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万界送外卖叶〕〔从特种兵开始崛起〕〔娇妻很拽:隐婚老〕〔抢救大明朝〕〔我的传说遍布世界〕〔超品小神农〕〔商海风云〕〔狂帝的一品魔妃〕〔圣手玄医〕〔我的人生变成了通〕〔我的体内住着恶灵〕〔全职国医〕〔快穿:我家宿主超〕〔傅寒铮慕微澜〕〔庶门风华〕〔天渊路〕〔未婚美妻超级甜〕〔自强人生系统〕〔铭心刻骨傅少的心〕〔大明之雄霸海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许你两世相顾 第222章 他出事了
    厨房里的人正在忙碌着,熟悉的背影让顾言然鼻尖一酸,如今的她都开始有些怀疑,温言之究竟是不是她的言之了。

    她的言之从来不会有那样狠绝的目光,更不会有那样残忍的手法。

    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他怎么会这样对他。

    “在想什么呢?”

    一只手轻轻揉上了她的脑袋,但顾言然下意识地躲开了。

    温言之的手顿了顿,还是放了下去。

    “菜做好了吗?我……我有些饿了。”顾言然感觉到自己的反应有些不妥,立马转移他注意力。

    “马上就好了,再等等。”温言之看着开始避着他的顾言然,淡淡的苦涩涌上心头。

    他没有再多说什么,便转身进了厨房。

    聂余安见两人这样的场景,有些尴尬,他慢慢挪到顾言然旁边,“那个……言然啊……”

    顾言然感觉到旁边有些坐近,她又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

    “言然,你避着我做什么?我可什么都没干啊。”聂余安感觉自己真的是被连带问责。

    顾言然满目狐疑。

    “我是个医生,怎么可能跟着他们做这种事,要遭天谴的。”聂余安就差发誓了,“呸,他们也没做什么事,言然啊,你要相信老大,他们这是迫不得已,在……嗯,对,替天行道。”

    而此刻,另一位替天行道的某人走了进来。

    一见到顾言然,他脸上堆满的笑意,“小嫂子好。”

    顾言然本想跟他礼貌地打个招呼,可听他这样说,羞涩地低下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韩子安走过来,在一旁坐下。

    说实话,见到顾言然本人,他有些失望的,他原本想着会是一个性感妖娆的女子,又或者是一个清纯可爱的小姑娘。

    可是……眼前的人在他看来着实太普通了吧,是个典型的江南水乡女子,但实在算不上很美的那种,温言之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喜欢她的内在?可是他也找不出面前的人有什么独特之处的呀。

    顾言然被韩子安盯得有些不舒服,她转过头落落大方地对他笑了笑,“你好,我叫顾言然。”

    “韩子安。”韩子安没想到她会主动和他说话,先是一愣,随之点点头。

    面前的她脸色有些苍白,不施粉黛,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憔悴的美。

    “韩先生。”

    韩子安听到顾言然又叫了他一声,立马收回打量她的视线,“怎么了?”

    “韩先生进别人家门,不换鞋的习惯真的不大好。”顾言然回头看了眼客厅,上面布满了凌乱的脚印,她皱了皱眉,又得打扫好久了呢。

    哈?

    韩子安这下是真的愣住了,顾言然这是……在嫌弃他?

    以为她性格会很温和的,没想到也是只会咬人的小猫。

    聂余安在旁边捂着嘴偷笑。

    从来没被人嫌弃过进门不拖鞋的韩子安有些挂不住面子,他咬牙道:“你笑什么!你不也没换吗?”

    聂余安得意地将脚抬起来,给他示意了一下他脚上的拖鞋,这还是上回他来的时候,温言之给他去买的那双。

    韩子安这下更是挂不住脸了,“那个……我现在就去换啊,不好意思。”

    “不用了。”顾言然叫住刚站起身的他,“家里没有多余的拖鞋了。”

    韩子安深吸了一口气,她要不是是老温的女人,换做其他人,说不准他直接给人丢出去了。没有拖鞋那还说他干嘛。

    这时,温言之端着菜走了出来,他刚刚摆好菜,准备转身的时候,往韩子安身上扫了眼。

    温言之皱了皱眉,不悦道:“你怎么不换鞋就踩进来?”

