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许你两世相顾 第38章 到了被催婚的年龄?
    许家的老宅,是许老爷子的父亲从没落的贵族手中买的一处清朝的宅子。

    许老爷子自小便住在这里,在他成年之后,将隔壁的另一处宅子也买了过来,修葺一番,做了个回廊式的院子。

    进入主院都要走上些功夫,不过要是邀了客人来,他们走上一遭可都没过瘾。

    院落仿的是苏州园林的布景,将“移步换景”全然表现了出来,不过,顾言然觉得还是老宅的景致更细致些,而且夏天是个避暑的好地方。

    顾言然等许亦琛停好车跟他一起往主院走。

    前门院子中的梅花开得正好,清香肆溢,这些都是以前顾言然亲自种下的。

    “银湖湾那边可是一点也比不上这里。”顾言然看着宅子中的景致,再想想自己家中的院子,倒是有些不够瞧了。

    “所以不准备搬回来吗?”他是希望顾言然搬回来的,一是他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外,二是她来了,宅子里也热闹些。

    虽说他平日忙得没有空余时间,但除非迫不得已,他都是会回老宅住的。

    老宅有一种宁静致远之感,适合修身养性,外面发展的步伐太快,在这里他才有一种归属感,况且他自小在这里长大,搬出去还真是有些想念。

    顾言然摇了摇头,“太远了,上课太不方便。”这边去学校开车也要四十分钟的路程,她着实觉得没有必要将时间浪费在路程上。

    况且她总是忙到很晚,再麻烦司机来接,不大好。

    许亦琛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暂时先依着她吧。

    从侧院走来一个身影,见到顾言然和许亦琛两人,“顾小姐,许先生。”

    是老宅打扫院子的佣人。

    两人点了点头,顾言然问道:“外公呢?”

    “许老先生在书房呢。”

    “好,那你忙吧。”顾言然听她这样一说,便转了个方向往书房走去。

    书房的门没有关上,顾言然快一步走了进去。

    顾言然悄悄走了进去,许老爷子正在写字,这算得上是他每日功课了。

    还没走两步,许老爷子抬起头来,见是顾言然,有些一愣,“哼,还知道回来啊。”

    语气中虽有责备,却是满满的喜悦。

    “外公,您写字还是不能心无旁骛啊,我走路都那么轻了,您还是发现了,看来写字时也不专注。”她对许老爷子这么快便发现自己有些不满,便忍不住打趣他。

    “你倒是厉害了,一来就教训起老爷子我了。”许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的,他只是下意识地抬了个头,哪里晓得这个外孙女正好来了。

    他发间落了些许白发,眉眼间也布满了皱纹,但是那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平添了几分肃穆之气,平日里他又极其注重修身养性,整个人的仪态气质

    都是一般人比不上的。

    顾言然的眼睛很像他,她知道,她是随了她母亲的。

    许老爷子有二子一女,他对最小的女儿是最疼爱的,爱屋及乌,对这个外孙女也最是疼爱,况且顾言然与她母亲长得极像,在她母亲故去后,许老爷子苍老了不少,只能对这个外孙女更加疼爱,来慰藉自己的思念。

    顾言然浅浅一笑,“我怎么敢训您,到时候您可不留我吃饭了。”

    许亦琛走进书房,他早就听到了这一老一少的对话,他早已习以为常。

    “爷爷。”许亦琛走过来。

    “你来做什么,太碍眼太碍眼,你忙你的去。”许老爷子见许亦琛进来,皱了皱眉头,假装不悦地赶他走。

    顾言然知道,他哪里是真的嫌弃许亦琛,这不过是他表达对小辈喜爱的方式罢了,他这脾气倒是和傅老爷子一般,傅歅也是这般被傅老爷子嫌弃了许多年的,想到傅歅,她当真是有些同情他。

    “好好好,我走了。”许亦琛也不生气,转身走到门口,“我去安排人再加些菜。”

    许老爷子摆摆手,示意他赶快走。

    顾言然心中暗笑,许亦琛总是凶她,在许老爷子这里,可是讨不着一点好,一点脾气也不敢有的。

    顾言然走到桌案旁,仔细看着桌上的那副字,许老爷子见她在仔细看着,并未出声打扰。

    外公在写金文?最近是怎么了,一个个都对金文这么感兴趣?

