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尖峰战神江唯林南〕〔天骄邪少〕〔尖峰战神江唯〕〔绝代妖医〕〔尖峰战神〕〔异界召唤之君临天〕〔我真的长生不老〕〔豪婿战神叶君临〕〔尖峰战神江唯林南〕〔超级人生〕〔孙猴子是我师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全职艺术家〕〔超级医仙〕〔唐时明月宋时关〕〔柯学验尸官〕〔演员没有假期〕〔阴阳异闻录〕〔锦乡里〕〔学园都市的傀儡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龙王的傲娇日常 第八十章、你摘走了我身体里面的小心心!.
    !

    这就是青铜和王者的区别?

    这就是萤火和皓月争辉的结果?

    正如菜根所说的那般,我挥舞数十把菜刀全力施为,一通乱砍,结果连人家的衣角都没有碰着,自己还得依靠土遁之法逃脱......

    之前桃花和木剑是不信这话的,认为菜根就是看人家姑娘长的好看贪图人家的身子舍不得下重手。

    菜根是云梦山的修道天才,这是经过师父他老人家亲口认证的,无论是元神体魄,还是密法符咒都是一等一的强大。虽然年纪最小,但是在师兄妹七人之中实力却能够排在前列。

    他们都来自云梦山,是被称为「世人高人」的人,是外界所不能理解和接受的存在。外面的那些「危险因素」再过危险,遇到这种超乎常人想像的力量还不是手到擒来?这也是他们采取「投票」的方式玩笑似的就把菜根打发下山解决问题的原因。

    现在桃花便深深的体会到了菜根的那种无奈和绝望。

    我施咒布下的这桃花缚,被人随手破解也就算了,竟然还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将自己给捆了......

    这个小姑娘到底是什么怪物?

    菜根不是说厉害的是她哥哥吗?还说妹妹和他一样只会吃......

    怎么妹妹也如此强大?

    木剑冲到桃花面前,出声喊道:“桃花......桃花......你没事吧?快施咒解了这桃花缚......”

    桃花缚因咒而生,倘若施咒者没有解开,或者有更强大的力量将其强行破开,想要从外界生生将其撕扯开来是不太现实的。

    更何况桃花师妹还被困在其中,强行撕扯,可能会把桃花师姐也给撕碎了......

    这就是桃花缚的可怕之处。

    更可怕的是,那个小姑随手就能布下了......

    “师姐......你不要着急......这桃花缚是你布的,你施咒解开就好......”菜根出声喊道。

    桃花缚里面的桃花师姐呕出一口鲜血之后,果然气息沉稳了许多。

    她的嘴里念念有词,一道又一道清脆悦耳的咒语奔涌而出。

    “精精灵灵,头截甲兵,左居南斗,右居七星,逆吾者死,顺吾者生,九天玄女急急如律令!”她的声音突然间提高数倍,厉声喝道:“破!”

    桃花缚没有破!

    “九天玄女急急如律令!破!”

    桃花缚还是没有破。

    “破!”

    桃花缚一动也不动。

    施咒者,竟然解不开自己的密法神通。

    这就尴尬了......

    桃花师姐被桃花包裹,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就像是一个小花人似的。

    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应当是感激这些桃花的。倘若没有它们来遮掩自己的脸面......她就实在是没脸见人了。

    其它人也都懵了。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向敖淼淼,每个人的脑门上都有一个个大大的问号。

    菜根仗着自己曾经被敖淼淼打破了鼻子,两人的关系更加亲近也亲密一些,凑了过去小声问道:“敖淼淼,你到底对桃花师姐做了什么?”

    “我没做什么啊。”敖淼淼一脸无辜,说道:“不是你告诉我说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吗?她怎么捆我的,我就怎么捆她......”

    “那她怎么解不开呢?”

    “我怎么知道?”敖淼淼翻了个白眼,很是不满的说道。“这是她的功法,我都能解开,她自己解不开?”

    “......”

    这就是杀人诛心了!

    嗖!

    一把木剑翱翔到半空之中,然后飞到了敖淼淼的头顶。剑气震荡,嗡嗡作响。

    木剑眼神凌厉的盯着敖淼淼,说道:“快把我师妹放出来,不然的话,休怪我剑下无情......”

    这话敖夜就不喜欢听了。

    你们欺负我妹妹的时候,我站在旁边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了?

