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为君〕〔女主有个鉴渣系统〕〔赵洞庭颖儿〕〔我是都市医剑仙〕〔江颜林羽〕〔总裁爹地请温柔免〕〔陈惜雯余远恒〕〔重生之神级召唤系〕〔唯有真心换真情〕〔我可能跟了假宿主〕〔林帘湛廉〕〔顾西冽宋青葵〕〔爱情似火你如冰〕〔农民工玩网游〕〔七爷家的人鱼姬〕〔长河逆流〕〔陆军〕〔回到过去变鹦鹉〕〔情归陌路爱已尽〕〔时光能缓故人不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许你两世相顾 第3章 刘楚佩之墓?
    “时间不早了,早些下去吧,后续工作繁杂,还要辛苦各位了。”温言之俯身打开面前的铁箱,“下面有什么还是未知数,准备好行装再下去。”

    他果断地取出一套装备开始穿戴,“刘叔,你就带一个助手下去吧,人太多不方便行事。”

    “好,”他转过头扫视了一眼,“小顾,你随我们一道下去。”

    “啊!哦,好。”被点了名的言然这才从思绪中被拉了回来,她走到一旁,取出面罩戴上。周围的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刘导让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女孩下墓,他是怎么想的,她一点经验也没有。

    言然倒是没有多想什么,只是被大家盯着不好意思,将头埋得更低了。

    “哟呵,看不出来啊,是个老手。”温言之旁边的一个男子见言然的动作娴熟不禁赞叹。

    听他这么说,刘导笑得更欢了,“可别小看她,可厉害了。”那语气像是夸赞自家闺女一样自豪。

    很久以后,想起这件事,那时其他人的反应她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她用余光看到温言之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那眼眸里不知是什么情绪,然后又转过头去。

    墓道已经被找到,技术人员已经通过一天的时间进行主墓道的部分通风。

    他们沿着石阶慢慢走下,温言之打开探测灯走在最前头,随行的六个人中只有顾言然一个是女生,她排在最中间,紧跟着刘伟岸。

    下了石阶,两侧的甬道通向更远,前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言然不敢再有其他什么心思,只能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前方。

    “可真够大的啊,走了半天还没到主墓室。”紧跟在言然后面的是刚刚同温言之同来的其中一个,自入墓以来,一直没有消停过,一直在后面感慨,吵得她有些心烦。

    “安静点,行吗?别吵着别人,待会儿让你和墓主人慢慢聊。”言然转过头,不满地看了他一眼。

    随行的几个人听罢,噗嗤一笑。

    突然一阵阴风吹过,带着墓中的尘封千年的腐朽味,让人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几个人都打住笑声,绷紧神经向前走去。

    后面那人显然被那一阵恰到好处的阴风惊到了,立马止住了声,小心翼翼跟在后面,难得的清静了许多。

    将近又走了半刻钟时间,才看到了光亮,那光亮带着幽暗深邃,不夹杂一丝温度。

    前方墓室没有封闭,与甬道直接相连,开了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洞口。

    走进墓室才发现,岩壁上安放着八颗夜明珠,在漆黑的墓室中,显得尤为晃眼。

    墓室中赫然放着一个石棺,周围陈列着各式珠宝玉器,即使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封存了那么多年,依旧不失其华贵之色。

    看样子,这就是主墓室了。

    身后的一个人走到石棺前敲了敲,靠近它听了听声音:“棺椁有些厚实,不过有缝隙,打开应该没有问题。”他转头看向温言之,见他点了点头,就示意几个人一同将石棺顶推开。

    推开并不费劲,四个人一齐用力,将棺椁推开部分,从里面透出了不同寻常的绿光,在四周夜明珠的映射下,更加神秘。

    几个人面面相觑,随后一个大力将其推开一半。

    言然见此走上前去,想一探究竟,突然旁边一个大力将她拉了回来,她转头看向后面的人。

    “女孩子别毛毛躁躁的,这里不比外面,凡事要小心。”丢下那么一句话,温言之便抬步向石棺走去。

    其他几个人同时向里看去,顿时发出惊叹。

    “好小子,里头竟然是个玉椁。”刘导虽带着防护面罩,但从他的语气中能觉察出他难掩的兴奋。

    “活了那么大岁数,第一次看到那么质地纯厚的玉椁,不得了啊。”老李摸了摸那玉椁,发出感叹。

    “老大,玉椁还开吗?”聂俞安敲了敲玉椁,抬头看向温言之。

    聂俞安就是那个一路吵得她耳疼的那人。

    可一向果决的温言之犹豫了,他死死盯着那玉椁不说话。

    正当此时一个声音打破了这份沉寂:“有发现!”

