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许你两世相顾 第218章真正开始发作
    他的早餐很快就摆了上来,顾言然整理了一番自己的情绪,坐在了桌前。

    “昨天晚上是不是也没吃什么东西?”温言之将一半多的分量都分给了她,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她突然瘦了好多。

    “吃了……就是吃的比较少……”顾言然低着头,切了一小片吐司放进嘴里,可是,她却有一种味同嚼蜡的感觉。

    看着桌上各式各样的餐点,她一点胃口也没有。

    “不喜欢吗?”温言之自然看出了她的犹豫。

    顾言然摇了摇头,她怕温言之担心,所以强忍着自己的不适,将面前的东西吞了进去。

    可是,还没吃三分之一,她突然感觉胃里一阵翻滚,她立马起身往洗手间跑去。

    温言之一惊,立马跟了过去,他跑到洗手间的时候,顾言然已经趴在马桶上吐了起来。

    他赶忙拍着她的背,从旁边接了一杯水递给她,“漱个口。”

    顾言然有些无力,她两只手端起杯子,颤抖着送到自己嘴边。

    “慢些。”温言之蹲下身紧张地看着她,“哪里不舒服?”

    顾言然摇了摇头,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吃下那些东西后就犯恶心,下意识就想吐出来。

    许亦洲拿起手机给聂余安打了个电话,让他赶快过来一趟。

    顾言然抓着他的裤腿摇了摇头,“别,别让他过来了,没事的,吐出来就好了。”其实她有些抵触别人,她不想让更多人知道她有毒瘾这件事。

    “别担心,他不是外人,昨天就是她给你包的伤口,他知道了没事,他不会说出去的,相信我。”温言之知道她在担心什么,“言然,你应该试着去相信别人了,世界并没有那么多恶意。”

    顾言然低着头没有说话。

    “现在一点东西都吃不下吗?”

    顾言然点点头。

    温言之给她又清理了一番,将她抱到床上,“那你好好休息,等余安来了,我让他给你看看。”

    “他真的不会说出去吗?”顾言然有些不放心地又问了他一句。

    “真的。”温言之揉了揉她的脑袋,从一旁抽出几本书,“想看哪一本,我读给你听。”

    “这本。”顾言然指着他左手的那本《半生缘》说道。

    温言之看到手中是什么书后,皱了皱眉,他刚刚也是随便拿的,没想到拿到了这本。

    “怎么了?”

    “没什么,你现在少看些这些多愁善感的书。”温言之在犹豫要不要换一本。

    “分明就是你让我选的呀。”顾言然有些委屈道。

    “放心,给你读。”看着她满含期待的眼神,他根本不舍得拒

    绝。

    “我可喜欢张爱玲了,你不觉得她说的有些话真的很深入人心吗?我最喜欢的就是她的那句话。”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温言之听了,皱了皱眉,女人都是这么多愁善感的吗?

    “言之,对你来说,我是你的红玫瑰还是你的白玫瑰?”顾言然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出了口。

    “顾言然,好好休息,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别总是多愁善感的。”他将她的枕头调了调位置,“你还要不要听我念书了?”

    “要!”顾言然兴奋地点了点头。

    温言之在学校里收获了一大批的迷妹,不只是他长得帅,人温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上课时的声音很好听。

    跟他平时说话稍稍有些不同,他上课时的声音会让人忍不住沦陷,每一处他叙述一件事娓娓道来之时,会让人心神荡漾。

    她很想知道他念书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声音。

    温言之自然不知道此刻她心里在想什么,他拿着手中这本已经被她翻得有些旧的书,随意翻了一页,缓缓念道:

    “日子过得真快,对于中年以后的人来讲十年八年好像是指逢间的事,可是对于年青人来说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顾言然将眼睛闭上,这样的感觉当真是一种享受,如沐春风一般,她在他轻柔的声音里沉浮,放空了自己……

    “我和世均从认识到离别,不过几年的光景,却遭遇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仿佛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生、离、死、别……”

    ……

    温言之抬头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她已经睡了,他放下书,坐到她身旁,怕是刚刚哭累了,才睡的那么快。

    他将她被压着的手抽了出来,放在被子里,他俯下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傻瓜,什么红玫瑰白玫瑰的,以后少看这些书,她说的根本不对,怎么可能每个男人都有两个女人……我只有你一个女人,以后也是,你是我的白月光,也是我心口的朱砂痣。”

    也不知道顾言然是不是真的听到了这句话,只见她微蹙的眉头舒展开,脸上的她舒展着笑意。

    半个小时后,温言之等来了聂余安,他脚步匆匆,一身白大褂都还没脱下,一看就是从医院直接过来的。

    “麻烦你了。”温言之看到他这样,心里有些

    感动。

    聂余安却是心头一惊,他不可置信地看了温言之一眼,他没有认错人吧,这是温言之?刚刚那句“麻烦你了”是温言之说的?

