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一个明星老婆〕〔无限关爱有限责任〕〔我偏偏是巨星〕〔我真不想躺赢啊〕〔超级全能系统〕〔第一豪婿〕〔隐形学霸超A的〕〔神豪从双12开始〕〔失忆神探〕〔神级狂兵〕〔完美女婿〕〔我把BOSS公主抱了〕〔霸气纵横九万里〕〔史上最强飞行员〕〔狂医兵王〕〔第一豪婿(林阳许〕〔星河归来当奶爸〕〔狂武神帝(古枫古〕〔往日黎明〕〔冷铁寒心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川旧史 第一百零五章 一物降一物(一)
    阮雪音踏过门槛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他瘦了。本就分明的轮廓变得更清晰,五官也深邃了些。

    不知九天前他在折雪殿看到她时,是否也是这种感觉,所以才问出那句“最近膳食不合胃口吗”。

    念头至此,她心下猛摇头,提醒自己别犯病。

    许是心下使劲太过,以至于她真的摇了头。

    顾星朗正专注看一张图纸,没听到任何声响;此刻忽觉得有动静,于是抬头,便见她杵在门边不知正纠结什么。

    逆着光,他看不太清她的脸,只隐约觉得哪里不一样。阮雪音自然看到他抬了头,赶紧走进去道万安。

    直到这时候,这种距离,他才把她看清楚,然后不出意外地——

    变了神色。

    好吧,没有那么夸张,他向来镇定,此刻面上仍是沉静如水,起变化的其实只有眼睛。

    阮雪音很熟悉这种目光波动。她记得第一次看到这种波动是月华台初见时,当时她并不觉得怎么;后来这种眼神一次又一次出现,就是在这里,在那些风过虫鸣的夏夜;直至折雪殿那个下午,在她的寝殿里,这种眼神变得无比浓烈。

    因为太熟悉,她甚至看到了此刻他正如何极力在控制,那些即将彻底流动起来的波光。

    波动乍起,既而褪去,比潮起潮落的片刻更短。

    但他依然看着她,似在欣赏,又像在审视。

    她描了黛眉,点了绛唇,颊边弥漫着烟霞色。隔着一小段距离,还是能看见睫毛纤密如扇。发髻上饰物显然比平时多,却并不俗气,反而将她整个人衬得无比明艳。

    就像画里的人。

    画都画不出这么合心意的。

    因为最负盛名的大家也不可能将眼前人一模一样复制到画纸上。

    而他不接受任何一处细微不同。

    就得是这个样子。

    念头至此,他心下猛摇头,提醒自己别犯病。

    生长在皇室、十四岁为君王的好处是,论场面功夫他比她要强太多。所以他没有真的摇头。

    “这是做什么?”

    阮雪音本打算一进来先解释今天这身行头,免得对方不好问进而再生误会。谁知他直接开口问了出来。

    于是敛了神色坦然道:

    “淳风殿下执意如此,云玺也暗地帮她,我推脱不得,就成这样了。”

    顾星朗想一瞬,也便猜到是怎么回事,有些无语,复又看向她:

    “很好看。可惜她总是低估我在这些事上的水准。”

    阮雪音不意他会说这种话,看似含蓄实则直接,丑话讲得这么靠前。

    于是也不示弱:“君上知道,以我的水准,也是不需要这些帮衬的。所以关于这一项的讨论可以到此为止了吗?”

    越过乌木书案上成堆的书册墨宝,他看着她:“你有一炷香时间。”

    “足够了。”毕竟是来求人,她也不好太理直气壮,柔缓了语声道:“我此番来为阿姌说情,主要觉得,主子的过错不该全由婢子担待。虽然历来是这个规矩,但像阿姌这样忠心又得力的旧人,因着为主子办了错事而受重责出宫,叫一众宫人们看了,未免寒心。”

    “你的理由倒和其他人不一样。”

    “我既来,自然要说不一样的。”

    “你方才说的,是治人;但朕这次治的,是规矩。再如何忠心得力,也要有原则底线,朕就是要让合宫的人明白,有些规矩,坏不得。”

    “但君上此次并没有让事情传出去。我在折雪殿就没听说。既然宫人们不知道阿姌为何受罚,也就达不到君上要的,强调规矩的效果。那为何不能作为家事处理?就当妹妹犯了错,贴身侍婢代为受罚,小惩大戒便好。阿姌与淳风殿下的情分,君上比我更清楚,何必为了一桩家事,伤了淳风的心?”

    顾星朗沉沉看她:“你这是在辩论,不是在说理。”

    阮雪音坦然回看:“此事的理一定在君上这边,说理哪里说得过?想来瑜夫人讲的是情,君上并不买账。那么我来只能辩论了。如果今日已经酿成大祸,引发事端,臣妾必不会帮忙来求。但此刻看来,一切应该尚在君上掌控之中——”

    她也拿不准情形到底如何,于是改了句式:“倘若并不严重,可否请君上三思?”

    “你口口声声说这是家事。你可知道她所犯何事?”

    “想来君上已下了禁言令,淳风殿下并未告诉我细节,只说她私自出宫数次,都是阿姌帮忙打点。臣妾想着,祁宫的规矩,主子要出宫,只有两种可能。她们要么是假传了圣旨,要么是假制了御令。假传圣旨费力不讨好,不单罪名更重,且传一次只能用一次,还容易被发现;她们既然跑出去不止一次,那么多半是用了看似一劳永逸的办法——”

    她认真看向他:“假制御令其罪当诛,若被有心人利用了去,这祁宫的各处门禁可就形同虚设了。所以臣妾才说,道理都在君上这边。”

    顾星朗并不意外于她轻易推出始末,看着她半晌道:“其实不只两种可能。”

    “的确。但如果只是乔装假扮,君上不会逐阿姌出宫,此事也不会这么难转圜。”

    他轻叹:“你若能糊涂些,他们也不至于——”

    句子未全,戛然而止,因为不该说。但已经足够让阮雪音听出此“他们”非彼“她们”,他不是在说阿姌的事,他在说他和她的事。

    就因为她太不糊涂,甚至比绝大多数女子脑筋都好用,淳月、顾氏全族乃至祁国朝堂才不放心。

    她微怔,下意识回:“他们并未与我打过交道,又哪里是因为这个?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罢了。当然也怪不得他们,要怪便怪这时局——”

    顾星朗听她竟正经论起来,有些愕然;阮雪音也骤然醒转,赶紧止了话。

    “无论如何,事情若没有严重到那一步,且只极小范围知情,君上不如为淳风殿下格外开恩一次。终归过不了两年,殿下总要嫁人,到时候阿姌陪嫁,也是要出宫的。”

    日光开始稀薄。不知巧合还是怎么,这几次他们见面,总是会到这个时候。暮色降落,花神等韦驮的时候。

    顾星朗的眸色在浅金色的光线里有些明暗不定,半晌,他沉沉道:

    “朕逐阿姌,不仅因为令牌,还因为,就算是无心,她们此番出宫也点了另一条火绳。说不好,会成为日后隐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陈阳陆雪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