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我才必有用〕〔罗马尼亚雄鹰〕〔捡个大佬成女王〕〔穷女婿继承千亿遗〕〔权臣贵妻〕〔陆先生的深情不负〕〔天下起风声〕〔玄门妖王〕〔嫁我不吃亏〕〔最强重生之学霸女〕〔一世兵王〕〔异大陆修仙记〕〔我有九个金丹〕〔未来兵王在都市〕〔清穿之四爷不规矩〕〔九品相婿〕〔神级狂婿〕〔老婆,你好甜:隐〕〔神级奶爸〕〔总裁的贴身邪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许你两世相顾 第225章 熟悉的味道
    顾言然朝着温言之挤眉弄眼的,示意他别乱说。

    可是温言之装作什么也没有看到,他朝着旁边的几位阿姨笑了笑,“她这人平时总是害羞,不要见怪。”

    “哪里哪里,我瞧着挺好的。”另一个阿姨笑道:“你瞧瞧人家,多温柔体贴啊,小伙子真是好福气,娶了那么一个贤惠的妻子,刚结婚不久吧?”

    “是。”温言之点点头,眼中的笑意都快要溢出来了。

    顾言然忍不住戳了戳他,他这还越说越来劲儿了?

    顾言然俯下身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要不我给你换个病房吧?”这儿……怕是太吵了,本以为他根本待不住的,没想到还聊得那么愉快。

    温言之摇摇头,“我觉得这里挺好的。”

    分明没有那些安静的病房让他舒适,但是他却是喜欢极了现在的氛围。

    顾言然撇撇嘴,没有再说什么。

    顾言然看了看时间,觉得也不能在这里久待,“我得先去看看我爸,你先好好休息,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吃。”

    旁边传来众人的轻笑声

    顾言然脸上又是一红,他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说话一直这么暧昧。

    温言之将头看向一旁,“钥匙在衣服口袋里,到家了给我发个消息。”

    顾言然心头一暖,他什么时候都替她考虑好了,她现在着实不方便回顾家,她点点头,便离开了病房。

    顾言然走到顾方岩病房门口的时候,看到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人,她见过,是上次去顾家的时候,开门的那个佣人。

    她见到顾言然来,松了一口气,“二小姐来了啊,正好,那您先看着先生一会儿吧,我得回去做些吃的过来。”

    “就你一个人?”顾言然不悦地打开门,果然,里面空空荡荡的,她的心冷了下去,“她们人呢?”

    “老先生身体吃不消就先回去了,夫人和大小姐说还有事忙,等等再过来。”佣人看着顾言然脸色有些不大好,斟酌了一番才开口。

    顾言然冷笑了一声,有什么事情比自己还昏迷不醒的丈夫和父亲更重要的。

    “不用了,你留在这儿看着我父亲吧,我回去准备些吃的就好,等等我送过来。”顾言然往里面又看了眼,便转身离开了。

    她打了个车便先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两组保温饭盒,买了些食材便回了温言之的公寓。

    说实话,她还真有种回家给丈夫做饭的感觉。

    顾言然摇了摇头,把这些念头甩开,自己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等饭菜都准备好之后,顾言然又到温言之的房间,找了几

    件干净的衣服和洗漱用品一并装在了袋子里。

    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她的脚步停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一间书房像是有什么一直在吸引着她进去一般,她缓缓地推开了门。

    桌上似乎放着一张画卷,顾言然好奇地走进,想要一探究竟,这时,口袋中手机响了起来,她立马接起。

    “现在在哪儿?不是说好到家了就给我发消息吗?”温言之的声音从那一头传来,像是一个得不到照顾,受了委屈的孩子。

    “对不起对不起,刚刚我忘了,我现在已经要出门了,我马上过来了。”顾言然立马转身离开了书房,将门重新关上。

    她不知道,有些秘密在她关上了门的那一刻,也被她尘封了那里。

    顾言然拿着保温饭盒,匆匆又回到医院,她走到顾方岩病房门口的时候,看到那小佣人站在门口抹眼泪。

    “怎么了?”