    你师妹欺负我妹妹,结果反而被我妹妹给欺负了......现在你这做哥哥的就要跳出来替妹妹出头了?

    你妹妹有哥哥,敖淼淼就没有哥哥了?

    敖夜随意的招了招手,那把飘荡在半空之中杀气凛然的木剑便落在了他的手里。

    然后,他两根手指头轻轻一夹......

    咔嚓!

    那把木剑便断成两截。

    “敖夜哥哥......”敖淼淼眼眶红了,满脸兴奋的扑到了敖夜的怀里,激动的说道:“我就知道哥哥会保护我的.....敖夜哥哥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

    “他们伤害不到你。”敖夜说道。他知道,就算他不出手,这些人也不可能伤害到敖淼淼。

    但是,他不能不出手......因为他是敖淼淼的哥哥。

    他不允许敖淼淼的哥哥输过桃花的哥哥。

    “他们伤不到我的人,但是他们会伤到我的心。”敖淼淼看向敖夜的眼神满满的都是小星星,彩虹屁又跟不要钱似的往外狂喷,说道:“敖夜哥哥刚才招手的姿势实在是太帅气了,就像是要随手就要把天上的星星给摘下来呢......敖夜哥哥,你摸摸我的胸口,看看是不是少了些什么东西?”

    敖夜朝着敖淼淼平坦的胸口瞄了一眼,问道:“少了什么?”

    “少了我的心啊。敖夜哥哥虽然没有摘下天上的星星,但是却摘走了我身体里面的心心......”

    “......”

    敖夜有些后悔自己出手了。

    敖淼淼这土味情话,比敖土土还要土.....

    木剑的木剑断了。

    面子也折了。

    他看着那个招了招手就让自己的木剑失去气机牵引和控制,径直飞到他的手里的家伙,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眼里更是满满的仇视和敌意......

    更可恨的是,他折了自己的木剑之后,竟然抱着一个小姑娘卿卿我我起来。

    这是不是太羞辱人了?

    我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如此强大又恐怖的对手......你看我一眼呀喂!

    木剑看着被困桃花缚中的桃花师妹,又想到自己的折剑之耻,眼里杀机乍现。

    他高举双手,嘴里念念有词。

    四周便响起了「咔嚓」「咔嚓」的声响。

    只见院子里面的树枝草屑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齐齐折断,变成一把又一把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木剑。

    他们密密麻麻的排列在空中,只待木剑一声令下,就要将敖夜斩杀成渣。

    “二师兄......”菜根满脸惊慌,跑过去抱着木剑的胳膊,出声阻止:“二师兄,千万不要出手......”

    “你到底是哪一边的?”木剑实在是气愤之极,胸口痛得难受。

    这个不争气的小师弟,下山那么久没有把事情办成也就算了,刚才还帮着敌人说话,要不是他告诉那个小姑娘「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屁话,桃花师妹岂会遭遇桃花缚的反噬?

    现在看到自己要出手伤人,他又跑到中间阻挡......

    果然是美色动人心啊,菜根师弟已经无药可救了。

    “当然是站在二师兄这一边。”

    “那就速度让开......不要挡我出剑......”

    “不能出剑......”

    “你还在帮他们说话......”

    “我不是帮他们说话,我是帮二师兄说话......”菜根死死地抱着木剑的手不肯松开,大声喊道:“你打不过他们啊。”

    “.......”

    木剑仿若遭遇雷击,那只独眼里面是满满的震惊和不可思议......

    菜根倔强的和他眼神对视,说道:“二师兄,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害怕......我知道我说这话你不爱听,但是你不爱听我也要说。你打不过他,我也打不过他。当初我见到他的时候,也是想着试一试他的深浅......结果没试出来,还被人给打得落水流水......”

    “二师兄,现在是法制社会,不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有话坐下来好好说嘛......你先把剑阵撤了,好不好?”

    “我要和你断绝师兄弟关系。”木剑说道。

    “好的好的.....你先把剑阵撤下来好不好?别把人惹生气了......刚才我看敖夜看你的眼神就挺不爽的......”

    “从今以后你就不再是我师弟。”木剑说道。

    “没问题没问题......你听师弟最后一次劝,先把剑阵撤了好不好?不小心伤到自己可就不好了......”

    “......我辈剑修斯文扫地......云梦山尊严何在......”

    “二师兄说这些干什么?咱们活着才有云梦山......不要担心,今天的事情没有人会说出去的......”

    “......”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