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龙零〕〔我的治愈系游戏〕〔老婆是花瓶,得宠〕〔我真不是神棍〕〔钟向阳顾小希〕〔从离婚开始的文娱〕〔跪下,我的霸气老〕〔规则系学霸〕〔超级兵王混都市〕〔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盖世战神萧破天〕〔龙象〕〔黄金召唤师〕〔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我居然是这种身世〕〔黑石密码〕〔都市无敌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她不飞升就会死 第七章 红狐皮(戳我→)
    . ,最快更新影后她不飞升就会死最新章节!

    老鸨吓得两手挡在胸前不停的抖着手向后退,惊恐的尖声道:“别别别,贵人有话好好说。”

    说着,抽了自己嘴巴两下,“都是我这张嘴不好,是我嘴欠,贵人你别和我一般见识。有话好好说!”

    风萧萧用剑在门口的石狮子上敲了敲,石狮子立刻被劈成了三瓣,像阿迪三叶草一样矗立在那里。

    “我想见梦甜。”

    老鸨更慌张了,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这,这,这可如何是好?刚才小丫鬟去给梦甜梳妆,发现她,她已经随赵公子去了。我的傻闺女欸~”说着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风萧萧问:“那尸体呢?”

    老鸨捂着脸哭,拍着大腿说:“抬到乱葬岗埋了啊!”

    风萧萧翻了个白眼,你哭的这么伤心,我还以为你怎么说也要给她带孝三年,结果你就把人家往乱葬岗随便一扔。

    “带我去看看。”

    老鸨一听风萧萧这是要走,赶紧招呼旁边的女龟公,道:“还不快赶快带贵人去见见甜甜?诶呦,我的乖闺女欸~”说着又开始嚎啕大哭。

    女龟公点头哈腰,疾步上前,伸手对风萧萧道:“贵人这边请!小的扶您。”

    风萧萧一躲就避过去了,现在她可不敢让她们乱碰。这镇子的人总喜欢用手抓人。

    前天是老太太和不抓到她就不停起幺蛾子的浣衣女;昨天是总是企图拉自己的老鸨;之所以晚上做梦,说不定也是梦甜抓了自己一下才弄出来的。

    不能再耽误时间了!自己回去还要看王者农药能不能补签!

    到了乱葬岗,天色太黑,月光昏暗,有些看不清前方的道路。

    “嘎——嘎——”

    乌鸦站在树上张着翅膀嚎叫,入鼻的就是一股难闻的尸臭。

    女龟公带着风萧萧走了一会儿,指着地上的草席道:“就是这个。”

    风萧萧嘴角抽了抽,连埋都不肯埋一下吗?可真是亲闺女。

    拿树枝挑开席子,那女尸上已经布满了尸斑,一看就不是刚死没多久的。

    为了防止有什么东西把她废物再利用。风萧萧右手一番,一道雷把尸体劈成了灰。

    女龟公立即惊恐的想去伸手拦风萧萧,叫嚷道:“贵人!就算梦甜生前有得罪过您的地方,您也不能干脆叫她死无全尸啊!”

    完全不理会她的无理叫嚣,风萧萧瞥了他一眼,道:“你要是再对我伸爪子,我就给你留个全尸。”死透透那种。

    女龟公快速缩回手,谄媚的道:“贵人,这天儿也不早了,要不我送您回去?”

    “不用。”

    风萧萧御剑飞回了客栈。

    得加快速度把事情解决了,不光是因为只剩下不到四天,还因为风萧萧怀疑整个镇子上的所有人都有问题。

    到时候直接来个“丧尸围城”,会相当麻烦,不仅耽误自己赚钱,还耽误自己补签。

    抱着傀儡猫继续找东西,再拿去让霍影帝试。可就在只剩下手机和一只鞋的时候,死活再也找不到了。

    傀儡猫绕着镇东口的乱葬岗一直绕圈。却没有一个准确的方向。

    风萧萧心想,难道这祝小姐一个古代厉鬼,没见过现代手机,所以把手机拿去做定情信物了?可是祝小姐人呢?完全找不到啊!