    转性了?

    但是他心里虽那么想,但是哪里敢表现出来,“没事,今天医院人也不是很多,也没有手术,比较自由,没事……真的没事……”他尴尬地看了温言之一眼,“言然呢?”

    “在楼上睡着。”温言之将他带上了楼,“她今天早上吐了。”

    聂余安皱了皱眉,“正常现象,她现在情况会很不好,没有食欲,身体会消瘦,容易犯困,精神不佳,情绪容易激动……”

    他转过头看了温言之一眼,见他皱着眉头,心中了然。

    好吧,全中!

    “她现在是初期,是最容易把瘾戒了的,你懂我意思吧?趁这瘾还没深入骨髓,赶快戒了,不然越来越难。”聂余安走进她的卧室,看到躺在床上的顾言然皱了皱眉,昨天到今天也就几个小时的时间,他感觉她一下子憔悴了很多。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怎么解决她吃不下东西的问题。”

    “只能老办法咯。”聂余安耸耸肩,从医药箱中取出药品,“给她先打两天点滴,能维持多久就先多久,但这肯定不是长久之计,饭肯定还是要吃的,你平时多开导她一些,或者换个花样给她做她爱吃的,多少都要吃一点嘛,不然真的扛不住啊。”

    聂余安看着四周冷冷清清的,忍不住问道:“她家人呢?不陪着?”

    他的早餐很快就摆了上来,顾言然整理了一番自己的情绪,坐在了桌前。

    “昨天晚上是不是也没吃什么东西?”温言之将一半多的分量都分给了她,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她突然瘦了好多。

    “吃了……就是吃的比较少……”顾言然低着头,切了一小片吐司放进嘴里,可是,她却有一种味同嚼蜡的感觉。

    看着桌上各式各样的餐点,她一点胃口也没有。

    “不喜欢吗?”温言之自然看出了她的犹豫。

    顾言然摇了摇头,她怕温言之担心,所以强忍着自己的不适,将面前的东西吞了进去。

    可是,还没吃三分之一,她突然感觉胃里一阵翻滚,她立马起身往洗手间跑去。

    温言之一惊,立马跟了过去,他跑到洗手间的时候,顾言然已经趴在马桶上吐了起来。

    他赶忙拍着她的背,从旁边接了一杯水递给她,“漱个口。”

    顾言然有些无力,她两只手端起杯子,颤抖着送到自己嘴边。

    “慢些。”温言之蹲下身紧张地看着她,“哪里不

    舒服?”

    顾言然摇了摇头,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吃下那些东西后就犯恶心,下意识就想吐出来。

    许亦洲拿起手机给聂余安打了个电话,让他赶快过来一趟。

    顾言然抓着他的裤腿摇了摇头,“别,别让他过来了,没事的,吐出来就好了。”其实她有些抵触别人,她不想让更多人知道她有毒瘾这件事。

    “别担心,他不是外人,昨天就是她给你包的伤口,他知道了没事,他不会说出去的,相信我。”温言之知道她在担心什么,“言然,你应该试着去相信别人了,世界并没有那么多恶意。”

    顾言然低着头没有说话。

    “现在一点东西都吃不下吗?”

    顾言然点点头。

    温言之给她又清理了一番,将她抱到床上,“那你好好休息,等余安来了,我让他给你看看。”

    “他真的不会说出去吗?”顾言然有些不放心地又问了他一句。

    “真的。”温言之揉了揉她的脑袋,从一旁抽出几本书,“想看哪一本,我读给你听。”

    “这本。”顾言然指着他左手的那本《半生缘》说道。

    温言之看到手中是什么书后,皱了皱眉,他刚刚也是随便拿的,没想到拿到了这本。

    “别担心,他不是外人,昨天就是她给你包的伤口,他知道了没事,他不会说出去的,相信我。”温言之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