    韩子安当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是什么心情……他这是被这两人赤裸裸地嫌弃了嘛?

    就连这种小事两个人都要有默契?他突然明白为什么温言之会喜欢她了。

    “没拖鞋了。”聂余安站在一旁笑的不行,看韩子安真的要尴尬死了,开口替他解围道。

    温言之皱了皱眉,这才想起顾言然从来不在家里准备拖鞋,这多出来的两双还是他和聂余安上次来时临时买的,“去我家拿。”他甩下这句话便又进厨房去端菜。

    经过聂余安时,他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等等吃饭要不要我喂你?站在这儿一动不动?不来搭把手?等着我送到你手里?”

    聂余安与韩子安面面相觑,两人进行了一个短暂的眼神交流。

    他们肯定的是,温言之生气了,生的还是闷气,那他们俩自然就成了悲哀的出气筒。

    发现这点的两人在饭桌上异常安静,吃饭都不敢伸手去夹远一点的菜,生怕温言之的火一下烧到他们这儿来。

    顾言然扒着手边的白米饭,她知道自己饿了,该吃些东西,但是却一点胃口也没有。

    “不好吃吗?”温言之看着她一直在小口地吃着手边的米饭,筷子都没有碰前面的菜,皱了皱眉。

    “不是。”顾言然摇了摇头,“我……”

    温言之夹了一筷子鱼片,将鱼刺全部挑干净,放在顾言然碗里,“之前不是一直很喜欢吃我做的鱼吗?今天怎么碰都不碰了。”

    “我……”顾言然不知道该怎么说,怕说自己根本吃不下东西,他又会担心。

    “不吃这些没关系,你有想吃的吗?我重新给你做,

    或者给你买。”温言之放下自己的筷子,拿起旁边一只干净的勺子,将她碗里的鱼肉都碾碎,拌在饭里,“这鱼不腥,我都处理的很好了,你尝尝看。”

    他舀起一勺,递到顾言然嘴边。

    韩子安和聂余安低下头,尴尬地扒着饭,看不到,看不到,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勺子还没到嘴,顾言然突然伸出手将他的手一推。

    勺子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饭粒洒落一地。

    桌上三人都愣住了。

    顾言然低下头,咬着自己嘴唇,不是的,她不是想推开他的,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有些控住不住自己,她怎么会厌恶他呢,肯定不是的。

    温言之看着自己被推开的手,苦涩地一笑,捡起了地上的勺子,放在一旁,“不喜欢用勺子吃吗?那就用筷子吧。”

    “温言之……”顾言然小心翼翼地看抬看他,他一定生气了吧,因为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做的有些过分了。

    “还是说这些菜不好吃?我给你重新做一些,想吃牛排吗?”温言之似乎并没有因为她刚刚的一推而生气,反而更加温柔地对她说话。

    顾言然觉得心里更不是滋味了,“言之,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不会,我怎么会责怪你呢。”温言之揉了揉她的脑袋。

    顾言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而聂余安和韩子安坐在一旁,一动也不敢动。

    而这时,放在一旁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顾言然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拿起的手机。

    “喂?”

    而下一刻,她愣住了,手机“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她脑中一直浮现着刚刚的那句话,一个女子尖锐的声音回响在她耳边“顾言然你还不给我死回来,父亲出事了!”

    那边的人说完这句话,便再没有耐心,一下子就挂断了电话。

    顾言然的手不停的颤抖着,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地上的手机。

    什么?怎么可能?他出事了?她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她蹭地一下站起身来,立马朝楼上跑去。

    温言之发现了不对劲,他捡起手机跟着顾言然上了楼。

    “言然,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顾言然颤抖着看着他,眼泪都流了出来,“言之,怎么办!他出事了,他出事了!是我父亲,他们说我父亲出事了,我现在就得回去一趟,我要去看一看!”

