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一个明星老婆〕〔无限关爱有限责任〕〔我偏偏是巨星〕〔我真不想躺赢啊〕〔超级全能系统〕〔第一豪婿〕〔隐形学霸超A的〕〔神豪从双12开始〕〔失忆神探〕〔神级狂兵〕〔完美女婿〕〔我把BOSS公主抱了〕〔霸气纵横九万里〕〔史上最强飞行员〕〔狂医兵王〕〔第一豪婿(林阳许〕〔星河归来当奶爸〕〔狂武神帝(古枫古〕〔往日黎明〕〔冷铁寒心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川旧史 第一百八十三章 寂照阁语(四)
    “其他的先别想。时间有限,我不会一直让你呆在这里。”见她又开始原地出神,他以为她还陷在那些黄雀螳螂鹰和蝉里,“今夜你的功课,是前面那道门。”

    阮雪音心情复杂。她不想成为他周围千千万万悬崖中的一道。

    但她是为河洛图来的,已经走到这一步,没有不往前的道理。

    她只能通过时间和行动慢慢证明,蓬溪山没有要利用河洛图做些什么的心思,至少自己没有。而她必定会守住河洛图的秘密,如果真能看到的话。

    于是缄口不言,沉默跟进,第四道门前的殿庭,和前面两道完全一样。

    四角烛火都是阮雪音吹熄的。因着上一道门的经验,她仔细看了每座黑曜石烛台,没有石球,造型与之前那四座并不一样。如果说这四座有什么特点,如果一定要从上面拿下来点什么——

    她伸手向那六芒星状的烛台,依造型总共有六支可以点烛的小柱,柱形细长,就像一支支,笔?

    她心下微动,转头去看四壁,不出所料,青金色的线条再次浮起,这次是——

    字。

    龙飞凤舞绵延不绝的字,乍看瞧不出写的什么。她不精书法,只凭常识判断像草书。

    宇文琤擅狂草,那本厚册上提过。而他是这道门的设立者。

    于是回头握住六芒星烛台上其中一支如笔的点烛柱,开始向上——

    拔。

    动不了。

    下一支,再一支,西南侧这座上的六支,全都动不了。

    她蹙眉,回头去看顾星朗。对方站在殿中正饶有兴致望着她,半晌道“你反应倒快。”

    “依样画葫芦罢了。”她一怔,再次疑惑“其实,这第四道门你已经开了吧?”她盯着他表情,目光炯炯,“就是。你已经打开了。”

    顾星朗微微一笑“如果你认真看了宇文琤那册,对他这个人足够了解,这道题不难。我用了两个时辰。你可以试试。”

    阮雪音这才明白先前自己说不可能几个时辰就解开谜题时,他那一挑眉的意思。

    他用了两个时辰。

    前人用半生时间解一题,你用两个时辰,到底真因为你是天才还是前人太笨?还是说,这道题比较简单?

    “这道题比较简单。”

    她并没有问出口,所以听见他骤然回答唬得心头一跳。

    “去吧,抓紧时间,想到什么做什么,试了再说。”

    她还想问既然他这么容易开了第四道门,那么第五道、第六道呢?总不至于,已经拿到了河洛图?

    可依传闻所言,第六道门一旦打开,寂照阁金顶是会亮的。

    除非传言有诈。

    她心下摇头,知道该着眼当前,于是继续去西北侧“拔”烛台柱。

    徒劳无功。

    而他方才那句话,明明在暗示自己这番思路正确。

    她得全部试一遍。

    那支笔是从东北角烛台上拔下来的。确切说,是她沿着六芒星造型依次拔的第三支。

    细长烛柱下面果然藏了一撮羊毫,或者也可能是狼毫。她不擅写字,对笔亦无研究,但这些都不重要。

    她找到了这支笔。开局不错。

    那么按上一道门的逻辑,接下来该想的,是如何使用这支笔,让它与那些青金色的字产生关联,达成契合。

    她举目开始阅读石壁上的字,然后遇到一项困难

    不认识。

    她确定不是字体的问题。哪怕是狂草,只要是正常的字,总有能看出来的。但她当真一个也不认识,那些字,仿佛根本不是这片大陆的通行文字。

    她有些懵,再次回头去看顾星朗,对方挑眉

    “一个也不认识?你不是说准备好了?”

    阮雪音不知该尴尬还是该惭愧,干笑道“我是,准备好了啊。那本册子上的话,我此刻倒着都能背出来啊。”

    顾星朗很无语“那又如何?这会儿还不是大字不识?”

    阮雪音气闷,下意识咬了咬微嘟的唇。顾星朗慌不择路,赶紧撇过脸不去看她,随意找了墙上几行字盯着看,总算稳住心绪,缓声道

    “宇文琤其人,玩世不恭,最喜搜集天下奇物。他三十五岁那年,兆国曾敬献一块九尺高的玉石,其上篆刻字样奇异不可辨,据说是青川东南部流传下来的上古文字,后世称之为,水书。”

    是有这件事。书上并无记载,她还是在那本厚册上看到的。没想到真同寂照阁有关。一时对顾星朗在这些事上的敏锐再生佩服,或者更像运气、天分,甚至——

    命运?毕竟搜集这些所谓别史或野史,是他自幼兴趣所在。那时候,他还不是储君。

    “所以这些字,是水书?”她盯着那些青金色笔画,试图分析,终究瞧不出任何端倪,反而越看越觉得像图不像字。

    “用狂草写的水书。我第一次见,也觉震撼。都说宇文琤打小不务正业,不在文韬武略上用功,只对奇珍异宝和女人感兴趣。这样的人,却有本事治国,至少在位四十一年,大焱的霸主地位不曾动摇分毫。”他有些慨叹,“我看了这些字,读了他那些轶闻,才多少有些明白个中缘由。”

    阮雪音一时不解他所说缘由为何,只接口道“四十一年,是大炎六朝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也是书上所载最不着调的君主。当真奇特。我看你那本厚册上所写,此人年近四十还同宫人们在御花园里斗蛐蛐儿;养了上百只鹦鹉,每日亲自教它们说话,然后日日与它们聊天;别人为帝为君都下棋,他偏热衷打马吊,导致马吊一度风行炎宫,为此他那位端庄的皇后还同他大吵过一回。”

    “大吵之后,皇后韦氏竟没受任何责罚,而宇文琤依然打他的马吊斗他的蛐蛐儿,一边继续搜集珍宝,一边上朝批折子治国理政,”顾星朗面上扬起淡淡笑意,似是欣赏,“真奇人也。”

    阮雪音却撇嘴“说起来,民间一直有传宇文琤在位时会毫无缘由突然不上朝,我以为是后世以讹传讹,结果你那本厚册上也有记载,看来是真的。为君主者肆意妄为至此,到底过分了些。”

    顾星朗盯着墙上文字一行行看,不以为然道“你不觉得,这样的人才该被视作天才?世间诸事,过程都是自己看的,旁人不过看一个结果。他再是贪玩荒唐狂浪不羁,有本事保大炎四十一年盛世,便是合格国君。仰无愧家族,俯无愧万民,夜深人静时扪心自问,甚至可能都无愧于自己。”他目光变得渺远,颇有几分神往

    “如此既全了里子又全了面子的帝王生涯。厉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陈阳陆雪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