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烈焰兵魂〕〔峨眉祖师〕〔无限世界交流群〕〔史上最强家族〕〔临界血线〕〔我娘子天下第一〕〔伏天氏〕〔王者风暴〕〔诸天谍影〕〔自完美世界开始〕〔花娇〕〔九天〕〔觅仙道〕〔哈利波特之罪恶之〕〔我真不是商界大佬〕〔祖狱〕〔水果大佬〕〔美食从和面开始〕〔我什么都懂〕〔影帝,入戏太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颤抖吧,渣爹 第二十一章 作画
    东平伯世子有眼无珠!

    陈闵之见过王菀宁,她再有才学始终不如顾六小姐沉稳的眸子。

    闻名不如见面,人言不可信,顾六小姐绝非不上档次的花瓶美人,她不仅有精致明艳的美貌,还是个有内秀的。

    被称赞的顾瑶在做什么?

    生闷气!

    同在一辆马车中的婢女和随从一个个缩在角落中,不敢同气势十足且不苟言笑的六小姐搭话。

    汪氏嘴上答应给顾四爷派奴才过来,转瞬便沉迷于诗词乐曲中,把顾四爷彻底抛到脑后,横竖没她照看,顾四爷也少不了人侍奉,她何必再为不懂自己的鄙俗无能男人费心?

    一切有顾老夫人和长嫂欧阳氏操心就够了。

    顾老夫人是真疼幼子,知晓他喜欢鲜嫩的颜色,把调教好的一对二八年岁的婢子给顾四爷送了过来。

    当这对婢女被送来时,顾瑶还以为李姨娘会有点别扭和膈应,李姨娘大方且含笑把女婢放到顾四爷身边,丝毫没有任何不悦之色,有了婢女侍奉,李姨娘也会继续照顾顾四爷,却也把琐事交给婢女,不再亲自侍奉。

    在庄子上时,李姨娘整日都可以陪着顾瑶,只有在顾四爷特意使人叫她时,她才去到顾四爷身边。

    当时顾瑶整个人都不怎么好,李姨娘同她原本观念中的古代女子相差太远。

    凭着不多的记忆和旁敲侧击从李姨娘口中打听到的顾四爷后院女人状况,她感觉好似顾四爷的妻妾都是不知吃醋争宠为何物的女子。

    无论是顾四爷的继妻汪氏,还是妾室李姨娘,田姨娘之流,她们对顾四爷受用同房丫鬟还是去外面鬼混都是无动于衷的。

    也只有田姨娘有时争争宠,说上几句拈酸的话。

    到底是女人们对顾四爷心灰意冷懒得吃醋,还是顾四爷有福气碰见的女人都是大度贤惠的?

    顾瑶看得出新送来的婢女暂时没有被顾四爷破身,在妻妾成群的年代,顾四爷并未似外面所传得那么饥不择食阅女无数!

    至于汪夫人和田姨娘到底是怎样的女子,只有顾瑶亲眼所见才能解开疑惑。

    顾瑶从靓丽娇俏的婢女身上移开目光,现在不是操心她爹有几个女人的小问题,摆在顾瑶面前得是前面那辆马车中,人精江南解元陈闵之和只要面子没有智商,情商也不高的顾四爷在一处!

    这不是把沾上毛等于猴同一个二百五放在一起?

    万一顾四爷好奇探听起陈闵之的遭遇,或是被陈闵之利用了怎么办?

    只要她还是顾瑶,就摆脱不了顾四爷女儿的身份,顾四爷倒霉,她同样得不到好处。

    不怪顾瑶思虑太重,实在是顾四爷没给过她任何信心。

    从陈闵之的狼狈可以推测,没准这是一桩大案,解元遇难一般人都能想到科举,隆庆帝对科举极是重视,然而每次科举都少不了……徇私舞弊,没有爆出来,自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一旦直达上听,仕子们闹事,隆庆帝的屠刀从来不会对任何人留情。

    “停车。”

    顾瑶高喊一声,冷着一张脸跳下马车,她根本不想见把自己赶走的顾四爷,可是她还得厚着脸皮凑上去,真是……没有面子啊。

    呸,她何时也同顾四爷一样好面子了?