    顾言然从衣柜中迅速地取下几件衣服塞在了自己的行李箱内,拿上了证件便准备离开。

    温言之一把拉住她,“你现在去做什么?你自己的病都还没有好,你现在不准去。”若是在之前

    ,他就根本不会反对了,但是她现在自己的身体都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他怎么放心让她去。

    “你凭什么拦我,我一定要去,那是我的父亲。今天不管你说什么,我一定要去。”顾言然甩开他。

    “可是你现在的情况很不稳定,会时不时发病,要怎么办?顾家的人是什么样子你还不知道吗,要是被他们发现了,那你就真的完了。我是在担心你。”温言之又急切地拉住她,将她抵在了门口。

    “我说了,我一定要去,你别拦我。如果他真的出了事儿,我后悔一辈子的,到时候这些病,又算什么呢!”

    “好。”看着她坚决的目光,温言之点点头,不再反对,“既然你执意要去,可以,不过我陪你一起去。”

    这一回顾言然没有再说出拒绝的话来。

    楼下的两人看着匆匆跑下楼的顾言然,皆是一惊,韩子安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问温言之发生了什么事情。

    温言之只是摇了摇头,“我得回去一趟,这边的事情你先帮我处理着,等我回来再看。还有,记得把东西都清理一下。”

    不明所以的两人还是愣愣地点了点头,看着两人的身影远去。

    一路上顾言然一言不发,她一直紧紧攥着自己的衣服,思绪万千。

    她很是希望这一次是顾家人在欺骗他,只是为了骗她回去,而她的父亲根本没有出什么事。

    他恨顾方岩,但是他毕竟还是她的父亲,听到这样的消息,她也不能不管不顾。

    她一直拨打着顾方岩的手机,但是并没有人接起。

    顾言然,从未想过,这三个小时会那么难熬。

    在她的第四十通电话后,对面终于有人接起。

    顾言然迫不及待地说道:“喂,爸爸,你在哪里?你究竟怎么了?”

    可是回应她的却是另外一道女声,她尖锐的声音带着愤怒对着顾嫣然怒吼:“你给我回来就行了,还问这么多干什么!大家都等着你一个了,扫把星!”

    “那你告诉我,我爸在哪里啊!”顾言然再也忍不了,也朝着她吼着。

    竺欣将医院的地址报了过来,随后,电话又一次被挂断

    这下顾言然更慌了,医院……为什么是医院呢!不会的不会出事的。

    竺欣嘶吼的声音很响,在静谧的车内,温言之也听得一清二楚,他立马加速往医院的方向开去。

    车刚刚停下来,顾言然什么也管不了了,就推开车门往医院跑去。

    “言然!”温言之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见她已经跑下了车,他急得就要下车去找她。

    “先生,您好,这里不能停车。”这时,保安

    突然走了过来,拦着温言之的车,让他再挪个位置。

    温言之看着顾言然已经越跑越远的身影,烦躁地砸了一下方向盘,不满地看了站在一旁的保安,强忍着怒气,将车往另一边停去。

    等他再下车的时候,哪里还有顾言然的身影。

    顾言然跌跌撞撞地跑进医院,抓着服务台的护士就问:“住院部在哪?住院部在哪!”

    小护士指了一个方向,顾言然便头也不回地往那个方向跑去。

    小护士看着她急切的模样,摇了摇头,哎,又是一个……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奶爸圣骑士〕〔修仙奇才在都市〕〔窃盗诸天〕〔诸天仙武半侠传〕〔总裁,你儿子找上〕〔快穿之炮灰凶残〕〔王爷,你的肋骨掉〕〔言神,你辅助掉了〕〔炮灰无限试炼乐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