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从枪挑邹氏〕〔我是灵馆馆长〕〔医者无眠〕〔盛夏微光暖暖情〕〔寻龙迷踪卷一华山〕〔嫡女为凰:摄政王〕〔团宠真千金每天都〕〔三国从忽悠贾诩开〕〔春雷1979〕〔和网恋上司奔现以〕〔大唐之最强熊孩子〕〔杨辰秦惜〕〔无敌继承人〕〔废柴娇妻太倾城〕〔废柴王妃是块宝〕〔锦衣卫大人的宠妻〕〔太傅帮帮忙〕〔都市盖世君主〕〔武侠管理局〕〔大佬真的不想当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龙王的傲娇日常 第七十八章、桃花木剑!
    !

    “慌慌张张的,也不怕被人笑话。”苏文龙看到孙子在客人面前摔倒,出声呵斥。

    </p>

    “地上有水......”苏岱一脸委屈的指着石阶上的水渍,说道:“阿姨怎么没把这里打扫干净......”

    </p>

    “不怪阿姨。”苏文龙出声说道:“是我刚才正在为这株凤凰树浇水,听到你们在门口说话,就没来得及清理......赶紧起来吧,像什么样子?”

    </p>

    “......”

    </p>

    苏文龙轻轻摇头,对敖夜说道:“学理科的,就是头脑发达,四肢简单,那些又臭又长晦涩拗口的公式,他们张嘴就能说出来。让他们浇个花剪个树什么的,他能把我的花苞给浇没了,枝干给剪断了......敖夜是学什么的来着?”

    </p>

    “理科。”敖夜说道。

    </p>

    “......”

    </p>

    苏文龙老爷子连连摇头,说道:“不像不像,你没有学理科的呆滞笨拙之气,更像是诗茶赋酒书糕点素养起来的,清新可喜,风流蕴藉。这不是苏岱可比的。他就是一满脑子化学原料的书呆子。”

    .zyxta.

    </p>

    “爷爷.....”苏岱当真是有些急了,说道:“敖夜还是理院的学生,我是理院的老师......”

    </p>

    你当着一个学生的面说我不如他,这让我老脸往哪儿搁?我以后还要去给他们讲课呢,到时候怎么好意思站在讲台上?

    </p>

    “哦。”苏文龙老爷子这才想到极其紧要的事情,拉着敖夜的手说道:“敖夜先生,你刚才说让我忘掉以前的笔法,跟着你学草书?”

    </p>

    “是的。”敖夜说道。“苏......老以前主要是写楷书吧?”

    </p>

    “不要叫我苏老,当不起,当不起。”苏文龙出声拒绝,连呼自己不敢当。

    </p>

    “那......小苏?”

    </p>

    “......”苏岱。

    </p>

    又是想和敖夜拼命的一秒钟。

    </p>

    “就叫我文龙吧。”苏文龙这么大岁数,被一个小年轻称为还是有些不太适应。总觉得这画面太过鬼畜......

    </p>

    虽然敖夜确实比他年长太多,叫他小小小小小小小的立方苏都没有问题。

    </p>

    “好的,文龙。”敖夜倒是不在意叫他什么,他不喜欢占人便宜,除非别人想着先来占他的便宜。“我看你上次送人的字,在楷书上面很有一些造诣,以前主要是在这上面用功吧?”

    </p>

    “是的。”苏文龙点头说道。“主攻楷,兼写行、隶。走走走,咱们去书房.......边喝茶边说话。苏岱,还愣着干什么呢?快去泡茶。把我私藏的那二两大红袍拿出来。都拿出来,一会儿喝不完的给敖夜先生带回去......”

    </p>

    “不用了。”敖夜拒绝。

    </p>

    “怎么?敖夜先生平时不喝茶?”苏文龙疑惑的问道。自古以来,诗书茶酒不分家,一般喜欢作诗的写书的都喜欢喝茶喝酒。敖夜的字写得这么漂亮,应该是一个喜欢喝茶的才对。

    </p>

    “我家大红袍有两百斤。”敖夜说道。

    </p>

    “我爷爷这是母树大红袍......”苏岱以为敖夜不知道这二两大红袍的珍贵,把它当成市场上随处可见的大红袍了。“就那么几棵老树,一年产值也不到两百斤。”

    </p>

    “那是你们没找着。”敖夜说道。“我家的大红袍也是老树......比你说的那几株母树还要老。”

    </p>

    敖夜知道他说的是生长在武夷山九龙窠的大红袍,母树有三棵六株,至今已有三百六十多年的历史。可是他们也不想想,为何武夷山会有一个九龙窠?九龙窠上面又恰好生长着几棵母树大红袍?

    </p>

    那不过是敖夜带领龙族小队去武夷山度了个假,达叔知道敖夜喜欢喝茶,便带了几株小树苗过去......没想到哪几棵小嫩芽就成了传说中的母树了?

    </p>

    凡人,你们对龙族的力量真是一无所知。

    </p>

    苏岱撇了撇嘴,说道:“我们找不着可以理解,全世界的茶农茶商都找不着?”

    </p>

    “他们确实找不着。”敖夜说道。“我们喝的大红袍,采自天山之天,海角之角,潮汐之汐,茶农茶商怎么可能找着?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世间会有这么些地方。”

    </p>

    “......”

