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许你两世相顾 第24章 醒来便是他
    几个同母的皇子与公主也是待她极好的,如此下来,她也没有养成嚣张跋扈的性子,这倒是极为难能可贵的。

    何淑仪对她说不上喜爱,却也是不讨厌的。

    刘楚佩这是对着何淑仪浅浅一笑,她与何淑仪交往甚浅,她也知道这只是客套话,并未放在心上。

    “母后,阿佩许久不见皇姐,甚是相念她,难得她进宫一趟,阿佩想同阿姐去她府上陪她几日,给她解解闷。”刘楚佩小心翼翼地问着,眼中却透着些许狡黠。

    “你皇姐有你姐夫,哪需要你去给她解闷,母后还不知道你,不过是你寻个出宫的借口罢了。”皇后面上带着不满,心中确是暗笑,这借口甚是拙劣,说出来也不害臊。

    她知道母后定会察觉,却不想这就被发现了,心中满满的挫败感。

    她垂头丧气地靠在一边,这般委屈的模样,看得众人又是忍俊不禁。

    “五公主今年便要及笄了吧。”一旁的殷淑仪掩面而笑,打趣道:“也该寻个夫婿了。”

    夫婿二字叫刘楚佩面上一红,“及笄……在五月呢,甚早……甚早。”她脑中突然冒出言之的面容,脸上更是烧的厉害,分明还是寒冬,却叫她热的出了一身薄汗。

    “可是头一回见阿佩脸红呢,如今瞧着,倒是像个羞涩的姑娘家了。”皇后左手边坐着的是史昭仪,平日里跟在皇后身边,与刘楚佩也甚是亲近,便总是唤她“阿佩”。

    “也不知哪家的世家公子到时摊上你这个泼皮。”皇后忍不住打趣,但心里确是有些焦虑,阿佩这性子若是日后嫁了人,也不知是福是祸。

    “母后!”刘楚佩被自己母后埋汰,气恼地跺了跺脚,将头偏向另一处,不再看她。

    “说你两句就恼了?”皇后摸了摸她的脸颊,“母后自是舍不得阿佩的,虽说招驸马,便住在公主府中,但如何比得上待在宫中,有父皇和母后在旁照应着。”

    皇后王氏虽说子嗣不少,但她最喜爱的却还是刘楚佩,若说是因为刘楚佩模样和性子在几个兄弟姐妹中最像年轻时的她,倒不如说是因为刘楚佩是她最操心的一个,刘楚佩自小闹腾,她平日半数多精力都在她身上,越是用心,越是疼爱。

    她虽说闹腾,但是也乖巧懂事,讨人喜爱,她伶牙俐齿的,总是哄得皇帝开怀大笑,这宫中常人所没有的率真自然,她都有,更是显得难能可贵。

    王氏摸了摸她的头,心中暗暗叹气,这孩子叫人心疼的紧,生怕她在宫外受了委屈,也怕她日后不似如今这般无邪。

    “母后,阿佩想与您单独说些话。”刘楚佩抬起头来,扫了眼一旁众人,人太多,着实开不了口。

    而其余一众人,也不是没有眼力,见她的目光扫

    来,也知此刻不宜继续待着,便一个个起身告退。

    王氏点点头,让她们都退下了。

    “有什么话要与母后说,旁人还听不得。”见亭中只剩身边的孙嬷嬷,才开口问她。

    “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刘楚佩沏了一杯热茶,递到王氏面前,“儿臣想向母后打听一个人。”

    王氏接过热茶,抿了一口,“说来听听。”

    “是祖父家的人。”刘楚佩顿了一顿,“母后可知王氏中有个叫王言之的。”

    王氏将茶摆在石桌上,“琅琊王氏乃百年望族,这旁系分支算起来也有几十支,如今王氏上下也有千百余人,况且大多早分散开去,找个人谈何容易,况且母后如何记得住每个人的名,我可从未听说过有这样一个人。”

    “母后当真没有印象?约莫年长儿臣几岁,长得也甚是好看,建康城中我瞧着也算得上顶好看的了,若是祖父家有这样一个人,母后没道理没见过的。”王言之那般的模样气质与谈吐修养,就算是世家中,也是难得的,若是当真是琅琊王氏人,母后应该是知晓的。

    “我方才还在想,今日你是怎么了,巴巴得跑来问我这个,原来——”王氏瞧着她这副眉目含春的模样,了然一笑。

    “母后可别误会,儿臣只是有些好奇罢了。”王氏那意味深长的表情,叫她心中咯噔一声,莫不是自己的心思被她发现了。

    “阿佩,你也不小了,有了小女儿家的心思也是正常,母后不求你日后大富大贵,只求你一生平安,可这家世算起来也应当与你是当门当户对才是。”乱世之中求个“平安”二字着实是难,寻个世家子弟,若是不图其他,倒是还能保她生活安定。

    “我可是要日日陪在母后身边的,母后怎愿离了阿佩,若是阿佩嫁了人,陪不了母后,母后日后莫不要哭鼻子。”刘楚佩扑进王氏怀中,冁然而笑。

    “谢衡这几日可有来找你?”王氏将她往怀中搂了搂,她知晓谢家三子与刘楚佩的关系极好。

    “不曾呢。”刘楚佩扬起,“怎么了,母后,怎突然问起谢衡?”

