这样下去孩子会不会有事?我的宝贝啊!呜呜呜。”

    女人抱着孩子就撕心累肺的大哭。

    男人看到这场景,也抱着老婆面露悲戚。

    那道士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高冷人设不能崩,拂尘轻轻一甩,冷淡的说:“无需担心,贫道定会帮你解决。”

    旁边和尚、牧师、心灵现象研究会会员,驱魔师,阴阳师和2个道士、6个跟班也纷纷附和说自己能解决。

    跟在最后的风萧萧,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跟了进去。

    估计是因为人太多,呼呼啦啦一帮人,屋主也没记清到底请了谁。

    其他几人对一个女人也不在意,毕竟干这行厉害的都是男人。

    女人只是看着好看,真要上手力气上就比不过男人。

    房子很大,一共四层,小男孩住在三层的最里侧。

    风萧萧一路走来并未发现任何异样,也没有看到传说中的小姐姐。

    男孩的父亲解释说:“宝贝每晚会看到小姐姐,白天的时候应该不会出现的。”

    于是大家决定先休息,等半夜再看看情况。

    是夜,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闷热的空气使人格外的烦躁。

    所有人吃过晚饭,都百无聊赖的坐在大厅中,等待小姐姐的出现。

    滋滋滋——灯光忽然闪了闪,明明灭灭的灯光下,整个别墅的照明,都变得昏暗下来。

    砰—砰—砰—

    几声拍皮球的声音在三楼响起,打破了一室的寂静。

    “哈哈哈哈哈~”。

    小女孩清脆的笑声伴随着踏踏踏的跑步声随之而来。

    众人皆神色一凜。

    “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