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川旧史 第三百五十一章 小赌怡情
    id=”2406712”>

    “青川旧史 (.)”!

    青川各国禁赌。

    但有人便有章法,大世界有公认的章法,世界有自立的章法。越是为大世界阻滞的章法,越容易被世界钻空子以身试法。

    禁令都是下了的,具体到执行层面却有紧有松。而四国之中相对松的,一直是全境处内陆的西南崟国。

    都城锁宁因其终年多阴雨而少日头,百姓们难寻乐子,各种隐于市的声色犬马场所又格外多些。

    甬道漆黑,两旁姹紫嫣红。阮雪音凝神轻嗅,竟是鲜花,草木气甚浓,其间混着沉香调。总算走过这一段狭长空间,下木梯,一转接一转,整整绕完五圈,盘旋直落的窄梯尽头豁然开朗,该是终于到了。

    同她想象中不太一样。

    相当安静,燃香礼佛,与其是赌坊,更加像是茶室。骤然出现在眼前的空间不大,东南角上长桌矮几,茶具讲究,远观一眼便知上乘。茶香混着沉香,满室灯烛将原本晦暗的地下空间照得盛世升平。

    忽闻一声大喝,打破全然深静,旋即人声鼎沸,拍桌敲击声四起。阮雪音转身,方见北侧深帘阔门,隐约可见那头空间甚广,竟是一眼望不到底。凝眸再望,场中长桌屏风横列,桌桌具规模,隐在错落屏风之间,好几桌周围正高高低低围着不少人。

    “摇完骰子定盅到开盅之间的空隙,总是最安静的,你凑巧赶上了。”顾星朗一笑,“好玩儿吗?”

    阮雪音伸脖子张望,“我还没玩儿呢。”一壁答,若有所思,“但不过是摇骰子猜大,游戏逻辑简单了些,我总想着,当是无趣的。”

    “任何事情简单复杂,玩儿透玩儿深了,皆有其乐趣。只是游戏嘛,消遣而已,忌沉溺。”他再笑,负手进去,“当然了,跟谁玩儿,也很重要。”

    大概真的年年来。至少也来过两次以上。阮雪音抬步跟随,刚入那阔门,便有一厮恭立在帘下相候。屏风盏盏,将空气中喧嚣隔出极尽现实的梦境感。明明吵嚷笑骂声尽在此间,却因为那些绣工瑰丽的屏风之存在,往来彼此不可见。

    一路紧跟,厮带着他们弯弯绕绕过屏风,竟颇有穿花拂柳意思。总算停下,进得一间厅,茶点水果皆备,室内依然萦着香。却非普通沉香,阮雪音凝神再嗅,该是品质极佳的水沉香。

    “公子上午便开始等,方才出去。还请贵客稍坐,用些茶点,的已经着人去请了。”

    那厮显然很想看阮雪音,又碍着身份规矩从头至尾不敢僭越。此番完,终于趁退出抬头之机余光微扫,心下惊艳,颇觉满足,敛步掩门去了。

    厅内只一方长桌。该是紫檀木,甚大,雕工考究而繁复,四柱粗且沉,摆在厅中央有种威风八面之感。阮雪音绕长桌随意看,骰子也精致,整齐排在一侧,还有些旁的不知是工具还是纯粹摆设。

    “就你们两个人赌啊?”

    涤砚沈疾奉命在矮几边喝茶吃点心,阮雪音抬头问,自然是问顾星朗。

    “你知道是谁吗?”他笑,“就张口你们两个。很熟似的。”

    “总不过方才那厮口中的公子。看起来,也是这间赌坊的主人。”

    “你这个人啊。”顾星朗移步过去,轻捏她下巴,“少放些心思在不相关的事上,多放些心思在我身上,此为正道,一百遍也记不住。”

    涤砚噎了一下。沈疾侧目示意他憋住。

    却没憋住,一口茶下去本为压制,反而刺激了喉腔,终于惊天动地呛咳起来。

    阮雪音颇尴尬,转身摆弄长桌上骰子。

    顾星朗回头,“喝个茶还能把你喝噎了。”