    那小佣人见到顾言然,激动地说道:“顾二小姐,您可来了,夫人她们来了,说我还在这儿待着没有准备饭菜,把我骂了一通,我说小姐您去准备了,她们死活不信。”

    顾言然皱着眉,“我爸醒了吗?”

    “刚刚先生醒了一次,然后又睡过去了。”

    “好吧。”顾言然将手中的饭盒递给她,“这个你拿进去吧,等等他醒了,喂他吃点,也别吃太多。”

    “小姐,您不进去吗?”小佣人接过她手中的保温盒问道。

    顾言然摇摇头,“不了,晚点再来看他吧。”竺欣母女在里面,她着实不想再跟她们碰面,到时候免不了又是一顿吵。

    顾言然说完便转身离开。

    佣人推开门,提着保温饭盒走了进去。

    竺欣看了眼她手上的东西,“谁送来的?顾言然?”

    小佣人点点头。

    “她人呢?”顾可然看向她身后,发现并没有人跟来,哼了一声,“怕是羞愧地不敢进来吧。”

    “东西放下你出去吧。”竺欣不悦地看了佣人一眼,摆摆手让她离开。

    “好。”佣人点点头,立马走了出去,顾家她最怕的就是夫人和小姐了,她们逮到机会就责备她,现在让她出去,她自然一万个乐意。

    而此时床上传来一些动静,顾可然看了过去,“爸,您醒了啊?”

    顾方岩看着病床前的人,发现只有竺欣和顾可然的时候,眼底飞快地闪过一丝失望。

    “爸,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顾可然脸上的焦急不似有假。

    顾方岩欣慰地笑了笑,虚弱地说道:“没……事……吓到你了吧。”

    顾可然坐在床边,“您还说呢!吓死我了都。爸您

    现在饿不饿,要不要吃一些东西。”

    顾可然拿过旁边的保温饭盒,“我给你准备了一些吃的,要不要吃一点?”

    “都是你做的?”顾方岩看着旁边几层的饭盒,心中一片柔软。

    顾可然有些尴尬,“这个……”不是她做的,但是她根本不想让顾言然讨了这份好。

    “是她做的,我在旁边教她的,她说非要做给你吃,我又拗不过她。”竺欣走过来,打开袋子,看了顾可然一眼,“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你爸拿出来。”

    “哦哦哦。”顾可然会意,立马把饭盒拿了出来,等她把菜都拿出来的时候惊呆了。

    这是顾言然做的?

    一份清粥,旁边是配的小菜,底下有猪肝,排骨玉米汤,似乎是考虑到了他现在吃东西不方便,排骨的骨头都被剔除了,玉米也一颗颗剥下。

    香味一时间便飘在房中,顾方岩顿时感觉自己有些饿了,“可然的手艺不错啊……爸爸闻着就想吃了……”

    顾可然拿着餐盒的手顿了顿,这无异于是狠狠打了她的脸,顾可然故作镇定地笑了笑,“爸,您尝尝看。”

    竺欣将他的床微微摇起,顾可然拿着勺子给他舀了一勺汤送到他嘴边。

    唇齿间流转着熟悉的味道,顾方岩有些失神,他往病房门口看去。

    “爸,怎么了?”顾可然有些心慌。

    “没……没什么……”顾方岩收回视线,又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

    不知道有多少年了,没有尝过这个味道了。

    ……

    顾言然刚走到温言之的病房门口,就被护士告知温言之转到了另一个病房。

    推开门,里面安静地没有一丝声音,顾言然满意地点点头,看到躺在床上的人,“刚刚让你换,你不换,怎么?那里太吵了吧。”

    温言之听到她的声音,转过头来,“现在你不适合待在人多眼杂的地方。”

    顾言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体状况,她的情绪低落了下来,现在这样子,到时候不知道究竟是谁照顾谁了。

    “你爸怎么样了?”