    无法,她只能再去祝府碰运气。可惜,祝小姐依旧不在家中。

    风萧萧有些无奈,感觉不是霍影帝要娶祝小姐,是她要娶祝小姐。麻蛋,天天上门提亲遭拒。

    风萧萧用两手搓搓脸,决定先打道回府,看看其他人有什么发现。

    在客栈门口正好碰见了刻薄道士,风萧萧发现他穿的这件红道袍,好像并不是他出去时候穿的那件。

    怎么说呢?质感有些怪怪的。

    刻薄老道对上风萧萧疑惑的目光,口气极冲的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出门不穿法衣的啊?”

    风萧萧懒得理他,翻了个白眼疑惑的问:“嗯?你昨天穿的是法衣吗?”

    刻薄道士闻言狠狠地一甩袖子,走了。再和她说话我就是狗!

    风萧萧心想这老道适合穿湿衣服,一准马上就干。

    是夜。

    “啊——!”

    刻薄道士的惊叫声响彻整个客栈。

    他蜷缩在床上,身上的衣服竟然越来越紧,以至难以脱下。任跑进去帮忙的同伴如何帮他撕扯都难以摆脱桎梏。

    此时,伴随着刻薄道士焦躁的喊声,月亮升至正空。月光一照,刻薄道士的红道袍竟然变成了一件红狐皮毛!

    紧接着他被狐狸皮紧紧包裹,变成了一个人头狐狸身子的怪物。

    刻薄道士满脸惊恐,发出尖利的嚎叫,却已不再是人声。这声音引来了无数众人围观。

    潘阳拉着风萧萧的袖子,一脸激动的小声耳语道:“天呢!大变活狐啊!这回风清观算是亏惨了。”

    风早当即转身,瞪了潘阳一眼。对在场的诸位修士行了个道礼,请求道:“还请各位前辈出手帮忙,我风清观必有重谢。”

    一个黄毛修士挤开人群,一脸自信的说:“让开,我来!”

    随即,便从包里拿出一支玉符笔,在红狐皮上不停的画咒文,咒文完成之后,室内骤然金光大亮。

    红狐皮不再收紧,但却没有松开。

    刻薄道士仍旧尖叫个不停,无法人语。

    “唰——”

    一道剑气略过,刻薄道士身上包裹的红狐皮被削去一半,剑气却没有伤到刻薄道士分毫。

    红狐皮上的阵法已毁,自然失去了效用。

    刻薄道士感觉浑身一轻,再次恢复了自由。连忙起身向风萧萧行礼。

    想起这两天对人家的态度,刻薄道士有些尴尬的道:“多谢这位道友,是贫道眼拙了。这两天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风萧萧满不在意的耸耸肩,“随手的事。你怎么弄成这样的?”

    刻薄道士这次恭恭敬敬的回答,“贫道今日去探查祝家的情况,可谁知不小心失足落水,那祝小姐的奶娘便说与我去换干衣服,谁知这衣服……欸……”

    风萧萧一听,这个可以有啊!找不到祝小姐,先找她身边的人问问祝小姐人在哪也行啊。

    “祝小姐奶娘是谁?能带我去见他么?”

    刻薄道士恭敬道:“那日带我们来的老人家便是祝小姐的奶娘。”

    风萧萧一阵沉默,问刻薄道士:“那人用手碰过你么?”

    刻薄道士奇怪的问风萧萧:“给我拿衣服的时候碰过,怎么了?”

    “那今晚你睡觉的时候小心些,我觉得这镇子上的人都有问题,昨天白天我被人用手抓过,晚上就被拖入了梦中,差点和女鬼拜堂成亲。”

    众人:……槽点太多,不知从何说起。果然长得好连女鬼都喜欢么?

