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废婿归来陈华〕〔陈华〕〔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慕少的千亿狂妻〕〔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爆笑穿越:王妃是〕〔江辰唐楚楚〕〔龙零〕〔我的治愈系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她不飞升就会死 第三章 邪修(求推荐票)
    . ,最快更新影后她不飞升就会死最新章节!

    “我好怕。”小男孩的声音。

    “不要怕,我会把他们都赶走的。”

    “爸爸也会被赶走吗?”

    萌萌嘻嘻笑了两声道:“当然。”

    “可是宝贝想和爸爸在一起。”

    “不行哦,爸爸已经成为妖怪的手下了哦。”

    “嘻嘻嘻。”

    “没关系,我会帮你对付妖怪的。所以,你一定要听我的话哦!”

    “宝贝!”小男孩妈妈惊恐的尖叫,冲进房间,抱起小男孩,就往外跑。

    萌萌被遗落在床上,脖子僵硬的转向风萧萧。玻璃眼珠与风萧萧对视。

    玻璃眼珠虽是死物,却叫人莫名的感觉到阴森。

    风萧萧也不多废话,抽出诛心剑,愣生生的抵在萌萌脖子上。

    视线对上萌萌那双玻璃眼镜,风萧萧问道:“是你自己离开,还是我弄死你,再把你带走?”

    萌萌目光幽幽的看着风萧萧,被诛心剑的威压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众人见风萧萧手里突然多出来的剑,都吓了一跳。

    小男孩的爸爸顿时大喜,这是搞到真的了啊!没有看到那凭空出现的剑吗?

    从进大门到现在都没吱过声的年轻道士,看见风萧萧手里的剑有些意外。

    脱口而出“这是你的本命灵剑?”

    风萧萧挑挑眉看向小道士。

    心道:呦!这还真有个懂行的啊。

    见风萧萧没说话,小道士轻咳一声,掩饰尴尬,继续道:“感觉威压比你强很多。”

    听了这话,风萧萧的脸有一瞬间扭曲,穿回来后修为全无,也不是她自己想的啊!

    没见过本命剑比主人修为高的吗?这人难道是小道士点读机么?哪里疼痛点哪里。

    咬牙切齿的道:“你怕不是想随这娃娃一起去了!”

    小道士赶紧闭了嘴。

    萌萌趁风萧萧不注意,身体慢慢的向外滑动,试图躲避剑锋。

    却被风萧萧轻飘飘的一眼看的僵住。连忙道:“嘻嘻嘻,你不能杀我。”

    风萧萧完全不理会它的挑衅,剑修就是直接干,搞什么花花肠子?

    直接拿剑在它身上捅了两个窟窿。

    “啊——”萌萌凄厉的喊声在整个别墅里回荡。

    风萧萧轻飘飘的道:“我弄死过的器灵比你吸收过的灵气还多。”

    随着器灵的死亡,娃娃的颜色,从明艳瞬间褪色,直至变成全灰。

    小男孩的哭声也随之响起。

    “啊!小姐姐,小姐姐,呜呜呜……”

    空气徒然振动,别墅周边的天色一下子变暗,明明是上午,看着却像是晚上八九点。

    风萧萧嘴角抽了抽,好像真惹事了啊。

    给小男孩一家三口一人塞了张防御符。

    嘱咐道:“贴身带着,千万别拿下来,这事还没完。”

    “是鬼气!”和尚手里捏紧佛珠。看向开始淅淅沥沥下起小雨的窗外。

    大家纷纷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准备战斗。

    老道士质问汤缘道:“你到底干了什么?”

    风萧萧瞥了他一眼。

    “如你所见,杀死了一只邪恶器灵。”

    那小道士闻言,摸着下巴,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道:“那灵器会不会是镇压这里的邪祟用的?”

    风萧萧道:“很有可能,不过它已经被邪气侵蚀了,时间再久些,很有可能操纵邪祟作乱。”

    “啊!”缩在墙角的一个小助理突然摔倒,惊叫一声,脸色苍白。

    “怎么了?你不要紧吧?”阴阳师跑过去扶起他。

    见他没回应,喊了他一声。

    “小赵?”

    助理小赵满脸泪水,声音沙哑的道:“脚。”

    “脚怎么了?”阴阳师赶快俯身为他检查。

    小赵的脚脱臼了。

    “有人拉我的脚,很大的力气。”

    小道士问:“谁?”

    小赵边哭边用颤颤巍巍的声音说:“不知道。”

    驱魔师指着小赵的脚,脚腕附近有个清晰的手印。

    小孩子的手印。

    老道士都吓懵了,自己就是到处骗骗钱,有人找他做法事,他就按祖传的古籍做做样子,一般都能解决,何时见过这阵仗!都怪这小娘皮!

    指着风萧萧,面色扭曲的职责道:“要不是你,它们现在也不会出来!都是你害了大家!”

    风萧萧故意好奇的问他:“道士不是以斩妖除魔为己任么?怎么真碰上事你就怂了?”

    老道士被噎了一下,也不再呛声。

    想起刚才风萧萧塞给雇主一家的东西。什么脸不脸的,老道士可管不了那么多,保命最重要。

    “你那灵符多少钱?我跟你买!”

    风萧萧一听这个好啊,正缺钱呢!眼珠一转。

    “一千万一张,保证你平安出去。”

    “好!我买!”

    其他几人也纷纷买了一张,别管用的到用不到,在这儿的谁都不差这点钱,有备无患。

    风萧萧心里美滋滋,八个人加六个助理一共十四张。支付宝瞬间到账一亿四。

    乓——乓乓——乓乓乓——

    什么东西砸窗子的声音。

    众人寻声看去,窗上不时地露出小孩子的手印。外面却没有人。

    房间里慢慢的升起白雾一样的东西,无声的飘动着。

    老道士道:“那白雾是什么?”