    明明她只是顾四爷的女儿,却操着顾四爷长辈顾老夫人和顾大爷的心,顾瑶快跑几步赶上前面闻讯也停下来的马车。

    车帘掀开,之风先露出半张脸,看清楚跑过来的人后,问道:“六小姐有事可以让婢女过来,扬风搅雪的您何必亲自跑一趟?”

    到是挺有规矩,可也摆明不让顾瑶上马车。

    以为她要赖上顾四爷?

    顾瑶心头有一股无名火窜到头上,自己这是为谁?“你让开,我同……我爹说话。”

    “四爷正在……”

    顾瑶暗暗发誓,若是顾四爷再赶她离开,她就……就……

    “是瑶儿?!之风,让瑶儿上来。”

    之风:“……”

    他再一次领教四爷的善变和健忘。

    “六小姐请。”之风伸出手,顾瑶却是自己撑着马车利落的翻身而上,之风讪讪一笑,尴尬般放下手臂,六小姐真像四爷,脾气都不小呦。

    没上马车前,顾瑶想过无数种顾四爷和陈闵之的状况,重新踏进马车,顾瑶愣住了,这是个什么状况?

    陈闵之抱着棉被缩在角落中,微微低着头,如丧考妣,精明干练,儒雅风度全无,犹如一只被人欺负无法反抗的落水狗让人心疼。

    而顾瑶担心被陈闵之欺骗利用的顾四爷正兴致盎然的……作画?!

    在顾四爷面前铺笔墨,宣纸上已有完成大半的画作。

    “瑶儿来看看爷画得像不像方才一身狼狈,满身伤痕祈求活命的陈闵之?”

    角落中的陈闵之再次缩了缩身子,恨不得把俊脸彻底埋入胸口,顾瑶感觉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陈闵之宁可死了也不要同顾四爷待在一辆马车中。

    “这这幅画可是爷最近一年画得最好的,没想到爷竟是擅长画人,啧啧,赶明儿爷把这幅画裱起来挂在咱们府上。”

    陈闵之瞥见少女嘴角抽搐,有几分茫然和恍惚被等不到回答的顾四爷硬是拽到身边,欣赏起画作。

    她应该是怕他利用算计顾四爷才特意跑来的,陈闵之心说,六小姐太高估自己了!

    “很像陈闵之从山上滚下来的样子吧。”

    顾四爷见女儿神色有点不对,暗道莫非顾瑶因可怜而对陈闵之生出好感?

    这可不行!

    陈闵之连他自己都救不了,还能护住妻儿?

    何况陈闵之是寒门子弟,几乎没有家族的根基和兄弟们的帮扶,陈闵之不是他顾四爷上有母亲和大哥庇护,可以靠祖宗吃饭。

    同时他不得不承认陈闵之会读书,张口经史子集,闭口子曰圣德,这些他不懂也不想听,顾瑶同他最像了,嫁给这样的丈夫,她怎能受得了?

    “还要再加上几笔。”

    顾四爷提起毛笔修饰画作,浓浓的几笔,让画作中尚有几分清俊的陈闵之变得更落魄狼狈,隐隐还有几分只能等人相救的无能。

    顾瑶:“……您画得不错,很像当时的陈公子。”

    单以简单人物画,顾四爷画得挺好。

    顾瑶欣赏不了太有艺术性的画作,毕竟她在现代也不是个大画家,对国画研究更少,说顾四爷画得不错,倒也是称心诚意的,甚至还多了几分钦佩,顾四爷还会画画呢。

    顾四爷笑容绽放,很少有人夸他画得好,汪氏总是说可惜了珍贵的笔墨纸砚。

    顾四爷抓起陈闵之的手,道:“把你名写上,虽然一首诗词表达不出爷对你的救命之恩,不过你非要做诗感谢的话,爷就勉强收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