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颤抖吧,渣爹 第二十二章 针对
    她总算明白在现代时总是有人说一万头槽马奔腾而过是何感觉了!

    顾湛顾四爷其实是个天才!

    如顾瑶思维正常的人既是承担风险救下江南解元陈闵之,总要得到陈闵之的感激,可顾四爷这是主动让陈闵之厌恶且怀恨在心么?

    但凡要脸的人都不会主动提出讨好好处,何况顾四爷并非为好处而求陈闵之在画作上提诗,他想把这幅陈闵之落难图连同诗词一起宣扬得整个京城都知道!

    根本就是想落陈闵之的面子。

    凛冽寒风吹动马车窗棂呼呼作响,陈闵之仿佛被寒风重重扇了几个耳光,俊脸僵硬,身躯也不会动了。

    他甚至向顾瑶投去求助的目光,快来一个人管管顾四爷?!

    顾瑶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不错神盯着顾四爷看,奇葩啊,奇葩,自然没见到陈闵之投过来的目光,其实就算是见到了,顾瑶也不会多管闲事,反而期盼着顾四爷还能做出奇葩的举动。

    “瑶儿说爷请个书生编写一套评书如何?专门在酒肆茶楼中宣讲,就叫风雪中顾四爷义救陈解元,说,陈解元狼狈被人追得上天入地无门时,顾四爷宛若天神下凡救下濒临死地的陈闵之,还要说明陈闵之叩拜爷,嗯,再加上陈闵之痛哭流涕向爷忏悔往日对爷的轻视污蔑,他非要报答爷的救命之恩,爷却挥一挥衣袖,言道,小事一桩!汝不必放在心上。”

    大有尔等凡人,在顾四爷面前都是渣渣的气势。

    顾瑶:“……听得出您经常去茶馆酒肆。”

    不是有过听书的经验,未必能说出顾四爷这番跌宕起伏的话来。

    顾四爷得意笑道:“整个京城茶楼酒肆就没有爷不知道的,谁家茶水好喝,谁家酒菜做得好,都在爷心中,过几日回京后,爷带瑶儿去望月楼听书品茶,望月楼的杏仁酥比上次皇上赏给你大伯的点心还好吃呢。”

    陈闵之拳头堵着嘴唇轻咳两下,隆庆帝赏给顾侍郎点心代表盛宠,不是拿来吃的,这话若是被御史言官们听到后,少不了弹劾顾侍郎一通。

    “我记得……那份赏赐不是供给了列祖列宗么?”

    顾瑶记忆中有这一段,那也是隆庆帝对顾侍郎不多的恩赏,顾家的爵位三代而斩,顾老侯爷去世后,顾家再无爵位。

    隆庆帝只赏给勋贵近臣的赏赐许多年不曾见过了,当时顾清顾侍郎高兴坏了,顾老夫人也是笑容满面,并带领顾家上下去宗祠告慰祖宗,亲手把御赐的点心供奉到灵位之前。

    若说顾老夫人除了宠溺顾四爷外还有什么未了的心事——就是盼着顾家重新得个爵位,哪怕子爵也成。

    可惜顾清顾侍郎虽然勤勉,也即将迈入仕途巅峰入阁,爵位始终没有踪影,毕竟非军功不得封爵是太祖皇帝定下的的铁律,同夺回辽东为王并列刻在金銮殿门口。

    只要上朝的大臣都能看到!

    即便隆庆帝偏爱陆铮,镇国公为长子请封世子后,隆庆帝也没直接封他爵位,而是等到陆铮在疆场历练一番,取得大胜后才封的冠世侯。

    只要坐在皇位上的人还是李家子孙,谁都无法违背太祖的铁律。

    顾湛摸了摸鼻子,“不要在意细节,重点是望月楼的点心能让你吞掉舌头。”

    顾瑶到底是现代人,对皇帝少了古人那份天生的敬畏,顾四爷偷吃也挺有趣的。

    不过顾瑶还是看了一眼角落里神色恍惚的陈闵之,淡淡说道:“我觉得是祖宗托梦告诉给您的,陈公子以为如何?”

    陈闵之:“……是托梦,托梦也挺好的。”

    他能说什么?

    他又敢说什么?

    明艳的少女虽是嘴角微扬,眼神却满是警告,好似外面有一点点此事的风声,就是他泄露的。

    “我父是顾家嫡脉子孙,一向甚得祖父疼爱,祖父时常入梦。大伯父步步高升,难免有小人嫉妒,然大伯父刚正廉明,政绩斐然得陛下倚重,区区无凭无据小人之言只会贻笑大方,落得被世人嘲笑的下场。”

    顾瑶好看的眼线中流淌出侬丽风情,缓缓说道:“陈公子乃是当世公认的君子,想来不会做下小人行径,引人诟病。”

    陈闵之点头表示明白,被顾瑶压制有几分不是滋味,开口道:“令尊当不负顾老侯爷时常入梦的教诲,顾老侯爷文韬武略有祖上之风,若不是病故太早,丹书铁券未必得不到,顾老侯爷是希望顾家子弟能延续祖上荣耀。”

    明里称赞顾老侯爷,实则指责顾瑶胡言乱语,顾四爷根本就没梦到过顾老侯爷!

    顾瑶面不改色扫了陈闵之一眼,确切说陈闵之用于取暖的棉被,陈闵之也是要脸的,手中的棉被还是顾瑶给的,他堂堂江南解元竟是同少女怄气?!

    又是一段黑历史。

    “陈公子非顾家子弟,不知晓祖父对父亲的期望。”

    当然顾瑶也不知顾老侯爷的心思,强辩道:“外人始终是外人,陈公子切勿因自己急于光宗耀祖,仕途显贵就揣测旁人,世袭爵位未必就比子孙平安重要,仕途险恶,宦海艰辛,疼爱父亲的祖父更愿意……见到他功利心少些。”

    把用功读书的陈解元说成功利心重,而称赞纨绔的酒囊饭袋顾四爷是真正的目下无尘,眼里没有功名利禄的洒脱之人。

    这张嘴真是厉害啊,说谎话都不带脸红的。

    她就是做这行的,颠倒是非黑白也不是没做过,脸皮早就锻炼出来了。

    陈闵之静下心想了想心头多了一团火气,冷脸:“到底是高门大户的千金小姐,顾小姐看不起寒门学子,嘲讽我们寒门子弟始终不知显贵侯爷的心思,你别忘了太祖在未坐天下之时也只是个戍边的裨将而已。”

    “陈解元的意思是太祖皇帝非大唐李氏皇族之后么?”

    “……”

    陈闵之鲠住了,恍然想到太祖自称是大唐皇族嫡脉来着,在得了天下后,太祖还专门去长安故地祭拜过祖宗,曾大修大唐皇帝的陵寝。

    只是太祖的面子工程而已,谁会一直记得?

    他不是顾四爷,需要通读注解很多的经史子集。

    顾瑶眸子漆黑,说道:“只有自卑的人才会总认为勋贵显贵的人看不起自己是因为寒门出身,陈公子忘记太祖的出身李氏皇族,同样忘了太祖曾说过,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民间也有句话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

    陈闵之有被少女教训的感觉。

    “加油吧,陈解元,我看好你。”顾瑶声音清脆,含着期许的笑容:“寒门亦可崛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掉入异世界也要努〕〔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