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许你两世相顾 第4章 手中藏着的糖玉
    “不可能,刘楚玉的墓早在前些年已经在江苏江宁龙山发掘了。”另一个组员听她这么一说,立马反驳。

    本来对她还是有些好感的,觉得这女生还挺有一手的,现在却说出这样一句无凭无据,还根本不可能的话。

    其他人也是皱了皱眉头,若说刘楚玉的墓没有被发掘,那她这话还是有待商榷的,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刘楚玉的墓的确已经发掘出来,各项资料都是吻合的,不可能出现搞错墓主身份的情况。

    呵,看到的一定是真的吗?

    不说别人,刘楚玉此人她是再熟悉不过了,她生性多疑且又心高气傲,死后也是万万不可能让人糟蹋自己的安息之地的,龙山那的墓穴不过是她的障眼法罢了。

    她生前行事乖张,恶事做尽,生怕死后有人会来报复自己,在她的墓按上了妹妹的名字,躲避了一众人的报复。

    呵,可真是她的好姐姐啊,可到如今,她却是连刘楚佩的一丁点消息都没有得到,原来,她前世死后根本没有入皇陵,怕是在刘楚玉手中,早就尸骨无存了吧。

    再者,那石棺上的小篆,是刘楚玉喜欢的,南北朝时期,已经开始盛行用楷书,宫廷中更甚,刘楚佩也是能写上一手好字的,可是刘楚玉一直用篆书写书信,这她也是知道的,她写不惯楷书,这石棺上的字也定是她的要求。

    “那么肯定?”温言之不冷不热的语气传过来,他只露出那对眼睛,在四壁夜明珠的映照下,却也看不清楚。

    顾言然一愣,他这么问是相信她?

    “只是推断,在没有足够的证据面前,我也不敢百分之百确定,再者,我还要回去研究一下龙山那所谓的刘楚玉之墓。”顾言然走到摆放玉器贡品的台案上,仔细打量着器具。

    顾言然低头研究起手中的器具,眼中晦暗不明。

    是刘楚玉无疑了。

    顾言然放下手中的那一白玉垂宝石花佩,静静地看着,这是刘楚玉最喜欢的首饰之一,是从那时的西域进贡而来的和田玉雕刻制作而成的。

    而周围摆放的瓷器、青铜、器皿是自西周时期开始的各个时期的珍品,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她是最清楚的,刘楚玉最爱收集的便是这类小杂件,这些东西十有八九都是在她殿内见过的。

    “身份再说,先安排些人手将这些一一清理,运上去。”温言之让聂俞安和另外一个助理先整理部分上去,自己则蹲下身先整理起周边的玉器。

    这石棺是要抬上去的,却不是现在,刘导也开始清理其他摆放的器具。

    见所有人都埋头看着摆放的贡品,言然起身走到玉棺旁边,紧紧盯着里面的人,干瘪的双手交握,顾言然知道,她手里有东西。

    她走到岩壁旁,取下

    其中一颗夜明珠,走到石棺旁,将夜明珠放在墓中人的手边。

    顿时,手心里散发出暗黄色弱光,混着夜明珠的光泽,尤为明显。

    欢悦已从心头溢出,上天还是垂怜她的,兜兜转转那么多年,还是让她找到了,那么多年的努力终究是没有白费。

    她干枯的双手下握着的是一块糖玉,通体呈黄色,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察觉出。

    言然将另一只手伸到棺中,想将那糖玉从她手中取出,可那块糖玉像是嵌入了那人手中一般,被死死握住,无法拿出。

    她试图一根根拨开她的手指,可是一千多年过去了,尸身早已僵硬,她根本动不得分毫。

    言然死死盯着棺中死枯的面容,向棺中探下身去,低语:“阿姐,我的东西拿了那么久,是时候物归原主了。”

    言然再拿了一次,这句话像是起了作用,手奇迹般松开了,这回那玉轻而易举从手中取了出来,一块鱼形的糖玉静静躺在她的手心里,隔了一层手套,言然也感受到了从玉中穿透出的冰凉之感。

    她紧紧攥着那枚糖玉,悄悄藏在手中。

    她又向棺中深深看了眼,刘楚玉,偷来的,都不是你的。

    待她转身之时,一个身影就站在她身后,她一惊,向后退了一步,有些心虚,生怕他看到了她的一举一动。

    “怎么了?”温言之看着她,嘴角好似微微上扬,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没……没什么,你突然出现,有些吓到我了。”言然不敢看他的眼睛,见温言之没有注意她的手时,她将手中的玉悄悄放进口袋。

    这……这本就是属于她的东西,她只是将她的东西找回来,算不得私藏吧,就这一次,肯定是最后一次了。

    她心中是有罪恶感的,她知道做这一行有最起码的底线,可是,这个东西真的是她的,这个东西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

    “找到什么有利用价值的线索了吗?”强大的压迫感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生怕自己心虚,露出破绽,只得转移话题。

    “还没有,进度没有那么快,起码一个礼拜,今天先处理好器具和玉器首饰的转移。”温言之转身走到各部分的器皿前查看,那种无形的压力才渐渐消退。

    言然隔着口袋,摸了摸那块玉,她深吸一口气,将刚刚的意外都抛之脑后,细细看起一旁锦盒中的首饰。

    “刘叔,过来瞧瞧。”聂余安的声音不大,可是在这基本封闭的墓室中,让其他几个人也听得异常清楚。

    几个人都抬头看去。

    “这里有缝隙。”聂余安走到一出岩壁旁,手电筒照着岩壁,将那处缝隙照亮。

    “是个石门,里面应该有内室。”刘伟岸用手摸了摸那处缝隙,将耳朵靠在石壁上,

    用手断断续续地敲击着。

    “这样的内室有应该三十一个,如果没有错的话,是她那三十一个面首陪葬的地方。”顾言然走过来看了看,想起了进门时的所见。

    “看得可真够仔细的啊。”先前的助理带着另外一批刚到的专家组成员进入了主墓室,听到她的话不知是惊讶还是赞赏。

    “老大。”几个人见到温言之很恭敬地打了声招呼,便四处搬运瓷器等物件。

    温言之点头回应。

    “是三十二个。”温言之突然冒出一句,让几个人摸不着头脑,但又马上明白是在纠正顾言然说的话。

    温言之在大家疑惑的眼神中走到石棺旁边,低头看了眼,“石棺底下还有一个。”

    “藏那么深,怕是哪个见不得人的老相好吧。”聂余安忍不住打趣。

    “这么说来,这个墓,还真的有可能是刘楚玉的墓?”若是顾言然一个人说,其他人自是不信,可连温言之都这么接话了,那就真的有待研究了。

    温言之怎么会知道这地底下还有一个墓,先前的几个内室让她发现,是因为她发现岩壁的石材不完全一致,颜色也略微有所差别,那是石门的所在的位置,而最后一个墓室藏得的确够深,他怎会发现的。

    “小顾,你先上去吧,去看看清理出去的物件,你先去安置好,我已经叫人过来取了,你做好交接。”刘导看了眼旁边的顾言然,示意她先上去。

    “好。”顾言然回头看了眼温言之,见他神色淡淡,只是对她点了点头。

    好吧,等事情结束以后再问他也不迟。

    温言之,你究竟还知道多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