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许你两世相顾 第7章 她像一个外人
    等顾言然他们的车回到市里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大巴停在南京文物研究院门口,大家分分下车。

    聂俞安跟在顾言然身后,见她突然停下脚步,他问:“怎么了?”

    “你还不走?跟着我做什么?”

    “还早呢,先进去看看,等会儿有人来接我的。”言然转过身继续向里面走去,聂俞安跟上她。

    研究室里已经摆放着刚出土的器皿首饰等,有几个人已经先一步在清理。

    顾言然走过去,戴上口罩和手套,也加入其中。她清理文物的手法和速度完全不像个助理新手,老练得像已从业十年的经验丰富者。

    聂俞安饶有兴趣地看着不远处正在埋头工作的身影。

    车上下来的工作人员都被安排了清理任务,便各自忙去了。

    这清理进程对她来说是有些慢了,这个器具先前是埋在土中的,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清理完毕,她两只手透过手套抚摸着这青铜器的器身,上面密密麻麻刻了许多图案,她一一查看过去。

    不久,她拿起笔“刷刷刷”在纸上写下了什么,然后撕下那页,放在青铜器前,便摘了手套,走到门外。

    她走到一旁,拿出在口袋中震动的手机,接起。

    聂俞安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走向那个青铜器,面前的那张纸上写了几行字:西周,非祭祀类,具体时间暂不详,诸侯,后被刘楚玉收藏。

    聂俞安不禁打心里佩服,这么会儿功夫,时间、来历的大体走向便一清二楚,厉害啊,啧啧,这业务能力快赶上温言之了。

    可是她还是觉得那是刘楚玉的墓?

    他默默拿出手机,将这张纸拍下来,再看一眼时,发现她的字也着实让他惊叹,一个女人的字不显清秀,倒是豪放不内敛,字字锋利。

    这女的不简单啊,聂俞安转身看了看正在墙边打电话的顾言然,将刚刚拍的照片发给了温言之。

    另一边的温言之也刚刚到研究院门口,拿起手机看了看消息,点开。

    最近的消息是一张图,字条内容他没有关注,他只是盯着字看了一会儿,思索着什么。

    再前面的消息中有一个电话号码和一个名字,他只是看了看,便往上翻。

    那是一张她闭着眼睡觉的照片,安静的她,多了一份恬静,跟平时的她有些不同。

    他退出消息页面,点击删除键,犹豫了一下,点击了取消。

    而此时,顾言然拿着手机匆匆从研究院走出来,朝着与他相反的方向走去,她向出租车招了招手,坐了进去。

    温言之下了车,锁好车门,向着里面走去。

    聂俞安在长椅上低头玩手机,听到脚步声,抬起头,“老大!”他站起身来,“来了啊,我都饿死了,晚上有手术也没力气做了,今

    天给你忙活了一天,你得补偿我。”

    温言之不说话,朝着里面看了一圈。

    “找言然啊?”他见温言之的动作,低头笑了笑,“她刚刚回去了,你没碰上她?”

    他不理他,转身出门,打开车锁,聂俞安屁颠屁颠跟在身后,死皮赖脸坐上副驾驶。

    温言之踩上油门疾驶而去。

    出租车上顾言然报了酒店的名字,司机点点头,向酒店开去。

    后来又想到之前答应要回家的,真的是忙晕了,她拨通了刘伟岸的电话。

    “喂。”

    “刘导,今天晚上有事,不能工作了,请个假,我会抽时间尽快做完自己的部分的。”听到刘导同意,言然笑了笑,“嗯,好。谢谢刘导。”

    她挂了电话对司机说:“不去酒店了,直接去静庭苑吧。”

    车停在大门口,她付了钱走下车,有半年时间没有来过这里了,又有些熟悉,有些陌生,院前的花又换了品种,她认不出是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好看。

    她走到门前按了按门铃,片刻有脚步声传来。

    打开门,言然与她面面相觑,不是别人,正是大他三岁的姐姐,顾可然,见到是她,顾可然收起脸上的笑容,瞟了她一眼,便转身进了屋子。

    在餐桌上忙活的那个温柔端庄的女子,系着围裙在摆放菜肴,见到顾言然进来,笑容堆满她的面容,“言然回来啦。”

    “阿姨。”言然只是礼貌性的与她打了个招呼,便走上了楼梯,身后的她一脸的尴尬。

    没错,这不是他的母亲,他的亲生母亲早在十年前就去世了,这是他母亲死后一年父亲带回来的女人。可笑的是,他的父亲还带回来一个女孩,比他大三岁,他的父亲对她说,“这是你的姐姐顾可然,是你的亲姐姐。”

    亲姐姐,还比她大三岁,原来这俩人早就暗度陈仓了。

    她的母亲付出那么多,换来的却是这样一个凄惨的结局。

    那么多年过去了,她都清晰记得她们母女被带回来时,那个14岁少女眼中对她的不屑和同情。

    的确,顾可然是应该同情她,她有母亲,现在有了父亲,她有了个完整而美好的家庭,而她呢,母亲不在了,父亲也成了别人的父亲。

    顾言然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这房间她很久都没有来住了,但是依旧每天有人在打扫,没有人住,显得有些冷清。

    今天有些累了,她闭上眼,渐渐睡了过去。睡梦中,身边一直有个人在呼唤,“阿佩,阿佩。”那么近,又那么远,她伸出手,想抓住那个声音,突然从梦中醒了过来,枕边已经打湿了一片。

    她拭去脸颊旁的泪水,从床上起来,看了看手机,已经快六点了,她打开衣柜,拿出一套衣服换上

    ,打开门走下楼,楼下传来一阵阵欢笑声,那幸福的一家三口坐在桌前共进晚餐,是的,一家三口,没有她,她像个外人。

    听到楼梯上传来的脚步声顾方岩招呼她赶快下来,“醒了,快点,今天你妈妈做了你喜欢吃呢。”

    竺欣也在一旁招呼着,“知道你累,就让你多睡了一会儿,菜还没冷呢。”她起身端起一碗汤,“汤再给你热热。”

    “不用了。”言然一句话打断了她所有动作,“来之前已经吃好了,你们慢慢吃,我还有事。”她转身离开,不理睬身后顾可然不满的声音。

    “不来吃就算了,还叫我妈特地做了那么多,要大家都迁就你,什么人啊。”

    “怎么跟妹妹讲话的?”竺欣厉声打断了她的话。

    呵,可真是看似温情的一家,戏演的真不错。

    顾言然没有停下脚步,将所有声音关在里面,走了出去,天色还未完全黑下,她一个人缓缓走到外头,看着来往的人,肚子有些饿,一摸口袋,发现零钱都放在刚才换下的衣袋里了,出门她就带了个手机,她也没有现金支付的习惯,手机里也一分钱没有。

    让她再回去,她是千万个不情愿的。

    她打电话给方诺,对方没有接听,言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蹲在路边。

    她无奈地翻看着手机,不知道可以找谁帮个忙,这才发现,在这里,她竟然连一个可以帮她的朋友都没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