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川旧史 第三百四十三章 劝君惜取少年时(十五)
    “的倒轻巧。”慕容峋应,竟果断,仿佛这个问题他已经思考过千百回,

    “只要能定天下能安万民便可为君,那么问题来了。

    同一家族,不止一人有此能力,君位该给谁?

    你不争,却挡不住旁人要争;你为眼中钉,自有人针对你。人不犯你你不犯人,人若犯你,你依然不还手?

    最后,我相信有此能力之人,每个世代不止一位。如果你们家有堪为君者,别人家也有,按你这套逻辑,家族荣誉乃至家族存亡都是不重要的,谁行谁上,你们家完全可以主动让贤,叫别人家的人才也坐一坐这君位。”

    他接连完,自觉畅快,长出一口气,“堂堂顾星朗竟会讲出如此理想化以至于幼稚的论断,始料未及啊。”

    顾星朗也始料未及,黑暗中转头,见不远处慕容峋亦双臂交叠枕在脑后,侧脸轮廓坚毅,线条偏硬,但以他们几个月书信往来以及今番对谈判断——

    此人不是心硬之人。至少比竞庭歌要软。

    “你也并不像外界传闻的那么——”他道,尚没完,

    “那么头脑匮乏,事事都要靠上官朔和竞庭歌。”慕容峋自觉接上,并不转头。

    顾星朗一笑,默默转回来,“慕容兄勿多心。我并无此意。”他复仰头,继续去看顶上房梁漆黑一片,不知清凉殿里那些夏日星辰,此刻是否正亮着,

    “只是你分析问题竟也这般条理分明,层层递进,我没想到。”

    “以前也不会。”慕容峋答,“跟她呆的时间长了,总听她一二三四地,不会也会了。”他一顿,终转头,也去看顾星朗。月色流淌在暗夜,只能大约瞧见轮廓,的确很完美。完美的脸,完美的脑子,只差一身匹敌其兄长的好武艺。既生顾星磊,何生顾星朗,顾家此代,确是大喜大忧。

    好在有人帮他们解决了这道难题。

    谁能想到呢。

    他收回思绪,接上方才话头:“你跟阮雪音,你们俩对话,也这样吗?相互一二三四,条理分明,层层推进。明明是枕边人,却仿如君臣谈话。”

    顾星朗挑一挑眉,“我没觉得跟她是君臣谈话。她也不这么觉得。她和竞庭歌都自幼进山拜师门,从便这么讲话。我就更不用了。习惯一样罢了,反而更容易沟通。”

    何止容易。根本默契,心有灵犀。他无声笑起来。

    “来去,还是你运气好。”慕容峋轻叹,“同样是蓬溪山的姑娘,给你的就是枕边人,送到我这里的,”

    他没往下。

    “知足吧。”顾星朗回,“她改写了你一生。”

    改写了当朝蔚君一生的姑娘正躺在自己床上翻白眼儿。

    对象是阮雪音。

    “我,一个问题没解决,你又起新思路,到底有完没完?”

    竞庭歌不快,本是要探对方的虚实,不心又被占了谈话先机。

    “这件事我谁都没。”阮雪音道,哪怕对顾星朗,“纪桓二十二年前到过锁宁城,呆了很长一段时间,此事不只有上官妧陈辞,顾星朗默认,纪齐佐证,我去冬回来,老师更是明明白白告诉过我。”

    四个人,来自四个完全不同的立场站位,都作此。所以并不是九成可信,此为事实。老师亲口拍板的事实。而她之所以在回霁都后分别向纪齐和顾星朗讨话,不过是为了多方确认。

    众口烁黄金的局,最忌偏听偏信。

    “所以呢?你是怀疑纪桓同老师有关联,还是同上官夫人有关联?他要参与东宫药园案,总得有路径吧?如果她们都是药园里的人,那纪桓必定同她们其中一位相熟咯?”她猛一个翻身坐起来,“不是吧,情债?”

    “不知道。”阮雪音依旧侧躺着,面向竞庭歌,没有枕头,被子一角让她扯了垫在脑袋下面,“现在差一个契口,去打开纪桓当年在锁宁城的暗局。”

    “契口不就在霁都相国府?难不成你还要去锁宁城挖?”