    阴阳师皱着眉答:“不知道,也许是因为温度突然下降。”

    白色的雾转着小圈,小圈慢慢化成小孩子的脸。

    驱魔师拿着降魔杖,戒备的道:“是小孩子。”

    小圈看上去数量很多,起码有一两百个。

    烟雾围绕着小男孩,想去拉他,却被一层光罩阻隔了。

    “嘻嘻嘻~一起来玩吧!”

    小男孩吓得惊恐的大哭。死死的抱着妈妈的脖子。

    几人纷纷的攻向白雾,但效果甚微。

    风萧萧本想着所有的都出来再一锅端,现在看这情况,也怕把小男孩吓出来个好歹。

    拿出一张封锁阵,将整个别墅封锁。

    再拿出来一个木鱼,木鱼呈暗红,正中阴刻万字金刚符,通体有金色的流光闪动,一看便知绝非凡品。

    风萧萧将木鱼递给了和尚。

    问他:“地藏经会念吗?”

    和尚有些无奈,这最基本的经书怎么可能不会念?点点头道:“会。”

    接过木鱼就开始念《地藏经》。

    “慈因积善,誓救众生,手中金锡,振开地狱之门。掌上明珠,光摄大千世界……”

    《地藏经》的经文,在木鱼的加持下,化成一道道的梵音。

    白雾慢慢的转化成金光,变成细碎的光点,消失在空气中。

    轰——

    突然一声巨响,整个房子开始不停的晃动。

    小男孩妈妈死死的抱紧小男孩,带着哭腔的问旁边男人道:“地震了?”

    小男孩爸爸摇摇头。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几天的经历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众人全神戒备,背对着围成一个圈,把小男孩一家挡在身后。

    “谁?”浑厚的男低音在空旷的别墅中响起。

    “谁动了我的祭品?”

    别墅四周升起一层血雾,血雾像是液体般慢慢向上流动。

    小男孩妈妈死死的捂着小男孩的眼睛。自己的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血雾。

    风萧萧最看不惯这种故弄玄虚的打法了,有什么恩怨提剑砍一顿不好么?

    对着空气道:“你不是找祭品么?你的祭品都是我送走的,来,你出来我跟你打!”

    那声音主人也是个刚的,唰——一下,就原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吓了驱魔师一跳,武器差点没扔地上。

    声音的主人操控着血雾,道:“好大的胆子!竟敢夺我祭品!”

    小道士立刻拿出三张符箓,对着声音的主人就扔过去。

    “嗤遗!你用五百童男童女为自己献祭,作孽多端,有违天和!我今天定不会放你出去!”

    声音的主人嗤笑道:“无知小辈,胆敢在本尊面前叫嚣,本尊横行世间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风萧萧看看那个一脸准备英勇就义,刚刚练气二层的小道士,再看看一脸嚣张的筑基后期邪修。心道这原来还是个名人啊!

    眼看着小道士打在声音的主人身上的攻击没啥作用。

    一道雷光从天而降,直直的砸在声音的主人身上。

    雷电是世间阴邪之物的克星,声音的主人声嘶力竭的痛叫,不停的在雷光中扭动身体。最后化为灰烬。

    周围的家具、墙体全部变为焦炭。众人错愕的回头看向汤缘。

    风萧萧默默的把手背到身后,心道这些东西我可不赔。眨眨眼睛道:“他大概是作恶多端,遭天谴了吧。”

    小道士心想可不是么,都被您老直接劈的魂飞魄散了。还有比这更天谴的么?

    事情既然解决了,风萧萧也不理会众人,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回自己房间,心想以后就算为了装高调,也不再穿这么久的高跟鞋了,太不舒服了,进钱就买新的。

    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小男孩他爸。

    “别忘了打钱。”

    小男孩爸爸连忙点头,拿出手机道:“我现在就给您转!”

    ——

    风萧萧带着她的两亿七巨资被小男孩家的司机一路送回到出租屋。

    司机走的时候,看着面前的小区面色古怪,心道大概大师都有奇怪的癖好吧。

    刚进屋没多久,风萧萧就听到一阵风风火火的脚步声在走廊响起。

    紧接着哐哐哐——的砸门声,伴随着房东的叫骂声响起。

    “小贱人!快开门!没告诉你看房子的时候家里要留人么?居然敢不接我电话!”

    “啊——”

    风萧萧开门,兜头就浇了房东一盆掺着冰块的凉水。

    房东发出痛苦的尖叫。

    风萧萧看着房东道:“不会说人话就滚回去重学!别在别人面前乱吠,人畜语言不通。”

    房东上手就想挠风萧萧,被风萧萧一只手钳制住。

    向上一拎。房东个矮,直接被风萧萧拎的双脚离地,到处乱蹬。

    风萧萧道:“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这里的押金我不要了,就当一个月的房租。加上我这个月还剩下18天的房租,一共一个月零十八天,这之后你爱租谁租谁,但这之前你谁都别想租。”

    一把甩开房东,关门进屋,开始收拾东西。

    自己有钱了,当然就不会在这里继续住了,没看见高端奢华上档次的大别墅都在向自己招手么?为何要舍弃自己漂亮的小妖精,来凑合别人家简陋的糟糠。

    第二天一早,风萧萧便找了一块灵气充裕的别墅区,花了两亿六千七百五十万买了一栋带花园的独栋别墅。

    从资产阶级瞬间变成贫农。

    家里没别人,放出两个傀儡收拾屋子,风萧萧自己摊在沙发上,又想起了自己之前做的那个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