    “写的还是不错的。”顾言然这是由衷的赞叹,虽然以前外公不写金文,但是他平日都会练字,几十年的沉淀,他写起来也是信手拈来。

    许老爷子跟得了什么宝贝一般,咧嘴一笑,自家这个外孙女平时眼光高的很,得她一句赞叹也是不容易的,况且被小辈认同,他心中倒是满满的满足感。

    “不过。”顾言然抬头看了他一眼,手指着其中一个字,“这个‘舞’字写错了,右侧跟左边是不一样的,最后收笔是没有这一笔的。”

    许老爷子似乎有些不信,凑近瞧了瞧,仔细看了眼,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他瞧着挺对的。

    这片文是他写了好几遍的,如今也是能默背下来了,理应是不会出此大错的。

    “不可能,不可能,肯定是你记错了。”他死活不肯承认有错,跟个孩子一样,其实他是有些心虚,但很是嘴硬,要是真错了岂不是在外孙女面前丢了脸,他这老脸往哪儿搁。

    他也是最近才开始研究起金文来,但心中觉得顾言然自然是比不过他的,她随意一指,便指出他的错误,应当只是个巧合罢了。

    顾言然在这一方面有种让人难以理解的固执,她掀起面前的宣纸,又铺了一张,起笔落下一个“舞”字。

    不得不说,她

    下笔行云流水,不像是第一次写。

    许老爷子看了看她写的,又看了眼自己写的。

    看样子,她是真的懂。

    “什么时候学的?”许老爷子面子这时当真有些挂不住了,自己活了这么大把岁数,竟然比不上一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孩子。

    “忘了,以前自己琢磨的。”顾言然放下笔,将自己那张取走。

    许老爷子也不生气,对她反倒是满满的自豪感,他喜欢这个孩子最大的原因,就是她的脾性和兴趣跟他很像,平日里两人总是一起写字,品茶。

    在字一方面,不得不说,顾言然是极有天赋的。

    小时候他给这兄妹两人请过老师,许亦琛是一窍不通,对这兴致缺缺的,但是顾言然相反,她一上来就能写下一篇极漂亮的字,不像是第一次写,他听说她在顾家的时候便开始写了,当时也没有在意。

    而后来他才发现这个外孙女可真是深藏不漏,不论是楷书,行书,草书,写的都是极好的,虽说在他看来,手法还是有些稚嫩,但是她才十岁,在同龄人中已经是不同寻常的了,他不能对还是个孩子的她太过严苛。

    他有时也是奇怪,平日里也不见她常常待在书房练字,只是固定每两日抽半天写两副字,这各种字体都精通是什么时候练的本事。

    她写的最好的便是篆书,大篆小篆她都十分精通,请来的老师怕也是稍逊一分,见过她字的,都说这是个有天赋的孩子。

    见老师也教不了她什么了,许老爷子便辞退了他,亲自教她。

    若是他在她这个年纪,他敢说,他是比不上她的。

    没想到,她还精通金文,他有些惊讶,可又是在意料之中,这个外孙女带给她的惊喜着实太多。

    既然有错字,那张便废了,许老爷子将那张纸叠起放在一旁,他现在也没有再写一份的心境,带着顾言然往外走。

    “晚上住这儿,陪外公喝喝茶,下下棋。”顾言然好久没有来陪他了,平日里能与他一同下棋谈茶道的人可不多。

    “好,不过好久没下了,手怕是有些生疏了,外公可不要介意。”左右这两日也没什么事,住在这陪一陪老人家也是应该。

    “今天亦琛陪你去看过医生了?”许老爷子顿了顿步伐。

    “嗯,来之前已经见过了,医生说月初就可以开始治疗了,不过以后得跑国外。”顾言然解释道。

    “也好也好。”他看了眼顾言然,“早点治好,你马上也到了嫁人的年龄,这样子下去可不是回事。”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话题一转,“别总是搞研究什么的,该给自己放松一下,多交几个朋友,有喜欢的也带回来让外公瞧瞧。”

    虽然顾言然还在读大学,但是他是赞同读书

    时找对象的,可是许家的子孙辈一个个不知道怎么了,到了年纪都迟迟不找对象。

    他们不急,他可是急啊。

    许亦琛也总是以自己太忙来推脱,这个外孙女倒是更气,连个朋友都不交了,平日里都是独来独往的。

    顾言然无奈地撇了撇嘴,她这是也到了被催婚的年龄?

    “我瞧着傅歅这个孩子不错,机灵得很。”许老爷子脑中一直搜寻着与顾言然差不多年纪的几个年轻人,可想来想去,觉得他们还是有些配不上顾言然的,虽说这其中有着身为长辈惯有的偏爱,但是顾言然的才华的确是他很欣赏的。

    想来想去,还是傅歅这孩子深得他心,况且他与傅歅爷爷是故交,傅家也算得上是知根知底的,若是两个人能走到一起,也是段极好的姻缘。

    顾言然无奈地叹了口气,“外公,若是我与他有意,现在便不会只是朋友了。”

    她将傅歅视为知己,傅歅亦是如此,两人没有半分男女之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
  sitemap