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川旧史 第二百零四章 药石有时闲
    阮雪音只觉胸腔中剩下半口老血也自往外呛——

    有问题当初还能中了煮雨殿那些花草的招?而且,什么魔爪?将他说得仿佛见色起意的登徒子。

    她蹙眉,对这番表述很不满意。竞庭歌却对那蹙眉再生理解,愈加好奇

    “真的有问题?”

    阮雪音气短“你究竟来干嘛的?”

    “你不都知道?”竞庭歌放下袖摆,随意理一理,“来见上官妧,来看你,来会你夫君。”她复抬起头,有些不解,“真的很离奇。方才在御花园听你意思,连上官妧姐姐的事你都知道。你和顾星朗,到底什么情况?”

    仿佛很熟以至于信任,却又顶着名分无事发生?

    “这是我的私事。”

    这是淳风的句子。放在早先她不太明确要如何回应此类状况,好在如今会了。

    竞庭歌显然意外,挑了挑眉,忽然笑起来“你倒长进了。看来入世确是件好事,尤其对你这种人。”

    她停了追问,神色由叵测至渺远,转身继续朝寝殿深处走——

    没什么可看的,东西太少,唯一显得丰富的只有那架书。她从上至下扫一遍,颇觉无味

    “你倒把这些有的没的全搬来了。”

    还是这些书,还是摆得这般杂乱无章,一如她们在蓬溪山那些年。

    “瓶瓶罐罐呢?带了多少?”

    “一整箱。”阮雪音答,“你需要什么吗?可以拿些走。”

    竞庭歌当初下山,几乎什么都没带,她记得很清楚。

    褐黄棕黑略见斑驳的沉香木散发出秋水般气息,竞庭歌深吸一口,心中莫名踏实,退却多年的蓬溪山岁月如潮水般涌过来。

    “总共就这么几个沉香木箱,老师可是都让你带走了?”她撇嘴,不见喜怒。

    “嗯。老师说她近来不会出远门,用不上。待需要用的时候,说不好我已经回去了。”阮雪音打开箱盖,大大小小颜色形状各异的瓷瓶摆了个满,依然很乱。

    竞庭歌轻嗤“你回去?那得是什么时候?你还回不回去都未可知。”

    这一话题今日被变着方儿周旋了太久,阮雪音已觉厌烦,并不理她,淡淡道

    “都是你认识的。自己挑吧。”

    竞庭歌笑笑,伸手拿了个胖乎乎绿瓷瓶,打开闻一闻,放到旁边,算是要了,一壁随意道

    “我不在这五年,都没制出什么新鲜的来?”

    阮雪音想了想,“有。但于我来祁宫没什么用,就没带。”

    竞庭歌不置可否,继续扫视箱中诸瓶,目光停在角落里一个细长颈靛蓝瓷瓶上。

    “这个没见过。”她拿起来打开凑至鼻尖,蹙眉,“这是什么?”

    阮雪音一呆,干咳半声“那个,这个,一般用不上。”

    竞庭歌见她颊边泛红,渐渐双颊都红起来,也有些呆,木了半晌道“这到底做什么的?”

    阮雪音此时追悔莫及,叫苦不迭,暗忖因为一直不需要用,竟忘了还有这么一瓶解释不清的麻烦。

    但她不是扭捏性子,事以至此,也无须藏着掖着,于是端起一身医者架子,敛了半腔赧然,肃容道“避免有孕的。”

    竞庭歌倒吸半口凉气,也咳了两声,看着她面露嫌弃“你倒准备得周全。”又瞥一眼掩在宽大袖摆下的左手臂,“多此一举了吧。”

    阮雪音颇觉尴尬“以防万一。有总比没有强。”

    “老师还制这个。是为了你这次来祁宫特意配的?”

    阮雪音刚要答“是”,却听她继续道

    “这个你多半用不着,要用也用不完吧?”

    这话听着别扭,也没法回答,阮雪音瞪眼看她。

    “分我一半。”

    呛咳声再次自殿内响起。阮雪音自觉反应过头,想强行按住,憋得满脸通红,总算有些明白顾星朗憋咳时之艰辛。

    “你,要这个做什么?”

    竞庭歌也不大自然,“我也以防万一。不行吗?”

    你防万一?防谁的万一?

    “你和慕容,蔚君陛下——”

    “停。打住。没有的事。”她开口三连击,回得坦然决然大义凛然。

    相处经年,阮雪音太会识别她的表情,此时这个,说不上十分真实,但也不像撒谎。

    为此竞庭歌很是恼过几年,因为阮雪音性子冷脸也冷,她就很难识别她的。

    “行了别猜了,我说没有就是没有。谁都跟你似的?含含糊糊闪烁其词,跟我没一句实话。”

    阮雪音再气短,“是谁一见面就开始旁敲侧击左突右袭试探了一上午?你来者不善,动机不纯,我若知道什么全都一股脑说给你,谁知道你会干出什么事来?”

    “你还说不是为了顾星朗?若非想护他,你防我做什么?”

    阮雪音只语塞了片刻,旋即回应“我这是两不相帮,中立之法,蓬溪山的一贯行事作派。我若真想帮他,就不是不说,而是编排些有的没的来诓你。个中差别,你自己清楚。”

    竞庭歌知她所言在理,难以立时反驳。遂闷头回箱子里寻了个青色空瓶,不由分说将那靛蓝长瓶倒悬往空瓶中转移——

    出来的药丸极小,深棕色,立时便分掉近一半。

    “这个怎么吃?”她将两个瓷瓶分别封上,靛蓝放回去,青色收至一旁,看向阮雪音坦坦问,“绝对有效吗?对身体可有害处?”

    “老师亲自配的,说是绝无风险。也不影响,”她再次干咳,“不影响来日。事前服用,或事后六个时辰内,可保无虞。”

    竞庭歌点头,复又回箱子里寻了几瓶药。阮雪音在旁看着,兜头兜脑还陷在适才对话里,心道她们何时也能讨论这类话题了?还是这般,镇定自若,振振有词,冠冕堂皇——

    明明两个人都尚无经验。

    一壁走神,回眼见竞庭歌素手纤纤正抚过一个红色瓷瓶,似是犹豫。

    “拿这个做什么?你在苍梧又用不上。”

    就是这个红色瓷瓶,七月间她带去过挽澜殿,将其中粉末兑水给顾星朗喝。旁边青色圆瓶里盛放的,也是彼时给他涂抹的药膏。

    四姝斩的解药。

    而经过上官家两姐妹,她已经确定苍梧有人会用四姝斩。

    那么竞庭歌此刻犹疑,似乎想拿,又是为何?难道她也发现了苍梧有人会用?又或者,她自己要用?

    所以此一句“用不上”,踩实打虚,却是一句探。

    竞庭歌混不以为意,认真想了想,收回手道“也是。”

    看来她没发现。也不打算用。阮雪音斟酌片刻,旋即再问“你与上官家,往来多吗?”

    竞庭歌对这个问题无甚兴趣,四下顾盼像是在找东西,“喂,有什么容器借我装一装呗,包袱布也行,这么些瓷瓶,难道塞袖子里。”

    阮雪音心下轻叹,转身去五斗柜边摸索,便听对方答“没什么往来。时不常见上官老头一面。我连上官妧都只看过画像,严格说起来,今日会是初见。”她停顿,再次摆出一副似笑非笑模样,“看画像,瑾夫人确实美啊。明艳动人,听说琴艺也了得,怎的祁君陛下像是不大喜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