    风早眉头深锁,忽然道:“之前无故死在客房里的三人,曾经与祝小姐奶娘有碰触。”

    潘阳惊叫:“也就是说,真的是有肢体碰触就会死人?”

    风萧萧摇摇头道:“不会,大概只有手碰触才会。第一天晚上我绊倒了一个女人,但是并没有入梦。”

    众人嘴角抽搐,很想问这几天你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无视众人的表情变换,风萧萧继续道:“总之大家都注意一些吧。”

    在这里的修士,修为参差不齐,唯一的共通性就是修为低!

    再这么下去,很有可能被拉出来挨个弄死。自己要不是雷灵根,今晚的梦也不会那么容易就完。

    折腾了一整天,风萧萧有些饿。可知道女娲镇奇怪,就更不想吃这里的东西了。

    于是就和潘阳一起来到饭堂。跑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吃独食。

    外面路过一个沧桑的老乞丐,掌柜的马上叫住了她,之后转身回了厨房,不一会拿出一碗热汤面递给老妪。

    “这大晚上的,天儿冷,把这碗面吃了吧。”

    老妪泪眼婆娑,道:“好,谢谢您。”

    旁边一个黄头发,一看就是个网瘾少年的修士见此,赞赏的对掌柜的道:“您心善啊!好人有好报。”

    掌柜的笑呵呵的道:“可不是么!我呀,就是因为心善才能活到现在。”

    网瘾少年修士好奇,“这话怎么说?”

    掌柜一脸怅然的和他说:“当年啊——

    那日天公不作美,雨下的很大,店里一点生意都没有,我熬到十点多,估计不会再有客人登门,所幸就准备打烊。

    可就在这时,却有两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走了进来。他们面色很阴沉,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叫我煮两碗热汤面吃。

    这镇上的人不多,我并没有见过他们,不过偶有路过的客人来也很正常。

    我第一眼看到他们就觉得有哪不太对劲,却一时想不起来。

    也没在意,很快将两碗面上好,然后就去后面忙活去了。

    过了一会,外面走进来一位身着脏乱的老妇。她的脸上尽是生活的苦难刻下的皱纹,三角形的眼中充满了哀伤,与无奈。

    这位老妇我是见过的,她是几天前来到附近的,听说是家里遭了灾,她只能流落街头靠着乞讨为生。

    那时她浑身被雨淋的很湿,头发也乱蓬蓬的,再加上本就虚弱的身体,看起来十分可怜。”

    “欸——”掌柜的叹了口气,继续道“我知道她是想在店里避避雨,按理说让乞丐进门会影响其他客人吃饭。

    不过我看她实在可怜,也是我命好,竟然鬼使神差的没有驱赶。还让她坐在另一张桌子上,盛了晚热汤面,叫她暖暖身子。

    那老太太顿时激动的连连拜谢,眼中热泪盈眶。

    也叫人看的心酸,都是可怜人,活着都不容易。

    老妇对我千恩万谢,过了半天才平静下来,然后拿起筷子开始吃面。看着她吃的急促,显然是饿了好久了。

    那两个黑衣人就目睹了这一幕,其中一人对另一人又说了些什么,两个人就有些争执。

    客人的事,我也管不了。就继续回到里面收拾东西了,可我这心里就更觉得奇怪了,但还是想不起来是哪里不对劲。

    过了一会,雨终于停了。

    老妇将满满一碗面汤全都喝了,见雨停了才起身向我告辞。

    和我说:'多谢您了,您是个好人。'

    一碗面能算个什么事啊!我只说,'一碗面而已,换了谁都会帮您的。'

    老妇闻言,摇了摇头。

    其实我也明白,这就是个场面话,好心人是越来越少了。

    结果那老太太接下来说了句话,把我吓得半死。”

    掌柜的一脸神秘兮兮的问那修士道:“你猜,她和我说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开局奖励七张人物〕〔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