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寻宝全世界〕〔火影之重建漩涡〕〔无敌霸帝〕〔汴京异闻录〕〔太上图腾〕〔凌天战魂〕〔灵气复苏时代的肉〕〔剑仙在此〕〔都市之战神归来〕〔都市赤魂医煞〕〔玄天龙尊〕〔我的重生不一样啊〕〔女总裁的上门神婿〕〔谢先生忘了恋爱〕〔全能上门女婿〕〔亮在山村的太阳〕〔赘婿为尊〕〔隐婚夏影帝后甜哭〕〔觅归宁〕〔蛊妃在上:病弱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川旧史 第六十三章 不羡白玉杯
    相较之下,南国的初秋就更温和,尤其白日里,总让人错觉还是夏天。

    阮雪音托着右脸颊,盯着眼前那张信纸看——便是七月中旬粉羽流金鸟带回来那张,和那些绢帛一起。

    她当时只顾着看绢帛,扫了一眼信纸内容并不满意,于是没细看。第二天顾星朗就出了事,然后自那日起到今天,似乎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

    天知道她在挽澜殿耗费了多少时间,好在也不是一无所获——

    至少她获得了进寂照阁的允诺。

    今日得空,她终于能展开那张纸细细读。其实只寥寥数语,但她不甘心,仿佛多看几遍便能看出新的端倪。

    未时,峡谷西侧,齐整马蹄印。

    未时,应当是谷内战斗结束,顾星磊身死,连带着三千兵士全部阵亡。

    这些马蹄印当然来自那支袭击他们的轻骑兵。

    彼时祁军余下大部队屯兵封亭关东部,顾星磊正是从西侧入谷,取峡谷捷径前往大本营会合。

    这支神秘轻骑兵从西侧撤离,自然是为避免碰上祁军。

    哪里不对呢?

    还是跟那时候一样,明明觉得哪里不对,对着事实一项项看,又都很合理。

    不过竞庭歌这么严谨的人,居然没写那些马蹄印大致什么数量,从而判断是一支多少人的队伍。

    想来她默认自己知道是那支轻骑兵,所以无需再写数量。因为在已经留下的,所谓附近村落目击者的证词中,那支队伍大约两千人上下。

    沈疾带去封亭关的轻骑兵也是两千人。所以顾星朗的嫌疑才会被渲染至此。

    但即便如此,从查案角度,也该写明数量。正好验证那些目击者证词的真伪。

    她仿佛觉得还有哪里不对,一时又想不出,不觉眉头微微蹙起。

    云玺端一盏托盘到了寝殿门口,按阮雪音的规矩,她不能直接进来,都是在门口先道一声:

    “夫人。”

    阮雪音闻声抬头,微笑道:“进来。”

    她收起那张纸,眼看云玺走近将托盘放下,打开盅盖,描花白瓷盅内是热腾腾的红参汤。

    “怎么炖起红参来了?这个季节喝红参可——”

    云玺此前是御前宫女,对饮食的道理本就有些研究,跟随她日久,在这些事情上更加精进,不等她说完便接口道:

    “知道夫人要说太热,容易上火。但我看夫人最近奔忙,每夜从挽澜殿回来的时间也越来越迟,人看着都瘦了些,还是得补一补。这红参汤我算着时间,三五日喝一回,中间几日进些洋参、燕窝、雪耳,总不至于上火。”

    阮雪音摇头浅笑:“你如今倒越发进益了。”

    云玺亦抿嘴笑,盛出一小碗放至她跟前:“适才在门口,远远都能看见夫人蹙着眉。奴婢帮不上什么忙,便只能尽力顾好夫人身体。”

    阮雪音心下感动,望着她认真道:“多谢你。你待我一直很好。”

    她是主,她是仆,这个时代没人会将婢子对于主子的好当作“好”,顶多叫做忠心,或者会当差。

    但阮雪音称之为“好”,一来因为她不在宫中长大,不自诩为公主,没有应该怎样看待、对待仆从的刻板模式;二来也因为她真的未将云玺当作仆从,对她而言,这个小姑娘更像是枯燥宫廷生活中她唯一的伙伴。

    她陪她说话,照顾她饮食起居,帮助她适应祁宫中的一切。

    在蓬溪山,大家是一起生活,师徒三人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也互相帮忙,但绝对不是谁照顾谁的关系。因此对阮雪音来说,云玺是这世上目前为止对她最好的人。尽管很大程度是出于责任义务。

    她还是真心感激她。

    云玺在宫中十年,自然没听过哪个主子对自己说这种话,君上哪怕重用她,也不可能说这种话,一时感触,竟有些鼻子发酸。

    阮雪音说完,已经埋头开始喝汤,没注意到她情绪波动。却突然想起一事,抬头问道:

    “君上那两盏白玉杯,有什么故事吗?”

    云玺尚在默默慨叹,闻言一愣,“夫人是说那两盏白玉杯?君上平日饮茶用的白玉杯?”

    阮雪音不明白她为何要连问两遍:“果然很了不得?”

    云玺点头:“那两盏白玉杯是君上心爱之物。那时候我在挽澜殿伺候,定下由我每日清洗打理后,别人便再没沾过手。如今应该另外安排了专人打理。夫人为何这么问?”

    “也没什么,有一晚瑾夫人过来,盯着我手里的白玉杯看了好一会儿。”

    云玺瞪大眼睛,声量也高了一倍:“夫人手里拿着那白玉杯,是在,饮茶?”

    阮雪音莫名其妙:“自然。不饮茶我拿它做什么?”

    云玺眼睛瞪得更大,嘴也不自觉张开来。

    阮雪音看得着急:“怎么了吗?”

    云玺自知失态,忙忙道:“没有没有。只是这两盏白玉杯君上十分宝贝,都是自己用,从未让第二个人用过。夫人入宫之前我尚在御前,分别见瑾夫人和珍夫人来过一次,自然都是用别的杯子。瑜夫人入宫早,一年内去过三、四次挽澜殿?”她有些不确定,但接下来的话却说得肯定:“便是她也没用过那白玉杯,一次也没有。”

    语毕,她两眼放光看向阮雪音:“君上待夫人,果然与众不同,哪儿哪儿都不同。”

    阮雪音却理解不了她眼中精光,反而疑惑道:“明明准备了两个,又不让别人用,这是什么道理?”

    云玺眉开眼笑:“为何不让别人用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今夫人用了。”

    阮雪音细细体会她那股子高兴劲儿,略有些明白,咳嗽一声道:“我去挽澜殿的次数多,时间长了,估摸他想着杯子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也便不那么执拗了。”

    云玺笑得意味深长:“夫人如今说起君上,神情也跟之前不同了呢。”

    阮雪音被她笑得发毛:“有何不同?”

    云玺是审慎性子,在阮雪音面前已算放松,饶是如此,亦不敢过多议论主子的事,尤其涉及君上,于是不好意思笑笑:“奴婢说不清楚。总之,奴婢为夫人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陈阳陆雪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