    所有人的视线和心绪都被声音牵引过去。

    “发现了一排刻字,可能是奠文吧,你们谁能看得懂,墓主身份可能就在里面。”

    大家一同转向石椁的另一面,这排字的位置有点隐晦,在发现的那个人的指引下,大家才在石椁的底侧发现几个刻字。

    时间太久,这些字有些磨损,加上有些灰尘,看不大清楚,具体写了什么。

    “等找人过来清理一下,再看看写了什么。”几个人拿着手电照在石棺上,可还是看不大清楚。

    “我来看看吧。”一直没有说话的顾言然往前走了一步,从进了墓室之后,她的心一直狂跳不停,她能感受到一阵熟悉感充斥着她的感官。

    蹲着的几个人,立马起身让出位置。刘导也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他知道顾言然是有这个能耐的。

    她蹲下身,将手电筒放到一边,右手抚上刻字的位置,脑中连接描绘着手上凹陷的触感,字形修长、向下引伸,上密下疏,“是小篆。”

    周围的眼睛一亮,他们几个可是看了半天没看出什么,她倒是一摸就摸出了些门道。

    “上面写了什么,能知道吗?”聂余安的好奇劲儿根本没法让他安静。

    “等等。”字刻的不深,不在光照极好的地方,是根本辨认不出是什么字,让她这样辨认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等摸到第三个字的时候,她手一抖,呼吸有些急促,临淮康……如果第

    四个字是“哀”字,那……那就是了。

    心中有所猜想之后,手中的触感更加明显,一笔一划都和她脑中的那个字无缝贴合。

    哀,是哀!

    后面几个字不用再摸下去,她也知道了个大概,临淮公主刘楚佩死后谥号为“康哀”,封“临淮康哀公主”。

    她将手放了下去,盯着那石棺没有作声。

    “小顾,有写墓主身份吗?”刘导猜到她已经知道墓主身份了

    “临淮康哀公主,刘楚佩。”顾言然呼出一口气,一字一字地说出。

    “山阴公主刘楚玉的妹妹?”刘导对魏晋南北朝的涉足颇深,虽然刘楚佩的历史记载极少,但他还是一语道出她的另一个身份。

    “嗯。”她转头看向温言之,可令她失望了,他站在大家身后,只是看着那排字,眼里没有一丝波动。

    “开玉椁。”他突然下了命令,声音比在外面时听起来还要沉重。

    几个人重新起身,将玉椁撬开一个角,合力将其抬起。

    在大家的意料之外,打开玉椁后不是第三次椁,而是墓主。

    “原来不是玉椁,是玉棺。”很少有人只用一层椁,但棺却是用上等的玉做成。

    拿上手电往下一照,大家都哑然,这具躯体保持完好,衣服虽说有大部分已经腐败,但身体并未露骨,外层的皮质还是存在的,只是皮骨干瘪,两手交叠放在腹部,遗态可见安然。

    “没有水银灌注在玉棺中,怎么做到尸骨不腐的。”旁边的人仔细检查玉棺壁身,并没有发现水银。

    温言之站在一旁,紧锁眉头,盯着玉棺一言不发。

    言然好不容易才移动步伐,缓缓走到玉棺面前,向里望去。里头的衣服早已失去本来的颜色,只成了一块块碎布,头上的首饰散落在里头。

    聂俞安看面前的温言之眼睛死死盯着里头的人,而顾言然也直勾勾看着,打趣道:“小妹妹,你那么看着,不瘆的慌吗?”

    “这不是刘楚佩的墓。”言然看着墓中的尸骨,想了想石棺上的字,这个可能性极大。

    “什么……?不是刘楚佩的墓?”旁边的人有些疑惑,“那是谁的?”

    言然看向温言之,见他目不转睛地听着自己,她知道,他在等她的回答。

    “她的姐姐。”她字字有力,“刘——楚——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六宫凤华〕〔圣源武祖〕〔踏天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