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新世界杂货店〕〔叶少你的马甲掉了〕〔春妆〕〔素手为谋动京华〕〔全球天灾〕〔杀手小皇妃〕〔穿书后我刚写的剧〕〔杀神赘婿〕〔诸天从游戏开始〕〔叹重生〕〔帝少宠妻别上瘾〕〔宁可知秋〕〔肥婆种田:山里相〕〔无量劫主〕〔重生之余生都宠你〕〔重生之超品丹师〕〔中餐厅之鲜辣厨娘〕〔星河之正义无敌〕〔回到过去当特工〕〔晓组织的轮回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川旧史 第九十一章 已蠲浓艳消尘劫
    回话的是棠梨。只听碧桃接口道:

    “夫人平日就会制干花,我们以为保存也是这个意思。不成想用的是完全不同于往日的技法,加了好些我们不认识的药剂,连续换了一个月的冰块,日日看护打理,费了好大一番功夫,原来——”

    她看向另一名小婢,眼中欣喜异常:“保存下来的竟是鲜花状态。甚至比盛开之时还要莹白剔透。”

    的确惊艳。顾星朗对花植的兴趣仅限于欣赏,但这确实是迄今为止他看过最美的一朵。

    另一名不知名字的小婢点头道:“是呢。当时夫人还说,挽澜殿里没有昙花,若真能保存下来,要送去给君上看。”

    阮雪音顿时头大,心想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强定了心神仔细回忆,好像还真说过。那日他们在寝殿聊了四姝斩,共进了晚膳,傍晚散了步,夜里收到来自广储第四司的八个大箱,最后还听说顾星朗没有留宿采露殿。

    是啊,可能彼时不只他疯了,她也疯了,所以才会生平头一次不为观星而熬夜,终于待得昙花开了,第一反应竟是保存下来给他看。

    顾星朗听到这句话,目光已经打过来。阮雪音不敢接,只淡声道:“天长节那日,臣妾偷懒借了天时之便,并未真的为君上准备贺礼。昙花难见更难得,这永生之花,便送给君上,以弥补先前疏漏。”

    这话接得合情合理,完全可以掩盖其他意思。顾星朗难辨此刻心情,只好不痛不痒道:“很特别。朕收下了。不过这么费力的事情,以后少做,白白花精力。”

    阮雪音想起适才碧桃一通渲染,面上有些挂不住:“也,不是太费力,没有那么复杂。只是第一次尝试,拿不准结果,格外用心留心罢了。”

    顾星朗似笑非笑看着她:“哦?所以是怎么做的?”

    “这个要说起来就太长了,工序太多,又有很多需注意的细节,哪个环节稍有不慎,便成不了。君上估计听几句就要头疼,还是不要知道了。”

    场间众人绷不住笑,碧桃更是没忍住发出“嗤”的一声,便是云玺和涤砚也是无语又好笑。

    她前面才说了不费力也不复杂,被顾星朗一诈,瞬间掉坑里一股脑儿讲了实话。云玺暗叹她这样的好脑子好反应,怕也只有在他面前会失灵。

    阮雪音自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暗骂对方狡诈,一张小脸红到耳朵根。

    顾星朗几乎不受控制心里泛起甜酥感,绵绵软软,整个人都快陷下去。

    他强迫自己清醒些,开口问道:

    “那些昙花在哪儿?”

    碧桃看一眼棠梨,棠梨点头,于是答道:“回君上,都在东侧墙边,那些金花茶后面。”

    他看一眼阮雪音:“你陪朕过去瞧瞧。其他人不必跟来了。”

    阮雪音拿不准他要做什么,犹豫道:“这会儿尚在白日,也是没有花的。君上去看什么?”

    “看枝叶,不可以吗?”

    阮雪音语塞,自然不能违君命,尤其还这么些人看着。正好她也有些受不住来自那些丫头们的夺命凝视,于是抬步跟着顾星朗往庭东而去。

    黄昏将至,日色变得柔和。那些没有白色花朵点缀的灌木,观赏性确实差强人意,偶见一两朵淡绯色的花苞,形质硬挺,顶端尖锐,连着深绯色的花茎,完全没有盛开时的疏朗优美。

    聒噪远去,人心也能重新静下来。早先正殿中的气氛变得不那么遥远,哪怕被适才庭中对话搅扰了方向——

    事以至此,自然不能回头。整整二十四天的纠结思量,其实双方都已经定下了处理方案。

    那便手起刀落,别再留退路。

    “君上可知,昙花为何只在夜里开放,且只开一瞬?”

    “你知道的,我不了解花植习性。”

    不知何故,“你知道的”这四个字听得阮雪音心下一恸。

    “今日不与君上讨论植物习性。君上读书破万卷,自然也喜欢听故事,我给君上讲一个关于昙花最有名的故事吧。君上可愿一听?”

    顾星朗转头看向她,用眼神默许。

    “相传昙花本是一位花神,日日开花,不分昼夜。有一位少年每天为她浇水除草,天长日久,她爱上了那名少年。玉帝得知,棒打鸳鸯,将花神贬入凡间,罚她每年只能花开一瞬,且不能再与那少年相见。与此同时,少年被送去了灵鹫山出家,赐名韦陀,且被施法忘尽前尘事。”

    “韦陀?传说佛祖座下,韦陀尊者的韦陀?”

    阮雪音微微一笑:“是吧。传说是这么说的。君上不必较真考据,就当故事听。”

    她看着生出氤氲的光线,知道暮色将至,继续道:

    “多年过去,韦陀真的忘记了花神,潜心学佛,渐有所成。但花神却无论如何忘不掉那个少年。她不知从何处得知,每年暮春时分,韦陀都会下山为佛祖采朝露以煎茶,于是决定在那个时候完成自己一年一次的盛放,那是她整年积攒下的全部精气力量。

    昙花盛开,其美令天地失色,她希望韦陀能因此回头看她一眼,从而记起她。

    然而几百年过去了,每年暮春那日韦陀都下山采露,每年她都在那日花开一瞬,对方却始终没有想起她来。又是一年,一位枯瘦男子从花神身边经过,见她哀伤凄苦,便问她为何事忧伤。

    花神很惊异,因为凡人是看不到她真身的。她来自神界,自然认得出神仙,而面前这个男子明明就是凡人。

    凡人能做什么呢?花神于是回答:你帮不了我。

    四十年过去,花神依然在山下苦等,每年开一次,希望韦陀想起她。这日那枯瘦男子又途经此处,问了四十年前那个一模一样的问题:你为何事忧伤?

    花神确定他只是凡人,再次答道:你应该帮不了我。

    又四十年,一名枯瘦老人出现在花神面前,便是当年那个凡人。因为衰老,他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但依旧问出了八十年前那句话:你为何事忧伤?

    昙花感慨亦感动,终于说道:谢谢你,凡人。在你短暂的一生中曾三次问我这个问题。可惜你只是一介凡人,不可能帮到我。于是将她本是花神,因爱情而受天罚的故事告诉了他。

    老人听完,微微一笑道:我是聿明氏,来帮你了结八十年前未了的那段缘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陈阳陆雪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