    “阿佩觉得谢衡这人如何呢?”

    “他这人可当真是表里不一,看着人模狗样的,其实骨子里坏透了,瞧着平日里待我极好的,不过都是表象,背后不知道给我使了多少绊子呢。”一说起谢衡,刘楚佩气不打一处来,不由得一吐苦水。

    王氏听她这般语气,心中也是了然,刘楚佩怕是只将他当做好友,并未有其他心思。

    “日后,你可不许与他再这般亲近了。以往你们都尚且年幼,一起玩耍也并未不妥,如今,你也快及笄了,可不能再如此了,毕竟男女有殊。”王氏给她扶了扶头上的步摇,一边叮嘱她。

    刘楚佩心头一滞,虽说她嘴上这般说,但若是与他疏远,她也是不愿意的,她没有再说话。

    长大可真不好,都不似以前那般无忧无虑了。

    她心里有些烦躁,思绪万千,只是呆呆地望着亭外的梅花。

    有几枝伸入亭中,遥遥望去,不知是雪压了梅,还是梅染了雪,风一吹,梅花裹挟着残雪,落在地上,暗香浮动……

    再睁眼时,眼前一片白,如同梅枝上的雪纷纷扬扬,落在眼前。

    顾言然揉了揉眼,想起刚刚做的梦,她有时候自己都有些怀疑,为什么梦境会如此清晰,醒来还能记忆犹新。

    她抬了抬手,发现手上空荡荡,的吊针已经被取了下来,她转头向窗的一侧看去。

    入眼的却是沙发上坐着的身影,修长的手指拿着一本杂志翻阅着,听到了她翻身的动静,他转过头来,眼中展露出温柔的气息。

    让顾言然想到一句不知在哪看到的话:你突然出现的身影,导致了我,瞬间的忘我,久久不能自拔。

    “醒了?”他放下手中的杂志,走到她床前,“还有不舒服吗?”

    顾言然愣愣地望着他,没有说一句话。

    毫无预兆,她便这般见到了他,梦里她一直找不到他,如今,他如同踏了千年的时光悠悠而来,辗转许久,终是来到了她的面前。

    “温言之。”她如今开口有些小心翼翼的,生怕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惹恼了他,“你怎么在这里?”

    前两天他还在南京了,怎么突然现身东城,这叫顾言然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里有工作。”温言之走到一旁,取了一个干净的一次性纸杯,倒上热水,递给顾言然,“喝点水,小心烫。”

    “谢谢。”顾言然坐起身,接过他递来的纸杯,轻轻吹着气。

    她也不问他为什么会在医院,想来八成是聂余安告诉他的。

    病房中一人坐在床上,一人站在一旁,一时无话,却显得一片岁月静好。

    门外的脚步声打破了这份宁静,只见几个人身着白大褂推门而入。

    顾言然见着眼生,但能猜到是她的主治医生。

    “今天怎么样?”这人正是聂余安的朋友周医生,他走到她身侧,给她又检查了一番。

    “好多了,医生,我今天可以出院了吗?”在他检查的空档,顾言然出声询问他。

    昨天她被送来的时候,他检查时也没查出什么毛病,但是拗不过送来的那人一定要让她住院观察,才给她安排了一个床位。

    “现在看来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可以出院。”周医生顿了顿,“不过你这毛病自己应该也是知道的。”

    顾言然抬头看了温言之的方向一眼,见他没有丝毫要避讳的打算,可她也不好开口撵人

    。

    “你这病,现在没查出什么问题,但是以后就说不准了,平日注意休息,不要过于焦虑。”周医生收了手,没什么问题。

    “嗯,我知道了,谢谢医生。”顾言然低着头轻声回了一句。

    周医生与旁边几个实习医生转身离开,走出门前,转过头看了眼温言之:“你过来帮你朋友取一下出院证明吧。”

    温言之点点头,随着几人出了门。

    顾言然见病房中没有了人,这才取了柜子中之前护士帮她换下的衣物,到卫生间将身上的一身病服换下。

    等她换好衣服,想要洗漱时,见洗漱台上整齐地摆着洗漱用品,心中一暖,他倒是个细心的人,早早给她准备好了,再出来时,温言之还没有回来,她便坐在床边等他,喝了口方才的热水,温度恰好。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