    </p>

    苏岱甘拜下风。

    </p>

    论起吹牛批,他远远不是敖夜的对手。更要命的是,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当真是一本正经到令人发指。

    </p>

    天山之天,海角之角,潮汐之汐......你听听,这是正经人会取的名字?这是正常人会去的地方?

    </p>

    苏岱不由得有些好奇,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当真就不会笑场吗?或者心里有种强烈的羞耻感?

    </p>

    他看了又看,敖夜当真一点儿也没有......羞耻感!

    </p>

    他的眼神仿佛在对你说:你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傻叉不要和我说话。

    </p>

    “好了好了,既然敖夜先生家里有茶,那这点儿茶叶我就继续藏着自个儿享受......”苏文龙老爷子看到敖夜和自己的孙子苏岱一言不合就想干架,赶紧在中间打圆场,说道:“咱们还是说字,说字......”

    </p>

    “形体方正,笔画平直,可作楷模。楷书最大的特点,就是一横一竖,俱入法典。一撇一捺,皆有规矩。这是最中正平直的笔法。你规规矩矩的临着最规规矩矩的书帖,所以所写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你这个人一样,规规矩矩的。”

    </p>

    “敖夜先生,还请救我。”苏文龙急声呼救。救字如救人,不,与他而言,救他的字比救他的命还要更加重要。

    </p>

    他这一辈子,就是为了这一笔字而活。

    </p>

    “所以,我要让你忘掉楷书,而学草书。纵任奔逸,赴速急就,千变万化,毁其章法。用草书之草,来毁掉你之前为自己立下的规矩。当你习得草书精髓,你的字也就有救了。”

    </p>

    “当然,写作过程中还会受到先前的规矩和写作风格所影响。这就要看你能不能克服困难,有没有这个决心和韧性......”

    </p>

    “我有。”苏文龙咬牙说道:“如学草书,我应当临哪位先贤的帖子?”

    &nb.jsshcxx.sp;  </p>

    “临我的。”敖夜说道。

    </p>

    “.......”苏文龙。

    </p>

    “......”苏岱。

    </p>

    敖夜看到苏文龙书房里面有铺就好的宣纸,然后提笔蘸墨,酝势蓄意,瞬间游云惊龙、颠簸狂放,一气呵成。

    </p>

    写罢,将笔丢进墨盒,径直用旁边的水盆洗手。

    </p>

    苏文龙凝神细看,说道:“这是王右军的《兰亭集序》?《兰亭集序》是天下第一行书,被历代书家所景仰。这草书......又临的是谁的笔法?”

    </p>

    “王右军自己的。”敖夜说道。“《兰亭集序》大成,王逸少风头一时无两。我劝其再用草书书写一遍,逸少喝酒两壶,大醉,然后挥毫泼墨,写就了这篇草书......”

    </p>

    “.......”苏文龙。

    </p>

    “......”苏岱。

    </p>

    苏岱又想撇嘴。

    </p>

    想了想,算了,不撇了。

    </p>

    “《墨薮》一文中,逸少以正书、行、草被品评为上上品。他的草书亦是一绝。”敖夜看着苏文龙,一脸认真的说道。“逸少的草书深得四字精髓,临他的字,最是合适。”

    </p>

    苏岱看向敖夜,嘲讽说道:“既然你和王逸少如此熟悉,你又入了几品?”

    </p>

    “我没入品。”

    </p>

    “你的字写得那么好,为何没有入九品?”

    </p>

    “我低调。”敖夜摆了摆手,一幅看破人间生死荣败的淡然随意模样,说道:“不在意这些虚名。”

    </p>

    我是龙,我骄傲了吗?

    </p>

    “......”

    </p>

    -------

    </p>

    军训了两个星期,学校终于仁慈的给学生放了一天假。大部分学生都选择出门逛街,购购物,或者看看这座新鲜的海滨城市。

    </p>

    敖夜和敖淼淼选择回家,去陪陪寂寞的达叔,顺便也把换洗的衣服带回来交给达叔。这是本地学生都在做的事情,他们俩也不能例外......

    </p>

    最极致的低调,就是把自己融入进人群之中。

    </p>

    &nbsxgchotel.p;  出租车在观海台别墅门口停下,敖夜刚刚刷卡付钱,还没有听到的付款成功声音,出租车已经喷着烟烟跑的连影了。

    </p>

    敖夜对此不以为意,和敖淼淼各拖着一个行李箱朝着小区里面走去。

    </p>

    敖淼淼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伸手摸了摸头顶,然后摘下一朵桃花出来,说道:“敖夜哥哥,有桃花。”

    </p>

    “没有桃花,你看错了。”敖夜说道。小区里面不种桃树,这个季节也不可能有桃花。

    </p>

    “可是,明明是桃花嘛。”敖淼淼出声说道。

    </p>

    “小妹妹真是好眼力,这就是桃花。”一个挎着满蓝桃花的村姑迎面走了出来,在她的身边站着一个独眼大汉。她一脸笑意的看着敖淼淼,说道:“你喜不喜欢桃花?我把这些桃花送给你好不好?”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