    便在这时候走进来一个人。

    厅门忽开,搅动此间气流转。从上至下,通身妃色。阮雪音微蹙眉,男子着这个颜色,实在少见,因为浓郁,又很像霞色,显得柔美,而格外——

    她脑中盘旋用词,没有合适的,好半晌从淳风的池子里捞出来一个

    骚气。

    这人穿着骚气,长相也应此词。头顶圆,下巴尖,薄嘴唇,秀长眉,顾盼生辉一双桃花眼。

    桃花眼。阮雪音心下一动。

    生得其实好看。只是不合她审美。

    加之此人一脸似笑非笑神情走进来,一转眸便扫完了厅中众人,至阮雪音脸上顿了顿,最终落于顾星朗处,颔首,

    “我来迟了。”

    顾星朗一笑,颇快意,“无妨,是我先迟了。”这般着,极熟练去长桌靠里一头站定,那妃色男子至另一头,两人遥相对。

    “请。”妃色男子抬手邀,笑得粲然。

    阮雪音正自奇怪,想你们不需要第三人摇骰子主持么?

    却见顾星朗转而向自己“你要不要去外间参观?”

    又听那妃色男子道“适才引路的厮就在门口候着。自不会怠慢。”

    是嫌她在场的意思了。阮雪音举目一望,涤砚沈疾不知何时已经退下。她朝顾星朗点头道一声好,出去时路过那妃色男子旁边,见他正对自己粲笑。

    全无距离感。以至于轻浮。

    她颔首未笑,径自走过,闻见一股子暗香。不是室内水沉香,该是那男子身上气味,兰草白芷江离等一众香草混杂,倒不脂粉,却多少仍有些,骚气。

    这词不错。阮雪音暗。淳风总是独到。

    出得外间,涤砚沈疾皆不知去向。厮引她快步穿梭于赌坊正厅曲折屏风之间,场中情形影影绰绰,赌桌上人亦很难瞧见她。只摇骰砸盅叹息惊呼之声此起彼伏,她一壁观察屏风布局,又去看其间百态,目不暇接,头昏脑胀,总算来到一间静谧室前。

    此室无门,无桌亦无椅,尽皆空旷,四壁上却挂满了字画。

    “您要进去看吗?”厮问。

    “可以吗?”阮雪音反问。

    “自然。公子交代了,您是贵客,尽管参观,想去哪里便去哪里。”

    她心下异样,也不多问,点头一句谢,缓步入内。

    倒都是佳作。她不善赏字画,在祁宫呆得久了,多少有些评判力。字都写得龙飞凤舞,甚洒脱;画作写意,几无工笔,一幅幅泼墨渲染,用色比现实中风物更加浓重斑斓。

    “闻名不如见面。美人光临,蓬荜生辉。”

    忽听一道男声起,明亮而有婉转意。阮雪音转身,却是那妃色男子迤迤然信步进来。

    半刻反应,阮雪音开口“公子不是该在那头摇骰子。”

    “三局过后,都要休息。是我们的规矩。”

    她不确定这句“我们”,指这间赌坊,还是他和顾星朗。

    却见对方径直朝自己过来,笑得比先前更粲,眼看到了跟前,竟不停步,越来越近。阮雪音下意识退,对方再近。待她意识到身后为墙而打算旁移时,对方一个大步上前直将她逼至墙角。

    妃色浓重,兰芷之气也重,从上至下皆在迫近。

    “公子自重。”

    阮雪音已是今非昔比,此刻虽然难受,并不慌乱,只尽量偏开脸以防与对方碰触。

    “真好看啊。肤白胜雪。身段也好。”他微眯眼,似在浅嗅,“连香味都与旁人不同。”复凝了那对桃花眼细细赏,从眉尖到嘴唇,“顾星朗能夜夜拥有你,实在叫人艳羡。”<></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