    “没事,状况稳定,中途已经醒过来一次了,我晚些时候再去看他。”顾言然将饭盒放在桌上,“饿了吗?现在吃?”

    见他没有拒绝,顾言然把床升起。

    “你做了什么?”温言之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今天的她不知道为什么格外迷人。

    “等等不就知道了。”顾言然把餐盒打开,一一摆在他的桌上,将筷子放在他手边,“好了,赶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温言之往后面一靠,一脸虚弱地看着她,“我现在没有力气

    ,拿不动筷子。”

    顾言然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故意拿了一个勺子又放到他旁边,“筷子不行,那就勺子吧。”

    温言之可怜地看着她,可是她根本不为所动。

    他抬起手去拿桌上的勺子,刚刚拿在手里,“铛——”地一声落在了地上,他“嘶——”了一声,手又垂了下去,脸上十分痛苦。

    顾言然急了,“怎么了?怎么了?哪里疼!”

    “没事,就是手有点无力。”温言之额头上的汗都冒出来了。

    顾言然这下再也不疑有假,“我去给你叫医生。”

    “别。”温言之叫住她,“我缓一缓就好,别叫医生来了。”

    “真的?那你难受了跟我说。”顾言然拿出纸巾给他擦了擦汗。

    “不难受了,就是有些饿。”温言之一脸憔悴地看着她。

    顾言然心疼地要命,哪里还会想其他,赶忙重新将勺子洗了洗,坐在他床边给他喂饭,“先吃些清淡的,我到时候再给你做好吃的。”

    “好。”温言之满足地笑了笑,嘴角闪过一抹得逞的笑容,太快,以至于顾言然根本没有发现。

    每一次顾言然都舀一勺,轻轻吹着,等差不多了才放到温言之嘴边,温言之自然吃的十分满足。

    他心想,要是早知道这样就能让顾言然那么心疼照顾他,他早就该找个机会在医院里躺一躺了。

    “味道还可以吧?”顾言然见不一会儿功夫就见了抵的粥,又端起汤喂了他几口。

    温言之点点头,“你自己也吃一点。”

    顾言然摇了摇头,她对这些真的一点食欲都没有,“我刚刚在家吃了点,现在不是很饿。”

    “言然——”

    这时,不合时宜地开门声响起。

    两人都往身后看去,只见顾欣然提着一袋东西走了进来。

    顾欣然走进来,见他们面前摆着餐盒,尴尬地笑了笑,“还以为你还没吃呢,就带了些东西过来。”

    她将东西放在一旁,顾言然能瞧出来,那也是餐盒。

    “言然,小叔那儿你也得去看看,虽然温言之救了小叔,但你也不能顾此失彼了,到时间小叔怕是会难受的。”顾欣然朝着顾言然“语重心长”地说道。

    顾言然怎么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想支开她?想得美。

    “我刚刚已经去看过爸了,他还睡着呢,我就不打扰了,爸那边有很多人照顾,也不差我一个,我去了也是添乱,倒是言之这儿都没个人照顾,到时候传出去,说人家救了我父亲,我们却把人家一个人丢在一旁,太让人心寒了吧。”顾言然坐在温言之床边,并没有起身的意

    思。

    “你说的是。”顾欣然赞许道,“不过,如果你顾不过来,我来帮你就好。”

    顾言然笑了笑,“不知道堂姐有没有对顾可然说过这话呢,不过话说,堂姐你恐怕搞错了什么,言之只不过失了点血,不会在医院住太久的,怕是要辜负了堂姐的这番心呢。”顾言然特意加重了“辜负”两个字。

    “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顾欣然看着旁边的温言之,见他没有给她投来一个眼神,脸上的神情有些挂不住,“爷爷说了,今天让你回家住。”

    顾言然抬起头看着她。

    顾老爷子又要开始作妖了?

    “如果我不回去呢?”顾言然转过头不再看她,冷笑了一声。

    “那你想要的东西……就拿不到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逆世腹黑灵魂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