    契口确在纪府。过去几个月她也一直是这么做的。但出发前相国府一役,已是将事情翻上了台面,再要往下推进,会比较难。但她并不后悔,当面刺探纪桓乃必行之举。有了这一步,再往后才推得下去。

    “且看下山前老师如何答复。”阮雪音答,“我始终觉得,苍梧上官家也是一道契口。上官夫人已经对你了这么多,你就不能再加把劲,让她将整个故事讲出来?”

    “很奇怪。”竞庭歌道,歪着脑袋,“我每见她一次,都会拿到更多与老师有关的线索。仿佛她本就等着我去问,而一早准备好了要同我。老师这次的反应也很奇怪。竟然要给答案,还是下山前给。这两天她等什么?需要时间措辞?”她努力撑一撑眼皮,有点犯困,但必须完,

    “你,有没有可能上官夫人与老师已经联络过?这棋面走势因为我们过分主动,要改了?还是,从头到尾,她们就是互相知情的?”

    最后这句话,问得颇艰难。去年在折雪殿初论此事时的气氛再次升上来——

    蓬溪山二十年为盘而我为棋子之惶惑。

    “如果是这个解法,”阮雪音道,“那从我去年传信回来祁宫中还有人会用四姝斩开始,后面就都是设计好的,或者,在预期内。”

    老师故意让她查四姝斩之事,就此推动了往后与之相关的所有事。直到今天。

    “让你的,”竞庭歌一个寒战起,颇夸张,“越来越恐怖了。”

    是这么,寒战也到位,却不见她脸上丝毫惊慌。阮雪音无语,继续道:

    “所以还是那两个问题。第一,我母亲是谁。第二,你是谁。”她沉吟,“你要不要回趟竞原郡?”

    “不要。”竞庭歌果断。

    两人各在自己床铺,或躺或坐,隔着中间几相对,很多年来夜间睡谈的场景。

    “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还——”

    “不想回就是不想回。让你回崟宫,你不也别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般应着,她不再理她,转而去看窗外天幕,“今晚星星倒亮。”

    蓬溪山的星星哪晚不亮。阮雪音心答,下意识也朝窗外看。

    真的很亮。比记忆里更亮。

    还是她在霁都呆得长了,太久没见过山中星子,而格外觉得亮?

    灯火熹微,竞庭歌留一盏烛光在床头,翻身睡了。阮雪音亦转了侧卧方向,如很多年来一样,朝里,避开对面床头光亮。

    却好半晌没能睡着。

    不知是否因为缺了枕头。

    春夜空寂,月光被屋内灯火染成暖色。她悄起身,拿了披风出门,至大屋外想问顾星朗睡了没,却听里间二人正在讲话。

    “所以啊,”是慕容峋,“有得必有失。她改写我一生,但我这一生里,再不能有她。”

    片刻静默。

    便听顾星朗的声音响起来:“得如此悲观。不至于。她不是日日在你身边?”

    “想象一下阮雪音日日在你身边,却只能谈朝政议时局,近不得,关心不得,更不能有任何逾矩之举。你觉得如何?”

    自然难受。顾星朗心答。又此类情形他也是经历过的。总算趟过来了。

    “日子还长,人是会变的。”阮雪音总这么。每每听她这种话,他都悬心又揪心。拿来安慰别人却不错。“哪一日她斗累了,算乏了,需要休息,愿意受人庇护,那个时候你还在就好。”他一笑,“永远做好准备,这样机会到来时,才能一把抓住。”

    阮雪音站在门外直眨眼。这两人是在讨论慕容峋和竞庭歌的,感情问题?

    交情可以啊。

    她怔半刻,微摇头,转身欲走。里面突然安静。两瞬之后,房门骤开,慕容峋一脸警惕,乍见阮雪音莹白的脸,也眨眼:

    “是你啊。这么晚了,有事?”

    阮雪音颇尴尬,“也没。就,我来问问他睡了没,要不要去看星星。”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青川旧史》,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师父嫁我可好〕〔祭司大人:别撩我〕〔海神大人在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